全本小说 - 武侠小说 - 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当个正常人真的好难

第五十章:当个正常人真的好难

        燹王与停云与圣痕者聊了什么,蔺重阳表示自己没兴趣知晓,反正他已经尽人事,如果都这样了还能搞出乱七八糟的问题。

        那么,他建议,圣痕者把燹王回炉重造。

        没救了。

        到了这一步还能出问题,不埋等啥?

        留影设备只记录了一部分内容,也就是蔺重阳看不下去之前,拿来嘲笑燹王已经足够。

        众人看到他回返并未询问,有些事基本上是明摆着的,他们也松了口气,这么多年下来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灭元炉中剩下的那点汤底被分解成元气,蜃楼云重新化作玉佩被收起,烤肉架送给了驺虞,虽然本来就是他临时抽时间打的。

        皇旸曜雪的酒量终究还是略逊一筹。

        三个人拼酒,就他一个倒下,笑流霞表示自己会负责把人送回去。

        讲道理,他与先生照惯例算只是刚开始喝,皇旸曜雪就已经喝醉了,之后又喝了两轮,来自精灵天下的雪爵已然不省人事。

        对此,天下封刀情报部部长锐评——

        臭酒篓子。

        在场的其他人酒量也一般,前提是,没有运功将酒气逼出体外,反正不如笑流霞与霁无瑕。

        然后笑流霞就被蔺重阳塞了一道魔气,由他演化的来自天魔的魔气,天魔族虽然凌驾于魔界分类的上魔之上,但在理论上应该还能再进步。

        事实也确实如他猜想的那般。

        魔气对笑流霞产生作用,有瑟九琪与欲苍穹两名高手指点,无论刀道境界还是根基,他只比长宵稍微差了那么一点。

        欲苍穹曾不止一次与他讲,别浪费天赋,平日中多放点心力在修行上。

        对此,笑流霞倒是没有当成耳旁风。

        但长宵乃是双生金树,正统的初王继承者。

        天赋极佳。

        比不过好友不丢人。

        刀剑无名的刀道造诣同样比他高,但是作为夜族最杰出的天才,也可以理解,笑流霞对修行的态度一直都是够用就行。

        不过魔气入体直接帮他完成了一次蜕变。

        由内而外得到全方面的提升,并且,没有任何根基不稳的情况,若是沉下心潜修一段时日,便可以着手准备尝试登临太易之境。

        对此,蔺重阳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相信天魔如果知道也不会反对。

        身为纯正人族的罗喉与凤凰鸣表示看不懂。

        在场者也就他们两个比较正常。

        瑟九琪,长宵,追惜以及棠儿是金树族,囊括了初王与继承人以及普通族人。

        伐天虹是墨麒麟,天疆鳞族族长。

        赤麟是六爪异龙,前御天龙族,现天疆鳞族应该算少族长、牧神传人,天疆宗女将来的夫婿。

        笑流霞是魔族,天魔族直系后裔。

        皇旸曜雪是精灵,主战派的狩宇天脉二把手。

        驺虞是驺虞,在天疆归类为痕族。

        凛若梅是混血孔雀,在天疆被归类为羽族,至于她身负另一半血脉具体是什么,不好说,天疆那边也没有定论。

        拥有紫芝王气,并不代表当事人是灵芝。

        天疆宗女乃是牧神亲女,而天疆牧神,并不属于鳞、羽、痕、孽四族中的任何一族。

        江南春信当年曾询问过凛牧,得到的回答有那么一点玄乎,众所周知,天疆有一棵圣树,久远前孽族尚在为祸天疆,万灵向圣树祈祷得到回应,孕生出一尊与三族截然不同的生命。

        疑似汇聚天疆无数载信仰而生,自诞生的那一刻便是人形,环绕紫芝王气。

        平定动乱,一统三族,写下《牧心六论》,创出名为《牧世圣道》的武学,被尊为「牧神」。

        反正凛牧不是人族,也不是灵芝。

        蔺重阳夫妻一个是近神之灵,另一个诞生于北境的雪地,都是非人生命。

        总而言之,罗喉与凤凰鸣对此大为震惊,哪怕天都武君修有大成的血穹苍,身负部分薪火,可以看做人族初王继承者,但各族不论传承方式还是生命形式皆不同。

        更遑论笑流霞与他当初研究的魔族,几乎可以直接看成两种生命,蜕变之后更是如此。

        于是罗喉借着机会研究了一下。

        然后得出结论,如果笑流霞有幸接受那股魔气源头生命的精血或者心血,还能再次蜕变,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人族。

        等笑流霞蜕变完成已是第二日清晨,在等待的过程中,留影石已经到了该去的地方。

        包括但不限于彩绿险磡。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虽然内容简单,但是作为燹王的黑历史刚好。

        蔺重阳还顺手给雨霖铃又发了一封飞信,给她讲述了燹王与停云的过往,作为素材,具体什么时候出作品,看她个人时间的安排。

        众人没有等燹王,该回天都回天都,该回天下封刀回天下封刀。

        但燹王抱得美人归的消息依旧不胫而走。

        很多人对此表示不敢相信。

        他们承认燹王在武道、刀法、剑法、医术等方面很有造诣,只是他的“怂”同样深入人心。

        留影石发挥了作用,有图有真相,笑流霞甚至已经在给非笔寻常发信预约,看对方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接这一单生意。

        彩绿险磡方面也给天下封刀发了信,表示过段时间会有人来,提前通知一声。

        这些年天下封刀发展的很不错,但是这个势力创立的初衷之一,便是各方对外交流的窗口,这是在它诞生之前便肩负的职能。

        这是在准备给燹王张罗婚事。

        赤麟早有预料,提前给他们准备好了客房。

        蔺重阳夫妻在天下封刀暂留数日,也就编纂了一些刀谱,适合不同境界的刀者修行,算是给天下封刀再增加一些底蕴。

        在此期间,蔺重阳见到了一对兄妹。

        兄长名唤愁伞人,是一名刀者,加入天下封刀乃是为了治疗小妹的双眼;妹妹唤作算雪,天生双眼失明,但被来自天疆的奇药治好。

        这些年,天下封刀一直在以它的方式发展,这对兄妹的命运也被改变。

        根据蔺重阳推算的结果看,他们与当年魔佛波旬之祸时,被他随手拍死的祖登龙有因果。

        可惜不是好结果,走上另一条路也不错。

        在准备再走一趟冥界,找到金灵圣地给好友了一桩心愿前,蔺大剑皇觉得,他需要做一些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