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刑警:开局时间回溯,侦破凶杀案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挑衅,死亡手段

第三十三章 挑衅,死亡手段

        监禁室...

        板床上面,刘宁鱼仰面躺着,身体已然是冰冷僵硬下去。

        死亡的时间,大概是一个多小时之前,巡查刑警准备过来送午餐的时候,发现刘宁鱼仰躺在床,已经是没有丝毫动静。

        一旁,张子钰做着记录,鞠一在进行初步的法医检测。

        没多久,洛卿就是匆匆赶到监禁室。

        “什么原因致死?”苏正国怒气勃发。

        “暂时未知,体表没有明显伤痕跟致死的伤势,体内需要回去解剖进行验尸才能查清楚!”鞠一快速的做出自己的判断来。

        回首一看,见洛卿回来了。

        然后往她身后看了眼,稍有些失望的说道:“林森没来吗?”

        “他今天休假!”洛卿随意的说着。

        “调取监控,查看今天一切接触过刘宁鱼的人...”苏正国面色冷肃,沉声说道:“在刑警队杀人,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挑衅,必须把这个人逮出来!”

        “是!”

        张猛等人瞬间心头一凛。

        老大生气了,大家都是有些惊颤,同时也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怒气,在心头不断酝酿着。

        毕竟,这可是狠狠一巴掌甩在了他们的脸上,还是非常非常响亮的那一种,之前林森可是提醒过他们要继续注意刘宁鱼的安全。

        但大家都以为,没有人会这么疯狂,一次杀不成还来第二次。

        再者说了,刑警队的监禁室可是在地下一层的位置,除了他们自己人能进去,外来人谁都不可能说越过他们的权限进入。

        即使是他们存在着这个权限,但想要进去一次,也得需要苏正国...亦或者其它大佬的条子。

        可就是这般自信,真实打脸了。

        监控视频调来,在刘宁鱼死亡之前,两个小时内的监禁室的视频缓缓播放。

        11:23分,刘宁鱼还在床上躺着休息...

        11:42分的时候,忽然间,刘宁鱼就是一下捂住自己的心脏,面色狰狞恐怖的看向监禁室外面,张张嘴似是想要喊出声来。

        但还没有喊,就是头一歪没了生息。

        然后,12点整,巡查刑警过来给他送饭,发现刘宁鱼死亡。

        期间,两个小时之间没有一名刑警接触过刘宁鱼,仅有那么一次,还是巡查刑警每隔半小时一次的巡视监禁室。

        而且,这名刑警现在也被看管了起来,鞠一也做了鉴定,并没有被催眠的痕迹。

        而起他今天从上班起始,除开必要的巡视检查,没有离开看守室半步,其他的巡查刑警,也可以给他作证表明。

        那,刘宁鱼到底是怎么死的?

        视频全部看完,所有人都没看出什么结果来。

        鞠一那边则是传来新的尸检情况:经过具体的尸检结果确定,刘宁鱼死于心脏衰竭,体内没有发现特殊药物遗留的痕迹,初步可以排除是毒杀!

        但,有一点很是奇怪,刘宁鱼体内的癌细胞异常活跃,几乎是以一种极快速的方式蔓延着。

        即使他今天不会因心脏衰竭而死,要不了多久也会死于他这绝症...

        “自然死亡?”苏正国呆愣了那么一下。

        旋即,就是凝眉说道:“不能,也不应该,刘宁鱼这个老家伙自己能炼丹,说明什么?”

        “说明他懂得一些医理,怎么说也算是赤脚郎中吧?”

        “你说他会不知道自己心脏有病,还有这癌细胞病变,他自己感受不出来吗?”

        不等其他人答话,苏正国就是眼神一垂。

        扫视着众人,沉声道:“别忘记了,之前他说过的所有话。”

        “没有其它的话语,全是求活,全是想活下去的念头...”

        “这个一个贪生怕死的家伙,你觉得他知道自己可能病情反复,马上就要死了,他会不找我们救他的命吗?”

        “还有,他打的什么主意不够明显吗?”

        “等!”洛卿淡淡的说着。

        “没错!”苏正国赞赏的看了一眼过去。

        “小卿你来说说,刘宁鱼为什么在等,他在等什么?”

        “等我们抓捕‘教授’!”洛卿很是肯定的说道。

        “只要我们一天抓不到‘教授’,他就可以拖着一天不用被提出公诉,因为他完全可以将一些罪责都推到‘教授’的身上。”

        “以他这么怕死的一个人,怕是打定想法,即便我们再怎么侦查,也抓不住‘教授’,而他哪怕是被抓住了,也能继续活着...”

        “大不了癌症病死,至少现在能好歹赖活着!”

        嗤笑一声,洛卿将自己猜测的一些东西,全部都给说了出来。

        这一些本来她是没能猜明白,完全是因为林森这几天琢磨的一些事情,给了她少许的提点,才想明白刘宁鱼的想法。

        “所以,一个怕死的人,还是懂的医理的一个人,在监禁室突发心脏衰竭死亡,正常吗?”苏正国面无表情的看向众人。

        所有人都是心中暗自盘算一番,好像...还真是这么一个理。

        虽说他们办案不能纯靠猜测,但合理的推测,以及按照一个人的心理想法来侦查案件。

        这...就很正常了!

        “可是,刘宁鱼的死因是什么呢?”张子钰呆呆的问着。

        “哦,不是不是,我是说他死于心脏衰竭,那是什么原因引起他心脏衰竭,还能导致癌细胞扩散,这手段未免有点解释不通吧?”

        “的确无法解释得通,或许...我们需要林森了!”鞠一从外面走进来。

        “我去接...”张猛站起身来。

        见状,洛卿将脚下的动作缓缓收起来。

        让张猛去接也好,免得到时候有什么无聊的话题到处传,她是无所谓...林森,要是人家有女朋友的话咋办?

        嗯,就是这个样子!

        沉默一下,苏正国看向张子钰说道:“你跟张猛去,临时调令我待会给你弄...”

        “是!”张子钰起身拽着张猛就往外走。

        临走前,忽的回首说道:“老大,我建议还是直接把森哥直接调到刑警队来吧?”

        “就是就是,老林那么厉害的刑侦手段,咱刑警队就缺这个...”张猛也是赶忙附和着。

        “滚犊子,快去!”苏正国眉头一挑。

        他不知道要把林森调来吗?

        但问题在于...有人,不肯啊!

        估计,得狠狠出一次血才能解决林森的职务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