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刑警:开局时间回溯,侦破凶杀案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攻破心防,全部交代了

第二十六章 攻破心防,全部交代了

        哐啷~

        案情分析室内,瞬间是桌椅摔响一大片。

        一个猛劲起身的苏正国,就是带倒好几张椅子,就连他身前的桌子也是哐哐作响,晃动许久才是没再继续响动。

        而其他人比其他来,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

        “怎么回事?”苏正国面色肃穆起来。

        “有人闯进审讯室要杀刘宁鱼,还是我们自己的人...”来通报的刑警赶紧说道。

        “开什么玩笑?”张子钰眼珠子一突喝道。

        “这...”鞠一跟林森对视一眼,也是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呢?

        刑警队有人要杀刘宁鱼,这事情太荒谬了,简直就是在打脸好不好。

        再者说,刑警队都有人杀刘宁鱼的话,这个人或者说这个组织,已经在京都刑警队,都安排自己的人卧底进来刑警队了?

        靠,这可不是玩无间道的游戏,怎么可能?

        其他人震惊的同时,林森则是微眯起眼睛来,神色略显莫名。

        虽然知道,刘宁鱼被抓的话,他身后那个神秘的人...或者,神秘的势力,会有所动作出现。

        但他却没有想到,他们动手的速度这么快,且还是让刑警队内部的人来动手。

        “去看看!”苏正国目光一肃。

        既然人来报告这件事了。

        说明,刘宁鱼应该是没有被直接杀死,可能受了点伤什么的吧?

        几人连忙赶到审讯室,室内刘宁鱼有些惊恐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依旧是扣在椅子上面,椅子更是牢牢的焊死在地板上。

        这情况,他想挣脱都难以做到。

        审讯室的地上,躺着一个身穿警服的男子,约莫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

        林森见过,是之前要资料的时候,刑警队一名文职警官,在档案室里做一些文职上的工作。

        只是,怎么会是他来动手杀人?

        “刘浩民?”张子钰一愣。

        “开什么玩笑,这小子连杀条鱼都得扭捏半天,你跟我说他来杀刘宁鱼的吗?”

        “就是他想要杀我...”刘宁鱼似是才反应过来,连忙喊道:“我要申请警方的保护,不然他们一定会杀了我的,你们要保护我...”

        “看看监控...”林森没去在意他的行为。

        “扶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苏正国脸色难看的很。

        “我也不太清楚,本来我跟徐杰在审讯室门口守着,但刘浩民自己走过来,说是老大您让我们先回去吃饭,他来这里看着...”郭胜安低沉着嗓音。

        “然后,我跟徐杰去吃饭,都还没来得及扒拉上两口,就听见刘宁鱼的惨叫。”

        “之后的事情,我俩把刘浩民打晕过去,徐杰跟我都挨了他一脚...别说,刘浩民这小子看着文弱,一脚还真够是大力气。”

        揉揉胸口的位置,郭胜安跟徐杰都是心有余悸。

        他们冲过来,刘浩民都快要把刘宁鱼给掐死了都,得亏是自己两人没跑远去吃饭。

        不然的话,这一波他们俩一个玩忽职守,渎职的过错是跑不掉的了。

        当然,就现在这个情况,一份检讨跟挨顿批肯定是落不下,之后老大还不知道要怎么训他们,这事情可真够冤的啊。

        光是他们俩说的话,林森跟苏正国对视一眼,没有就这么相信。

        很快,监控拍摄下的画面就是送来,吩咐人把刘宁鱼关到拘留室里头,单独一个人羁押,必须二十四小时看守。

        除非有苏正国的命令,否则谁也不准探视跟提审。

        几人看完监控,林森面色一沉。

        “怎么样?”苏正国脸上沉闷郁黑。

        “刘浩民是被人给催眠了,凶手的胆子可不小,今天他接触谁了?”林森指指监控画面之中,刘浩民那异常的举动。

        身形稍显有些僵硬,神情有些呆滞跟迷惘,像是在睡觉一般。

        但,就是这样一个情况,都能让郭胜安跟徐杰离开,看来在这个市局刑警队中,大家有些安逸也有些放松警惕了一些。

        听林森问话,苏正国连忙询问起来。

        走到刘浩民的身前,轻轻捏着他的后脖颈一抻,松开没几秒钟...

        呻吟一声,刘浩民就是幽幽醒来,旋即猛地大惊失色,“我怎么了?”

        “为什么铐着我?苏队...”

        “哼~”苏正国冷哼了一声,将手机上的监控视频转过去给他看,“你自己看看,你都做什么了,还问为什么铐着你?”

        “不可能!”刘浩民大惊失色。

        这视频里面的人是他?

        绝对不可能,要是他做的这个事情,那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幽幽的看了他一眼,苏正国也知道这个事情不可能,而且林森也说他是被催眠了的。

        所以,顶多就是让他待会写一个检讨,挨顿批还是必须的。

        至于其它的事情,就得先问一下这家伙在之前,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怎么就被人给催眠了,难道这凶手都直接杀到警局来了吗?

        “说说看,你今天去哪了?都做了什么事情?”林森问道。

        “我...”刘浩民看向自家队长。

        苏正国撇了一眼,淡淡的说道:“说,去哪了?做了什么事情?”

        “今天,早上我就在档案室,一早上我都在整理档案,给几个师兄师姐弄了几份档案,没有离开过这里半步...”刘浩民回忆着自己今天的动向。

        “就中午的时候,去吃饭...哦,食堂门口我遇到一清洁阿姨,她摔倒我扶...”

        “嗯,我怎么想不起这个清洁阿姨的样子来了?”

        面色微微一白,顿感脑瓜子一疼,刘浩民捂着头拼命回忆着。

        可越是回忆这个清洁阿姨,他感觉自己的头就越疼,整张脸都是变得惨白起来,没几下就是肉眼可见的虚弱下去,整个人气若游丝的喘息着。

        一旁的苏正国见此,猛地上前就是一掌切在刘浩民的脖颈上。

        顿时,就是把他给打晕过去。

        看着情景,林森默默收回自己的手掌,然后缓缓说道:“调取一下食堂的监控看看...”

        “好!”张子钰点点头。

        他刚离开没一会,监禁室那边的刘宁鱼就是有动静传来。

        负责看守他的刑警,告知苏正国这边...

        刘宁鱼同意招认,但刑警队必须保证,他不能死在那群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