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44章 悲伤逆流成河

第44章 悲伤逆流成河

        姜楠循声看去,随着咚咚脚步和地面轻轻晃动,却见赵琳和赵小小联袂而来,身后还跟着一队英姿飒爽的女兵,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尼玛,是冲我来的?!”

        姜楠一看便是来者不善,大感头疼,慌忙施了个罗圈礼,“各位,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哎……”

        魏莺莺一看又有好戏,大喜过望,哪里肯放过,“姜楠公子,这诗虞美人已抄录完毕,你倒是看看有无错误之处?!”

        “要相信专业!虞美人才绝惊艳,定不会出错!我就不看了!”

        姜楠快速说着,即刻就要开溜。

        “姜楠,你给我站住!”

        赵琳大吼一声,“装什么装?说的就是你!”

        赵王丹等人看见姜楠一脸便秘样,立刻幸灾乐祸起来,颇有搬着凳子排排坐看大戏的样子。

        叮当、如画见来势汹汹,紧张的左右挽着姜楠。

        ……

        事实上,今日的游园会,叮当、如画换和任一男子郎情妾意,都不会受到如此关注或者排斥。

        姜楠可是彗星崛起,一时间风头无两,不仅是朝堂,甚至世家贵族都议论纷纷。

        “赵琳公主,好久不见,不愧是大赵四大美人之一,愈发的明艳动!”

        姜楠见躲不过去,如沐春风道,“据闻,不日赵琳公主将启程嫁往周室,楠祝你喜得佳婿,幸福美满!”

        赵琳失去孩子后一直在静养,整个人清减了许多。此刻神情哀怨,欲语还休,回了一礼也不搭话,就脉脉的看着姜楠。

        姜楠亦是莫名其妙,尴尬的挠挠头。

        众人惊愕。

        平原君也是脸色复杂的看向二人,却叹了口气!

        当时,赵琳哭哭啼啼哀求爷爷,不要嫁往周室,愿意下嫁儒生姜楠,平原君震怒之下,便做出外嫁周室的决定,文牒都已发出,此刻断无法挽回!

        魏莺莺看向众人神情,内心的八卦火焰立刻熊熊燃烧:“此二人必有隐情!

        没想到这姜楠口味真重,荤素不忌啊!”

        却见赵小小围着三人转了一圈,一脸鄙夷道:“原来,我们大赵的少年男爵,国之柱石,热血男儿,喜欢这个调调?!”

        “小小公主,有何指教呢?”

        姜楠打量着一脸挑衅的小小,一脸警惕的样子!

        “这两个狐媚子,即不能生养,又不能打仗,一旦发生战争被敌方俘虏,要么是被糟蹋后卖入勾栏,要么成为大人物床榻亵玩之物……”

        二女也是天之骄女,顿时怒火冲天,气的瑟瑟发抖!

        壮硕的赵小小完全无视,一手卷起的马鞭,在另一只手上轻轻的敲打着,“哦!我明白了,定是这两个狐媚子魅惑我大赵儿郎,毁我大赵根基……”

        然后看向赵王丹抱拳施礼,清越道,“大王,我请求将此二女驱逐赵国!”

        众人脸色巨变!

        在春秋战国,重农抑商,士农工商,士居首、农次之、工第三、商居末,商是非常贱之业。

        叮当、如画战战兢兢,紧张的看向姜楠。

        “姜楠,点石成金推出系列惠民之物,做出如此磅礴大气诗词,册封男爵,甚至少年精英团长,实至名归。”

        开场,便让在场惊愕不已,赵小小一脸肃然接着道,“然,他已不是姜楠,而是我赵国之少年的一面旗帜,一种精神象征。”

        见赵王丹逐步收敛起笑意,赵小小继续道,

        “纣王无道,宠溺美姬,祸乱丛生,起而伐之,导致灭国!

        姜楠的言行举止,皆为我大赵少年模仿的榜样。

        若赵国如龙之少年,都如他这般,稍有成就便奢靡享受,亵玩美人,

        我大赵将……

        不战自溃。”

        最后四字更是雷霆霹雳,气宵冲天。

        “彩!”

        “将狐媚子逐出赵国!”

        吼声震天。

        ……

        当然,不知有几许落井下石、幸灾乐祸者。

        特别是躲在角落疗伤的虞溪被热闹吸引,站在外围煽风点火,吼的最响!

        这就是裹挟的力量,几近形成洪流之势。

        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

        ……

        叮当、如画更是如中电殛,噤若寒蝉,这,几乎是人人喊打之势!

        一干巨擘戏虐的神情即刻变为肃然。

        试想,如姜楠迎娶赵小小为妻,举国女子便纷纷效仿赵小小,国力必将上升一个台阶。

        连魏莺莺都神色复杂的看向赵小小:“这水平高啊!不是打击整体,而是局部突破,出手便是七寸!”

        这赵小小能被评为大赵的四大美人,还不仅仅是公主的身份,这份见地,着实不一般。

        ……

        “咳咳……”

        见一干大佬都看向自己,姜楠轻咳一声道,“没这么大影响吧?!要么,褫夺了我的男爵?!”

        “不行!”

        包含小小在内,众人异口同声。

        “尼玛,你是男爵,我们还能管着你。褫夺了,无拘无束,你还不得上天?!”

        众人的想法惊人的相似,似乎更愿意看见姜楠吃瘪。

        “小小公主,其实……”

        姜楠看向周围一干人,一脸难言之隐的样子,见众人根本不为所动,便心一横道,

        “其实,我有隐疾……

        不能行……男人之事。”

        轻飘飘的声音,如同炸雷,现场嗡嗡作响。

        在这个雄性征服的世界,哪怕儒生都一股血性,动辄便是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舍生取义,一柱擎天……

        如姜楠这般自污,公开称自己不行,更是震惊不已!

        ……

        “你们看,

        天空是蔚蓝色,

        随风摇曳的是千纸鹤,

        而我的悲伤,却逆流成河!”

        空气瞬间似乎凝固,除了姜楠悲伤的声音在风中飘荡,众人却沉寂在姜楠话语的意境中。

        赵小小狐疑的看向阳气十足的姜楠,又看向赵王丹和平原君,二人虽神情复杂,却见微微点头。

        “我的生命已如此灰暗,难道尔等就如此残忍,掠夺这仅有一抹亮色?”

        姜楠修炼纯阳神功之事,毕竟只有极少人知晓。

        原本还抱有一丝幻想的姹紫嫣红、莺莺燕燕脸色一红,暗自啐了一口,遗憾间,立刻调转枪头,开始了新的狩猎!

        而众男子目光中有一丝怜悯,却长长的舒了口气,看向两位绝色女子又愤懑不已,“你又吃不着,占着如此资源作甚?”

        “姜楠,没关系,姐不嫌弃你!”

        赵琳见众人眼神,即刻上前打抱不平,“既然你做不了男人,我们便是好姐妹!”

        “噗!”

        姜楠一脸黑线……

        “额鹅鹅鹅……”

        连叮当和画心都抿嘴偷乐!

        ......

        “我这贤弟翻云覆雨,四两拨千斤的手段,端的是高明啊!”

        信陵君一直饶有兴趣的看姜楠如何破局,如此自污手段显然一愣,随之目光中浓浓的欣赏。

        对赵丹低语道附耳感伤道,“其实,我的审美眼光和贤弟是一样的。

        然,我的婚姻……

        最终还是我抗下了所有啊!”

        “孤也在想,换孤如此逼宫,该如何化解……

        断不会如此轻松啊!”

        赵丹摇首感慨,“鸿鹄,在意鸟雀的想法和议论吗?

        只有内心足够的强大,才会如此自污,才会无视众人的目光。”

        ……

        “小小公主,在你眼中我们可是一无是处的花瓶?”

        叮当见局势大变,长长的舒了口气,挺身而出,“要么,除去你的公主身份,我们比试一番?比如说你最强的,比武?”

        赵小小这才仔细打量着叮当,一身短衣将身材勾勒的曲线玲珑,妥妥的肤白貌美大长腿,前凸后翘水蛇腰,顿时眼睛微眯,迸射出危险的光泽,

        “你确定是要和我比武?我可是武士巅峰修为。刀剑无眼,不小心划破了你的花容月貌,姜楠公子可不要怪我?!”

        叮当看向姜楠。

        姜楠解下叮当的披风,取下身上的冗余之物,温和道:“去吧!我给你掠阵!”

        临了又补充了一句,“让着她点,不要伤了小小公主!”

        原本凝神静气的赵小小差点一个趔趄。

        ……

        见二女争锋,众人又如同打了鸡血兴奋起来,将二女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

        叮当拔出古剑,挽了个剑花:“请赐教!”

        赵小小虽是女子,手持胡刀,大开大合,虎虎生风,颇有力破千钧之势。

        而叮当柳腰摇摆,蝴蝶翩跹,羚羊挂角,惊若翩鸿,如同灵动蝴蝶穿梭。

        一时间,打的花团锦簇,不分你我。

        赵小小的刀意精神之凛冽,好像是把全部的意志,精血,元气,都聚集在了一刀之中!

        一运刀势,刀如电蟒弧光,闪烁周身,奔腾不息,泼水不进。

        从战势看,是赵小小压着叮当攻杀,而叮当一次次险之又险、妙到毫巅的闪躲,让众人始终将心悬在嗓子眼,恐怕赵小小辣手摧花,毁去了这绝代尤物!

        却没想到,压力之下,叮当的身法却越来越快,时而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

        却见赵小小寻得一个空挡刀如电蟒,力劈而下。

        众人惊呼。

        似乎,无从躲避避。

        却见,叮当不可思议的凭空漂移,反手一剑,如白蛇吐信,直抵赵小小的咽喉。

        “叮当姑娘剑术身法高明,我赵小小输了!”

        赵小小一惊,倒也豪爽。

        “其实,小小姑娘早就输了,你可曾见到身上留下的剑锋点点?”

        信陵君指着赵小小软皮甲衣道。

        赵小小大惊,身上的软甲居然有十余处破洞,却又未伤及皮肉一分,就凭此妙到毫巅的力度,便知,与叮当的武技差点不是一星半点儿。

        叮当不仅除了自身的剑技,又修炼了易筋经和游龙魅影步,而三者之间居然相辅相成,融为一体的趋势,实力可与武师境中期抗衡。

        因叮当是修真功法,从外表上看人畜无害,不似赵小小那般横练,满身都有铁嘎达肌肉。

        之前的闪避,看似险象环生,实则游刃有余!

        ……

        “小小技不如人,输的心悦诚服!”

        赵小小抱拳施礼,毫不拖泥带水,然后看向如画,“想来这位姑娘定然也不俗!”

        如画翩然一礼道:“姜郎运筹帷幄,如画铺排落定,算无遗策!”

        “你们二人一文一武,相得益彰!相信对姜楠公子的帮助极大,只是……”

        赵小小怜悯的看向三人,一脸惋惜,

        “可惜,姜楠不是男人……

        唉!也不是女人……

        苦了你们二人了!”

        “噗……”

        姜楠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二女轻啐一口,更是如同娇艳的玫瑰,瞬间怒放,满面嫣红,羞不可抑!

        ……

        “叮当、如画二女一文一武,皆乃我大赵的巾帼女子,人间孔凤,皆可加盟我大赵的少年精英团,辅佐于姜卿,治理磐阳。”

        赵王丹虽然年轻,却人情练达,不失时机上前,为姜楠的班底撑腰。

        顷刻间,无数的名媛向二女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叮当、如画哪能不知晓赵王丹赐予的庇护和机缘?如果换做男儿身,瞬间便可领大夫头衔。

        二女大喜,正欲上前施礼,却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

        “大王稍等,我与姜楠有一桩私怨未了,待了结之后,再定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