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38章 短暂苦修

第38章 短暂苦修

        牛毛小雨润如酥,草绿遥看近却无。

        伴随着滚滚血气狼烟,一干煞气惊天的马队风驰电掣跑出王城,赶赴阴山森林。

        卫大的腰牌,这可是相当于后世的大内侍卫,在整个王城更是通行无阻。

        走出王城,打头的火烈儿便不耐起来。

        “好久没拉高速,机能会退化……”

        “好!我们就享受飞扬的感觉……”

        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拒绝速度与激情。

        “我在前面等你们!”

        姜楠吼声未落,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马嘶,火烈儿开始极致舒展,撒开四踢腾云驾雾般狂奔,衣炔飘飘,马尾拉的笔直。

        “等等我!”

        叮当在后面娇声呼叫,无论如何策马扬鞭,距离却越来越远!

        “这尼玛是马王?!像一道火球掠过!”

        卫大等甲士再次震惊,“公子的骑术,协调自然,浑然天成,人马合一!”

        长衣的遮挡下,卫大等人却无法看透姜楠马镫的秘密。

        几个呼吸间,火球越来越小!

        ……

        两刻钟后,火旋风又掉头回旋与众人汇合后,姜楠便于卫大等人商量,六人去打猎,四人护卫便可。

        姜楠特意交代,猎有猎道,春天是野兽孕期季节,尽可能不可屠戮母兽。

        心怀怜悯慈悲之人,总会获得尊重,更何况还具备力量之人。

        卫大一脸尊重道:“公子,何为猎道?”

        “猎道,捕猎是为了满足需要,而非无理由的杀戮,更不是凌弱杀戮。”

        “如此说来,草原的凶兽天生具备猎道。”

        叮当若有所思,眼中充满哀伤,“我想起草原的一则故事。

        狮王带着小狮子站在山顶,俯瞰大地。见一大群两脚兽厮杀,大战持续了一天一夜。胜利的一方走了,却留下了大批的尸体。

        小狮子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要杀人?杀了又不吃?”

        卫大若有所思,大吼一声,“春猎,不得捕杀雌兽。”

        ……

        姜楠对火烈儿交代几声,火烈儿及不乐意的自行狂奔。

        修行,无处不在。

        苦修,从现在开始!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注视下,姜楠带上负重百斤的铁甲,施展游龙魅影步,在山丘丛林之间奔跑穿行,每跑动一步,尘土飞扬,地动山摇。

        负重之后,原本才刚入门的步伐顿然重若千斤,如同蹒跚学步。

        片刻之后,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然,浑身的毛孔洞开,似乎每一个嗷嗷待哺的细胞,都张开大嘴,如饥似渴的汲取着大自然中的灵气。

        血液在血管中高速淙淙流动,冲刷着血管脉络中的杂质,新鲜的血液又滋养着脉络,让脉络变得更加宽大柔韧。

        浑身汗流浃背,热气腾腾,杂质毒素,随着汗液、沉重的呼吸,排出体外,但酣畅淋漓,浑身通泰。

        ……

        当然,也给叮当打了一套百斤铁甲,叮当一脸尬笑的拒绝了,死活不穿。

        转头暗啐道:“你脑子里装的铁疙瘩吗?难道让我也练出一声铁疙瘩肌肉?

        我这该胖的胖,该瘦的瘦,风姿绰约,多好!”

        看着步履蹒跚的姜楠,叮当和护卫不仅没有取笑,而是充满了震惊,这可是负重百斤,而姜楠现在不过是武生。

        负重越野,淬体、身法二合一,本来就未曾听闻。

        然,随着姜楠的适应,带有一种奇特的韵律,人与灌木、山地逐步融为一体,显然,这是在负重修炼一种极其高明的步伐。

        一旦脱去负重,速度何止是翻一番?

        一个时辰后,姜楠感觉消耗完了所有的力量,

        ……

        此行的目的不是打猎,而是修炼。

        众人就在森林边缘徘徊,猎队已打了十余只山鸡、野兔、和两头森林羊,有了姜楠备好的调料,涂抹腌渍,烤的焦黄流油的野味勾动着一干武士的味觉。

        大嚼一番,饱腹一顿。

        “叮当,李牧的箭术如何?”

        姜楠似笑非笑,“美人飞了,春种大典暨游园会,他定会向我发难挑战,为夫要先有定计!”

        “你什么意思嘛!干嘛要问我?!”

        叮当白了姜楠一眼,一脸娇憨,随即捏着衣角低声羞赧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都在你身上……”

        姜楠摸着鼻子,故作惆怅道:“小白兔不会惦记狼,但狼惦记小白兔啊!”

        “咯咯咯……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啊?!”

        叮当不禁笑的花枝乱颤,“你把李牧当成假想敌,麻烦可就大了!”

        “哎?我很好奇?李牧这么强大,你为何不选他呢?”姜楠一脸邪魅道。

        “你脸皮厚呗!使劲往人家心里钻,撵都撵不出去!”

        叮当羞答答低头头嘿嘿笑着,随即目光盈盈看向姜楠,“他像个冰块,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完全无趣。

        再说,他有他的强大,你有你的优秀。

        你虽然是个色痞,渣在明处,也很有趣!”

        最后一句画蛇添足的补充,让姜楠摸着鼻子,一阵尬笑。

        ……

        卫大看着一对璧人,忍俊不禁,郑重提醒道:“公子,李牧,现年十六岁,堪称少年王,修为是武士巅峰。

        一身剑术极为高明,同龄人中罕有对手。

        而弓箭术,百步穿杨,箭无虚发,甚至骑射,也是十有七八。

        如果挑战这两项,剑术和弓箭术,不怕打击公子,估计完败!”

        “呵呵,剑术,肯定是自取其辱!”

        楠起身目光熠熠,“我就挑战他最强的弓箭术,才会彻底让他断了念想!”

        ……

        两日,白驹过隙,瞬间而至。

        彩霞漫天,姜楠卸下了负重。

        一翩翩公子和蝴蝶般的少女在城外的山地丘陵之间,快速穿行,如同魅影。

        在一干护卫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不时目光对望,目光狐疑充满着不可置信。

        “尼玛,公子说的对,打不赢,跑得快也是本事!”

        “他们这速度,这身法,不仅快,像泥鳅一样,谁能抓得住啊?”

        “公子也没避着,我们怎么就学的不像呢?”

        “瓜怂,人家有心法!”

        “公子说,我们立功了,便传我们,好期望有人行刺公子……”

        “你他娘的真是个瓜怂……”

        ……

        “凌波微步。”叮当孩娇喝一声,踩着一片荆棘树冠上方的枝条,身轻如燕,弱柳扶风,快若闪电,又似踏浪而行;

        “缩地成寸。”姜楠在灌木中如同蛇形穿行,所过之处,留下一串魅影,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眼看正在向女孩快速缩进;

        “乾坤漂移。”叮当娇喝一声,原本在姜楠前方踏浪而行的叮当一个大回转,人如几个黑点般消失,仿佛缩地成寸般,神奇的出现在姜楠的背后十几丈远,而姜楠仍保持着巨大的惯性,距离拉得更大。

        “哈哈哈,快来追我呀,你快点呀!”

        一阵银铃的笑声,在大自然中,叮当回归着童真和快乐。

        姜楠也向叮当传授了游龙魅影步。叮当本来修行天赋极高,又是武师修为,修行易筋经后,身体更是柔弱无骨,游龙魅影步仿佛度身定做。

        而在快速穿行过程,姜楠时不时搭弓射箭,眼到、心到、箭到。

        动态射箭趋于小成,百步之内,箭无虚发。

        在众人惊骇目光下,见证着姜楠弓箭术的成长,堪称神乎其技!

        一致评估,弓箭术的比拼,按姜楠提议的比法,结局可能是一平、二胜,完胜李牧,而李牧也将输的心服口服。

        短暂的苦修到此结束,众人拉着满满的猎物,连夜赶回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