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37章 介于有与无之间

第37章 介于有与无之间

        姜楠的神识渗入石头,识海中仿佛响起穿梭时空的荒凉的声音,又如同黄钟大吕在识海炸裂。

        “炎黄魂血,开启混沌空间。”

        虚无开始凝实,变成了一个可视的尺寸见方的空间,里面有一些两份金箔卷轴,和一个翠玉小盒子。

        “问题是,根本取不出啊?!”姜楠再次困惑。

        倏然,福灵心至般,混沌生须弥,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这不会是芥子空间吧?

        随即,神识包裹着一份卷轴在混沌空间内漂浮移动,

        “出来!”

        无视空间壁障般出现在姜楠面前。

        “天,混沌空间介于有与无之间?”

        姜楠一脸懵圈,喃喃道,“《金刚经》里的三句义:佛说世界,既非世界,故名世界。怎么感觉就是在描述混沌?

        第一句的意思是:我们眼前所看到的世界。

        第二句的意思是:这不是真实的世界。

        第三句的意思是:所以才称做世界,是缘起性空。

        想这么深奥的问题干嘛?我注重的是实用性!”

        姜楠神识包裹着龙鳞刃,

        “进去!”

        龙鳞刃凭空消失了,出现在混沌石中。

        如果没有神识移物,却根本放不进去。

        “先祖太聪明了,外人捡到此物,也就是个石头,毫无用处。

        哪怕是血脉后人,即便误打误撞,滴血认主,也无法打开。

        除了血脉后人,而且还必须具备神识移物能力,方能使用!

        这,难道都是天意吗?”

        姜楠来不及感慨,看着自己手里薄如蝉翼,四四方方,暗金色,摸在手里柔软得水一般的经文卷,看着上面亮金色的小字,心中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

        一份是神农异典,记录着百草和昆兽。金箔的背面,却是纵横交错的线条,分明是一份世界地图。

        另一份是五行神体,既不是功法,更不是武技,淬体之法,可以打开身体的宝藏。

        经文铺在石几上,四四方方,三尺长宽,宛如一副大的字画,上面的字迹非常之小,蝇头小楷,不过也非常清晰,如刀刻印的一般,没有一点模糊之处。

        而且字体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力量,让人看了之后,有一种这些小字会活动飞起来的感觉。字已经有灵性了。

        “好书法!”

        看见这字,姜楠忍不住心中叫了一声好。

        姜楠迫不及待的参阅这神农异典,首先是找上古金蝉,果真,有简单的介绍。

        -上古金蝉,六大虫豸排行第一,最终可六翅金蝉。形貌就似一口六翅飞刀,身子狭长锋锐;

        -上古金蝉,蝉同“禅”,性情高洁,天生智慧,是修道种子;

        -六翅金蝉躯壳坚硬,不畏刀枪水火,五行不染;

        -以朝霞仙露为食,专食高阶能量或灵性之物;

        -金蚕结茧吐丝,所织内甲,刀枪不入,无惧五行,五行不侵。

        现在,政儿体内的金蝉应处于虫卵状态。

        如果想取出金蝉,看来有三种方式,一是下蛊者自行取出;二是我的魂修境界高于下蛊者,破除下蛊者与金蝉的关联,却无法取出;三是用高等级的灵物,将金蝉引出来。

        “这个下蛊者为何人?分别是与政儿伴生,并持续褫夺政儿的灵根。他是如何识别出政儿有灵根的?”

        暂时想不明白,便不去想他,继续看下去。

        没想到此世既然有灵宝,赫然间让姜楠惊骇的目瞪口呆。

        “随侯珠、和氏璧居然是上古灵宝。

        珠联璧合,将开启一个大秘密!

        我还只纳闷呢!战国时期,再好的玉,也不过亵玩之物,怎会让两国之间大动干戈?原来有此大秘密?!难怪被当做镇国之宝!

        随侯珠应该在大周洛邑,和氏璧应该存在于赵国。

        甚至连大周的九鼎,数百年来汲取天地日月之精华,被九州之气运滋养,也极有可能进化为灵宝。”

        姜楠不禁蠢蠢欲动,内心燃烧着难以遏制的野望。

        这大周,一定要去一趟,藏书楼、随侯珠、九鼎……

        按历史记载,大周今年就要亡了,必须找个机会,去一趟大周。

        ……

        姜楠强迫自己,凝神静气,抱元守一,进入空灵状态,然后打开第二张金箔。

        五行神体经文:

        如是我闻。

        天地是大宇宙,人体是小宇宙。

        人之身,宝藏无穷也,找对开启之钥,获不可思议之力。

        “天哪,此语无疑也说明,人的身体确实是天地间最为适合修炼的体质,不单体内分藏五行,而且,人体中的经脉与穴道玄妙非常,可以上应星空中的日月星辰。”

        ……

        宇宙万物皆由木、火、土、金、水五种元素组成,其间有相生和相胜。

        土属性气息沉淀,化为土壤,成为大陆。

        水属性气息融合,化为雨泽,滋润大地。

        木属性气息降临,化为草木,覆盖世界。

        金属性气息落定,化为山峦,屹立世间。

        火属性气息点燃,燃尽苍山,温暖周遭。

        五行,世界之根本,万物诞生于五行,毁灭于五行

        人体五脏肺、肝、肾、心、脾,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

        五脏进化,为自循环世界,生生不息。

        昔日,鸿蒙造化混沌出,天地青莲结五子。

        集齐五莲子,嫁植对应五脏,练就五行神体。

        五气朝元,孕育混沌常青树,神魂不死,生命长存。

        ……

        姜楠神念一动,混沌石内的玉盒出现在石几上,打开玉盒,里面只有一个火红的莲子。

        “这难道是火莲?

        太不可思议了,沃日哦!

        完全超出了两世的认知!”

        再次看向金箔,附注着嫁植莲子的经络图及对用的功法。

        “看来,起码要到开脉境才能开启这嫁植之术。心主火,莲子嫁植在心窍处?其他的四种莲子分别嫁植于对应的四脏!

        尼玛,到哪儿集齐这五莲呢?

        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岂非更加心急火燎?

        反正现在还不是时候,机缘到了再说!”

        姜楠再次看向馄饨石,心痒难耐,这玩意要是能收走该多好?

        这不是个移动空间吗?

        关键的时候,如此三千斤重物,一石砸过去,管你啥修为,一力降十会,不砸成齑粉才怪!啧啧……

        管他行不行,异想天开也好,先试一下!

        用神识包裹着馄饨石,神识移物……?

        “(⊙o⊙)

        卧槽,重达三千斤的馄饨石居然动了?居然如同身体的一部分?只是太耗费神魂,移动位置不过两尺。

        这尼玛,也不能整日顶在脑袋上满世界跑吧?!”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姜楠再次灵光一现,“小!”

        天哪,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混沌石果真小了一圈。

        “既然是芥子空间,小如戒指吧!”

        心随意动,馄饨石再次缩小,如一块方形的古朴戒指。

        “(⊙o⊙)

        芥子空间?戒指?还是谐音,这便是戒指的由来?

        卧槽,这便是传说中的乾坤纳戒?估计整个大陆,也只有这一枚吧?!”

        姜楠拿起戒指戴在手上,严丝合缝!

        这太方便了。尽管只有尺余见方空间,简直堪称神器,关键时刻还可当武器砸人,只不过砸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姜楠乐不知疲的将东西一次次将内物放进取出,或者将混沌石变大变小。

        “此物既是可收纳的戒指,便简称纳戒吧!待有一日神魂强大,甚至可将混沌石变化为任何模样,混沌铠甲、混沌剑……

        出其不意的大杀招啊!”

        开心的玩了近半个时辰,确定娴熟无比,才心满意足的走出石室!

        胖瘦二老见姜楠出来,神采飞扬,便好奇的进入石室,看向石几上空空如也,而整个密室无任何破损变化,内心如同掠过十八级台风。

        “箱子去哪儿了?”

        瘦须老者忍不住好奇道,“楠子族长可取到箱内之物?”

        春秋时代,名字后加个“子”,是极大的尊称。

        “嗯?!”

        姜楠冷峻的哼了一声,“这该是你们打听的吗?密室内的一切,都忘记,对外一个字都不许说。”

        “这可是重达三千斤的箱子,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

        胖老喃喃自语,转瞬一脸崇拜和兴奋,恭敬施礼道,“楠子族长定能带我们姜族一族,恢复昔日荣光!”

        “此事到此为止!如果泄露,说不得会给族内带来灭顶之灾!”

        “我等省的!”

        ……

        走出祠堂,看见叮当众星捧月般,更加的俏丽明艳,热情的回答着族内之人提出的各种问题。

        “族内之人可将肥皂之术学会?姜氏只管负责生产出来,然后由慕容氏和猗顿氏销售出去。此技艺可让全族之人衣食无忧。”

        姜楠看见满世界撒欢的孩子,满足的吃着菜丸子和酥肉等新奇之物,“盈余的钱,族内开设文武二堂,让孩子们都成为文武双全的人才!”

        “楠子族长放心,关于这肥皂技艺,系姜氏一族的绝密!”

        一精干的族人管事满脸兴奋,“没想到世间居然有如此这般的神奇技艺,草木灰和油脂便能做出如此神物,操作起来又极其的简单,而且利润不菲。”

        “我们要出发了吗?”

        叮当一改往日的蹦蹦跳跳,娉娉婷婷、仪态万千走来。

        “公子要的铁甲,已到位,我们现在便可出发!”卫大上前道。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