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35章 我徒政儿有大帝之姿

第35章 我徒政儿有大帝之姿

        不知何时,叮当居然像小猫般在姜楠怀中睡着了,眼角泪痕未干,脸上浮现着甜甜的浅浅笑。

        姜楠轻手轻脚将叮当放在床榻上,发了一会呆,便调取识海的龙运系统。

        叮……

        【赤级气运满格

        赤级气运运奖励

        选项一:魂修之秘总纲,魂修等级划分及作用;

        选项二:功法易髓经,玄级上品,进化骨络血脉品质,可缩骨易容;

        选项三:大日金刚掌,玄级上品,阳属性武技

        选项四:游龙魅影步,玄级中品,身法武技

        可任意选择其一

        橙级进度:8.5%

        橙级气运满20%,可任选剩余一项】

        龙运系统果真出手不凡,给出的四大不同方向的选项,都让姜楠心痒难耐,选择起来可真是犯了难。

        橙级气运是赤级的十倍,而第二次选择同样之物,代价却会翻一番。

        -魂修之秘,对于自己而言,完全是一个空白。

        神识移物,乃自己独创的魂技,甚至不知是何等级;但仅仅是兑换一个魂修总纲,似乎对于当下,稍显淡薄;

        -大日金刚掌,属攻伐武技,与纯阳神功极其契合,听着名字便霸道无比;

        -易髓经,居然是进化骨络血脉,而不是洗髓淬炼,更是让人心动;凭直觉,易髓经和易筋经应该是姊妹篇,双册合璧,效果翻番都不止,更让人心动的是缩骨易容术。

        最高明的易容,不是化妆,而是骨骼变化筋骨移形换位,很真的无异。高明的易容术,瞒天过海、金蝉脱壳,又是一大利器啊!

        -游龙魅影步,打不赢就跑,关键时刻可以保命。

        姜楠正缺这个阶段的各种武技,练武不练功,到头一场空。但是练功不练技,更是空有宝山却无从利用。

        但,这四种,都是姜楠奇需之物,面对太多的选择,也是一种痛苦!

        ……

        “唉!当下太过弱小,保命才是最重要!”

        思来想去,姜楠一脸惆怅,“等橙级气运满了20%,还能再做下一次选择。”

        在这个新世界,首先要活着,才会有机会。

        打不赢,就跑,才不会傻啦吧唧的硬刚。

        三岁的政儿,未来的祖龙,面对一个渣渣赵野,都是灭顶之灾。自认为的硬气、傲气和尊严,在绝对力量面前,真是只是笑话脑残而已。

        而身法武技,真是瞌睡送枕头。

        “叮……”

        【选项四,游龙魅影步。

        赤级气运:0

        可用橙级气运:8.5%】

        电子屏上投影般呈现三维武者演练身法,配合文字和行气线路,身法共有三招,却又蕴涵万千变化,看的姜楠热血沸腾。

        -凌波微步,武者的双腿带着一股玄奥而又有规律的轨迹不断左右摆动,随着步伐的高速移动如同踏浪而行;

        如同在水面上打水漂,当速度足够快,石片可在水面连续反弹而不落水。

        -缩地成寸,宛若无骨的游龙,在丛林蛇形穿行,速度快到极致,如同在空间跳跃;

        -乾坤漂移,在急速前行中,借侧身之势,漂移掉头竟然反方向疾驰。

        此景让姜楠想起野兔,野鹿逃跑求生的一大秘技,千钧一发落入利爪之时,

        三招技法演示了一刻钟,意犹未尽间,影像渐隐淡去。

        ……

        姜楠趁着兴头,来到院中,开始反复演练起这游龙魅影步。

        原本有易筋经修炼的根基,身体柔弱无骨,又能坚若磐石,与这步伐相得益彰。

        不知不觉中居然修炼了一夜。

        黑衣武士出神的看着姜楠演练身法,震惊的目瞪口呆。

        身法由生涩开始变得圆润,

        时而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时而兔起鹘落、羚羊挂角,

        时而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这是何身法如此精妙?又是他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所传授?”

        而甲士们也不由自主的跟随模仿,姜楠如忘我般浑不在意,没有心法的配合,顶多是形似而神不似!

        ……

        不知何时,叮当悄然无息的出现在院中,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如水的蓝眸痴痴的看向情郎,似笑含嗔!

        见到凭空出现般倾国倾城的叮当,略微惊愕,暗地里给姜楠竖起大拇指,便又隐匿了起来。

        “娘子怎么不多睡会?”姜楠璀然一笑。

        “多睡一分,便少了一分,我想留住这幸福时光。”

        像小娘子般为姜楠整理着衣衫,羞答答神情,美的不可方物。

        昨日表白之后,叮当便卸去了心中所有羁绊,闸门一旦打开,便热情如火。

        姜楠顺势将叮当拥入怀中,吐气如兰中叮当突然一惊,弹出一丈远,看向愕然的姜楠,眼中浮现出一层水雾,“不是……我是……”

        说话间,叮当羞答答的垂下脑袋,连雪白的额鹅颈都变得粉红,“叮当是你的女人,无论你怎样,叮当都欢喜……叮当想靠近你,又怕把你点燃了!”

        姜楠心中顿时装满了甜美的爱意、幸福、感动……

        ……

        赵姬牵着政儿从正门娉娉婷婷走入姜院,街道的甲士不由自主的都围在姜院门前巡逻。

        王城甲士内部信息是何等的发达,姜楠似乎一夜之间如彗星般崛起,炽手可热。

        先是,“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何况妇孺呼?”的观点,而且赵姬母子本来就人畜无害,母子的恨降低了许多。

        随后,军政巨擘光临姜院,据说吃了一顿跨时代的饕餮盛宴,临走把姜院都搬空了,而且所搬走之物都进入了王公贵族的庭院。

        特别是姜楠暴打赵野及两个狗腿子,不仅相安无事,照常封爵,平阳君赵豹甚至有意将美女公主赵小小许配给姜楠。

        居然,让这个脸盲愣头青给拒绝了。

        如果让这些将士们娶妻,肯定首选赵小小,至于像虞美人这种沉鱼落雁、才绝惊艳的女子,能娶当然最好不过,当然,仅能做妾。

        小小多好啊?公主啊!能文能武能生养,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起码兴旺三代人。至于虞美人,只是正餐之外的一道点心而已,吃着爽口不顶饱啊!

        姜楠拒绝了赵小小,便给了军中将士一线希望,哪怕很迷茫,总不好过绝望!

        甲士们加大了姜院的巡逻,不仅防止民众冲击姜院闹事,更是向姜楠示好。

        ……

        姜楠和叮当二人在膳堂熬制着油脂,时不时姜楠对叮当交代几句,二人深情款款、你侬我侬。

        “好一对金童玉女!”赵姬看向欣慰之于,禁不住泪眼迷离。

        曾几何时?自己也如此般整日泡在蜜罐里,充满了快乐和向往,两个负心的渣男,居然将娘儿俩丢在的狼群之中,不管不顾。

        “娘,你怎么哭了?”政儿不解的问道。

        “我长大了,就娶阿房姐姐,也会如此开心、般配!”政儿一脸笃定。

        “tui,我才不会嫁你!”

        阿房不知从哪儿钻出来,比政儿足足要高出半个脑袋,一年一脸嫌弃道,“个头没我高,识字没我多,力气没我大,武功比我差!”

        赵政给阿房递过一个小竹篓,屁颠颠献宝似的:“阿房姐姐,这是娘做的油炸菜丸子,可香了,我都舍不得吃!”

        “噗……”

        姜楠愕然间差点喷了,“这小子有一套啊!”

        ……

        赵姬、叮当也是忍俊不禁。

        姜楠饶有兴趣的看到两个纯真的玩伴,内心充满温馨。

        “菜丸子就当交换了酥肉!”

        阿房大方接过金黄脆香的菜丸,话锋一转,脆生生道,“但是我长大了,还是不会嫁你,你太弱了!”

        “如果我都能赢过你呢?”

        三岁的小赵政颇有横刀立马的气势。

        “那也不行!你还要成为这条街的孩子王!”

        “那,我就成王!”

        赵政中气十足,居然有种睥睨天下的气势,“我,赵政,不仅是这条街孩子王,还要成赵王,成为秦王……我要成为这天下的王。”

        姜楠心头巨震。

        如果说,其他的孩子这般说,顶多是笑笑,童言无忌嘛!

        然,这货,未来真的是天下的王啊!

        ……

        再次仔细端详政儿,虽然如花骨朵还没有长开,但帝王异像已有雏形。

        史料记载,“秦始皇帝名政,虎口,日角,大目,隆准,长八尺六寸,大七围。”

        现在看起来,虎口日角,大眼长目,鼻子鹰勾,漆黑的浓眉下,双眼幽邃,性深沉而诡谲。

        “好!有志气!”

        姜楠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我徒政儿有大帝之姿!”

        “啐……”

        赵姬白了姜楠一眼,“阿楠,别把孩子教偏了,什么大帝之姿?!我们娘儿俩能平平安安便好!”

        “哈哈哈!”

        姜楠大笑道,“政儿,跟着为师背诵。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小院内,响起了政儿和阿房稚嫩的诵读,字正腔圆,生机勃勃!

        随着政儿稚嫩的念诵的声音越来越大,政儿的气息开始增强,似乎,被一圈氤氲所包围。

        ……

        姜楠心中一动:“政儿,跟着为师念诵。”

        “我,是你们的王,天下的主宰。

        我,终将结束这五百年的纷乱岁月。

        曾经的敌人,共同成为我的子民。

        欢呼吧,我的子民!

        我的功业,将被浇筑在青铜器上,铭刻在高山之巅,荣耀于光照之下。

        痛饮吧,我的子民,

        我的功业将泽被你的子孙,永远流传于世。

        我是嬴政!”

        政儿气沉丹田,稚嫩却磅礴大气的声音和文字不断向周围传播,与这片天地开始如金玉共振。

        冥冥之中似乎响起一个声音,仿佛是远古的梵音佛韵,一股晦涩而异的波动犹如涟漪般扩散而开。

        无风起浪般,天空的云层开始流动,恍然间,姜楠看向上空,似乎有一条首位不见的巨龙虚影正在凝实。

        橙级气运系统

        却见政儿眉宇间一阵痛楚,巨龙虚影瓷器般碎裂,化作一片虚无。

        “政儿,你怎么了?”

        “师尊,我心口疼,好像被那东西咬了一口!”

        极度震惊之下,姜楠双脚一软,直接摊坐在了藤椅上,心脏不断跳动。如同一面风鼓般,疯狂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