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33章 痛苦源于盲目较劲

第33章 痛苦源于盲目较劲

        姜楠封爵之事,早已传遍街头巷尾。

        甚至,姜院专门贴了一张告示,引来左邻右舍指指点点。

        “这都快两日了,这个色痞怎么还没回来!他的院中,上次的姜氏族人又来了!”

        叮当可谓望穿了秋水,时不时在两院之间的秘道窜来窜去,每次都是浓浓的失望。

        “他不会是去找如画了吧?!”赵姬戏虐道。

        “他敢!”

        叮当踩了尾巴般差点跳起来,随即反应过来,娇嗔道,“阿姑,你取笑我!”

        “少女情怀总是诗。叮当自己恐怕还不知,已经彻底沦陷喽!”赵姬忍俊不禁。

        “这个色痞脸皮忒厚,真的是像头小鹿硬生生的撞开了心房。然后没日没夜的在我心头撒野乱撞,整日不见他又心慌慌!”

        叮当低着头羞答答的喃喃自语。

        ……

        “你希望他是一个平凡的儒生,还是希望他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英雄?”赵姬突兀问道。

        “我当然希望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昨日,你所说酒精和创伤膏有如此功效,堪称扭转战局之利器。

        此物哪怕流落到草原,也是大济苍生之物,可以免除多少人于伤痛?甚至流传百世。”

        赵姬若有所思的看向叮当,“就凭此物,他便可以在草原敬若神明!”

        叮当冰雪聪明,一脸紧张:“阿姑是说,他一飞冲天,我们不再是以前的我们?”

        “那到不会。姜楠至情至性,然,很多事会身不由己……”

        说到此,赵姬眉头微颦,“精盐、家具、服装、食材、再加上这重器,

        如果,我是赵王,除了封爵,恐怕还要加上联姻。如果,他被王上赐婚,你当如何?”

        “不知……”

        叮当面容瞬间脸色一变,浑身遏制不住的微微颤抖道,“他不是贪恋权势之人!他可以拒绝……也可以和我一起隐居于大草原吖……”

        “未必是贪恋权势!

        即便他到了大草原,也未必只属于你,除非你将雄鹰束缚,永远不让他高飞。”

        “原本,我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见过光明!”

        叮当梨花带雨道,“他不招惹我,我便还是原来的我!”

        ……

        “很多时候的痛苦源于盲目较劲,关键是和自己较劲。”

        赵姬叹息道,“如果,你选择的是英雄,便注定了不能独享!

        草原上的狮王,不都拥有很多美丽的母狮吗?草原上的英雄,不都是左拥右抱、妻妾成群吗?

        大自然,崇尚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法则,更崇尚强大与进化。

        这个时代,是一个雄性的时代,杀戮的时代,征服的时代,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倒简单了,只需征服男人。

        无论如何,不要和自己较劲,喜欢就去争取!

        只要你不贪心,便不会痛苦!”

        ……

        姜楠兴冲冲的回到姜院,身后十名边骑武士紧跟其后。

        院中又恢复了未打劫之前的模样,只是挤满了人,除了胖瘦两名姜氏二老,还有十几个半大的少年少女。

        胖瘦二老轮番的躺在逍遥椅上,乐不可支;十几个孩子规规矩矩的坐在条几上,克制着欲望矜持的吃着各种糕点、酥肉。

        二老看向姜楠没有了倨傲,倒依然摆出一副欣慰模样。

        “我姜氏一族,终于出了个少年英才,姜族大幸啊!”瘦须老者捋须含笑道。

        “谁说不是呢?上次能把我二人骂的狗血淋头,老夫便认定姜楠是人间龙凤啊!”圆胖老者谄笑道。

        “(⊙o⊙)!”

        “脸皮厚到这种程度,妥妥的生存技能啊?!”

        很多人以傲骨的倔强坚守着所谓可怜的自尊,最后惊奇的发现,失去了所有的尊重。

        过得好的人,大多很不要脸,最起码脸皮厚。

        学会拉下脸面,看似失去了所谓的自尊,最终赢得了更多的尊重。

        ……

        “二位族老寻我何事?”

        姜楠只是略微惊愕,现已云泥之别,倒也没有发难。

        乞丐并不会妒忌亿万富翁,但是他肯定会妒忌收入更高的乞丐,同样,亿万富翁也不会打脸乞丐,除非靠脑残发迹。

        “无论如何,我们都姓姜,打断骨头连着筋。”

        瘦须老者道,“姜氏一族合议决定,以后姜楠便是姜氏的族长,姜氏在这赵国也仅存五百多户,今后都唯族长马首是瞻,不期望恢复往日之荣光,最起码无需卑躬屈膝的活着。”

        “我的事情太多,恐无力照拂姜氏一族!”姜楠眉头微蹙道。

        “我等省的。不日你将奔赴封地,也需要人手。

        姜氏愿举族成就族长一人,或许以后一人得道,全族鸡犬升天。”

        圆脸老者指向十余名少年少女,“这都是族内的知书达理好少年,无论如何,还是自家人用着方便。”

        ……

        瘦须看姜楠面色有所松动,再燃一把火:

        “姜氏一族有一些尘封了多年的遗物,非族长不能开启。传说是圣祖炎帝流传之物,据闻只有先祖姜太公打开过,真实性无法作证。

        无论我等如何迁徙,始终带着此物,或许对你有大用。

        如果你愿出任族长,我等将尘封之物将交予你。如若你也无法打开,便留给下一任族长。”

        “炎帝之物?尘封近千年?”

        那可是一个波谲云诡的神话时代,姜楠的呼吸有些急促,“尘封之物在何处?”

        “姜氏祠堂!”

        “好,明日我便来这姜氏族地!”

        姜楠看向十几位姜氏新鲜的血液,“尔等届时可随我一起出发至磐阳。

        只要能独当一面,要钱有钱,要空间有空间,如烂泥扶不上墙,发回原地。”

        十几位少年顿时热血沸腾,“谨听族长教诲!”

        又看向二老,“二老乃我姜氏柱石,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仍需肩负重担,不可懈怠!”

        一句话让二老春风拂面,熨贴的极为舒适。

        “但凭族长差遣!”

        “二位族老便是我姜氏一族左右护法,整肃族内纲纪,不得以我之名为非作歹,否则,严惩不贷!

        同时,我会安排一些力所能及之事,由尔等操持,让族内多一些膏粱,改善姜氏一族的生活水准。

        最后,能者上,庸者下,不管尔等是否真心维护我这个族长,不堪其重,要么换了尔等,要么换了我这个名义上的族长。”

        “仅凭安排如此条理,便是我姜氏实打实的族长。我等定当全力以赴!”

        二位族老终于心满意足的带着族人先行离去。

        ……

        院中终于清净下来了。

        几个小家伙都不在,应是到秦院了。

        为了便于记忆,姜楠给十名边骑在护卫干脆直接代号,伍长叫卫大,其余从卫一到卫九,护卫们并没有因为改名而含血愤天的羞辱,代号而已。

        按十二时辰分工,每四个时辰一组,每组都是三人,卫大根据自己的时辰调整作息。

        非执勤期间,可在院中休息。

        对于此种张弛有度的方式护卫方式,众人皆喜。

        姜楠规定了禁区,那是自己的私密空间。

        ……

        姜楠第一次从秘道走向秦院,秘道仅供一人穿行。

        穿行间,神识涟漪,突然发现叮当也在窸窸窣窣的向自己方向走来。

        姜楠心中一动,轻手轻脚迅速向叮当靠近。叮当似有警觉,疑惑间被姜楠抱了个瓷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