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32章 忽上忽下受不了

第32章 忽上忽下受不了

        册封礼成后,众人纷纷向姜楠公子祝贺。

        在春秋时期,诸侯王称为君主,国君,而赏赐了土地之人,被视为国君之子,简称君子,

        而后来逐步演变,将道德高洁之人称为君子。

        平阳君赵豹看向姜楠,一脸不舍和遗憾。

        没想到,一夜之间,这赵野恢复了大半,让赵豹气郁的恨不得掌毙了这个逆孙,然后嫁祸于姜楠,再迫使姜楠入赘。

        反复思考,尼玛,昨日见证之人太多,睁着眼睛说瞎话,行不通啊!

        “姜楠,既然你已封爵,又治好了赵野,老夫没有表示也说不过去,便把我那掌上明珠赵小小许配于你,如何?”

        平阳君赵豹似乎极为不舍才痛下决定,这入赘变成了出嫁,天壤之别啊!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姜楠,很多年轻将领更是一脸羡慕。

        这岂非真正的皇亲贵胄,一步登天?

        “平阳君,我这才修炼纯阳神功,相当于一个废人。此生突破遥遥无期,只怕耽误了小小公主!”

        说罢,姜楠长长一揖,“小子祝平阳君早得佳婿。”

        战乱年代,像赵小小这般壮硕的女子,绝对堪称持家旺夫之美女。

        骑马能上疆场,下马能入厅堂,母肥儿壮又能生能养,不让须眉,性格豪爽,

        绝对碾压一切无病呻吟、矫揉造作的小姐之盛艳芒!

        只是,小小太过硕壮,不讨符合姜楠的审美,最起码赏心悦目吧?但是看着不是太爽。

        众人见此子如此谦逊懂礼,不禁目瞪口呆。

        平阳君开始也是如此般想,看向姜楠如释重负的神情,闪过一个离奇的念头,疑惑道:

        “莫非,你看不上我家小小?”

        “哪里哪里!楠,一介书生,是真的高攀不起,更耽误不起小小公主的韶华时光!”

        姜楠再次一揖。

        赵豹满脸狐疑!

        ……

        “姜楠,封爵、封地已履行,不要忘记击掌盟誓,不增加封地赋税,每年上交国库万金。”

        平原君瞟了一眼坐在角落旁若无人的打瞌睡的朱亥,直奔主题,“你的万金如何产出,需要个章程,并且需要报备庙堂,我等会根据进度验收。”

        “我省的!

        去往封地,断不会搞得鸡飞狗跳,一切先照旧,更不会破坏春种。

        所做一切,都是在现有基础上做优化加成,

        比如开设手工业作坊,从业者增加收入;

        比如教会百姓认识各种山珍野味,弥补青黄不接之困;

        甚至教人扑鱼打猎,打打牙祭。

        至于商业,一个好汉三个帮,商业的事情交给商人。”

        说到此,姜楠上前对平原君附耳道,“帮我举国之内组织木艺、铁艺,有些事需要提前铺排!”

        原本假寐的朱亥伸个懒腰,装作一脸戒备的四面环视,竖着耳朵想听清楚什么!

        “我这就去安排!”平原君故作夸张的提防着朱亥,一脸神秘道。

        朱亥顿感错过了几个亿,心痒难耐,满身虱爬般坐卧不安,忍不住上前期期艾艾道:“姜楠公子,没有受到威胁吧?!”

        “完全没有。我这不是封爵了吗?给家里及左邻右舍通知一声,否则,岂非锦衣夜行?”

        姜楠一副少年意气风发,德不配位的神情。

        “原来如此!公子放心,按惯例都要昭告天下的!”

        朱亥悻悻然,一脸狐疑,心中暗道,“俺信你个鬼!这个竖子坏得很!”

        “朱夫子,尔乃名震九州的大英雄,家长里短之事,你关心个甚?”

        虞卿冷嘲热讽道,”再说你是护卫,而非监视,手不能伸的太长吧!”

        ……

        “朱亥就是好奇心重,皆因见猎心喜!”

        一道熟悉的清越声音响起,赵室一众脸色顿时便不好了。

        只见信陵君一阵风般旁若无人进入议事大殿,如沐春风拱手道,“恭喜贤弟册封男爵,又实封城邑,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

        现在喜上加喜,魏国才貌双全、德艺双馨的公主魏莺莺携一干才俊,参加赵国三日之后的春种大典。

        少年就是好啊,青春洋溢、热血激情,应多走动,多交流!”

        “桀桀!”

        平原君干笑着,面如锅底,“信陵君,你到底想作甚?

        大魏富庶天下,人才辈出,又有姜楠师兄弟相助,怎的非要插一手?”

        “酒精和创伤膏的确惊现大梁坊市,效果不凡,可谓震惊天下!”

        信陵君意味深长的看向姜楠,一脸疑惑道,“只是此事透着诡异,无人能摸清这神物的来源,连医家也是迷迷瞪瞪说不出个所以然!”

        ……

        “或许,我那师兄太稳健了。高调如我……”

        姜楠暗自吃惊信陵君的敏锐,却一脸腼腆,又颇为自责的神情,“师尊常教诲,内敛藏拙,以后我会多加注意。”

        “信陵君,乃究意欲何为?”赵王丹一脸气郁。

        “赵魏乃为一家,双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信陵君环顾众人,“我说的可对?”

        “呵呵,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平原君沉声道,“你想说甚,直接些!老夫的心忽上忽下实在受不了!”

        “既如此,”

        信陵君四十五度凝神黢黑的房梁,轻飘飘道,“如此天物,赵,断不可独享!”

        “嘶……”

        赵室之人皆倒抽一口冷气,平原君忍住暴怒,“内弟不可胡闹,赵魏虽为一家,

        然,还是在各自釜鼎吃食,先管好自家之事便罢!

        既然,大魏已惊现神物,我大赵丝毫不觊觎,内弟带着朱亥先行离去,待我等铺排完军务,定与你好好喝两爵!”

        ……

        “呵呵!我打猎有个习惯,不见兔子不撒鹰!”

        信陵君无视众人目眦欲裂的目光,智珠在握,云淡风轻,

        “若此神物和我贤弟姜楠无关,的确是胡搅蛮缠!既然出自我贤弟之手,我断不会放过此机缘!”

        “然后呢?”

        暴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赵王丹已十分冷静,沉声道。

        赵室等人已然明白,不放血断不可能。

        “姜楠贤弟儒武双修,智勇双全。”

        信陵君看向姜楠,目光炯炯,一脸欣赏,“好风凭借力,送你上青云。

        为兄不仅要促成你与大魏公主姻缘,同时将我魏国信陵的封地全部赠与贤弟。

        贤弟逞潜龙在渊之势,为兄便助推你一飞冲天!”

        美人、地位、封地,少年男子渴求的一切,瞬间便可得到。

        ……

        “大兄!楠无功受禄,担不起,更受不起!”姜楠慌忙长长一揖。

        “然,贤弟也要帮为兄几个小忙。”

        信陵君不再遮掩,和盘托出,“在大魏大梁,建几个作坊。

        分别为精盐提炼、木质家具、浓酒生产、铁艺作坊、短衣作坊、创伤膏作坊、酒精生产作坊。

        而所有作坊的建设、铺排交由魏室,贤弟作为首席架构师,所有产出,贤弟均可分润五成!”

        “啪!”

        平原君顿然炸裂,“魏无忌,你当真横行无忌,手伸的太长了吧!

        我赵胜的脑袋,你想要,尽管拿去!”

        ……

        “无忌大兄,楠,非贪权贪财之人。

        身为赵臣,身不由己。

        至于如何定计,皆听从大王和大兄安排!”

        姜楠说完,看向赵王丹,“大王,无论何种定计,楠,照办便是!

        如此,楠,就先行告退了!”

        尼玛,自己在夹缝中看似左右逢源,一个不小心便是左右不是人,脱身为妙!

        至于,信陵君所求在大梁建七个作坊,也正合姜楠心意,毕竟,普惠之人越多,气运收获越多。

        “也好!你先回去!”

        赵王丹随后对内侍道,“安排一队王畿卫士跟随姜卿,昼夜护的姜卿安全!”

        姜楠既已封爵、封地,亦可称为姜卿。

        ……

        魏武卒、秦锐士,赵边骑、齐技击,战国时期的四大精锐。

        顷刻站出一伍黑衣武士,人如标枪钉在地上,腰佩胡刀,身背长弓,血气阳刚铁血煞气透体而出,这便是著名的赵边骑,邯单王畿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些人绝对上过战场,杀过人!”

        姜楠一惊,立刻拱手道:“大王,楠,寸功未建,此,如何使得?”

        “使得!使得!”

        赵王丹说完,对黑衣武士道,“好生办差,姜卿若有闪失,尔等懂得……

        “诺!”

        十名武士齐声吼道。

        赵丹补充道,“护卫期间张弛有度,不得干扰姜卿的生活及隐私!”

        “诺!”

        十名武士再次齐声吼道。

        朱亥尤为不舍,张张嘴,却说不出什么。

        心中暗叹,这勾栏还没去,护卫任务便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