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30章 翻云覆雨信陵君

第30章 翻云覆雨信陵君

        兵祸年间,推出酒精和创伤贴,极有可能把姜楠推向风口浪尖,甚至威胁到生命。

        然,提高气运值,再没有比救命来的更直接!

        谁都知道,战争时代,降低伤兵死亡率,意味着什么。

        对于七国而言,横空出世的姜楠,极有可能把原本处于胶着状态的平衡再一次打破。

        创伤贴的灵感,源于创可贴,使用携带极为方便。

        创伤贴内其中一位中药叫麦蓝子,而此药草在后世的唐代还有一个名字,叫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带血的名字。

        隋朝末年,太行山下李世民与杨广进行着一场残酷的决战,由于势均力敌,双方伤亡惨重,双方兵力多少,成了战争胜负的关键。如何让伤员尽快康复重返战场?李世民苦思对策,一筹莫展。

        正在此时,一个名叫吴行的农夫挑一捆野草求见,称这野草对治疗刀枪伤有特效,李世民将信将疑。

        吴行取下野草的种子,研碎后撒在一个伤兵的口上,一个时辰后,士兵的伤痛大减。

        李世民大喜,忙命士兵到田野采草药如法炮制,三日后,伤兵大都得以康复,唐军军威大振。

        然而,让吴行没有想到的是,在献出草药救了伤兵性命的同时,自己却因此而丢掉了性命。因为李世民不想让敌军得到这个验方,故下令封锁消息,并悄悄将吴行杀害。

        当李世民大败隋军并最终登上王位时,也给这种野草留下一个渗透着吴行鲜血的名字-王不留行,意味王者不能留下吴行。

        而这段历史,也给姜楠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让酒精惊现多国,就是为了避免吴行的悲剧。

        ……

        平原君和赵王丹瞬间的变脸,让姜楠一颗心无限下沉。

        却见信陵君欺身而上,将姜楠护在身后:“既然我姜楠贤弟乃脑疾之人,留在赵国也是祸端,无忌就把他带回调教了!”

        “内弟,这是我赵国的家事,就不劳内弟费心了!”

        平原君脸色一沉,随即一脸嫌弃挥挥手,“我等有政务要事,恕不招待了,来人,送客!”

        信陵君的姐姐是平原君之妻,围魏救赵也有一丝亲戚的因素!

        “嗯?!谁敢动我姜楠贤弟试试?”信陵君冷哼道。

        “嘶……”

        平原君倒吸一口冷气,“魏无忌,咋哪都有你啊?我们处理家事,你也要横生枝节?”

        “姜楠乃我贤弟,他做了何伤天害理之事?我不能为他主持公道?”

        “嘶……”赵丹的心也开始扑通下沉,“信陵君,此举有违君子之风啊?!姜楠何时成了你贤弟?”

        ……

        “众所周知,我有一对天下名器,龙鳞双刃,双刃一旦分开,不是夫妻便是兄弟”

        信陵君又看向姜楠,“你怀中装的可是龙鳞刃?不是我兄弟,难道是我娘子?”

        姜楠下意识拿出怀里的匕首,果真蓝瓦锃亮……

        铬盐氧技术?此跨时代的技术从何而来?除了我,还有别的穿越者?

        姜楠震惊的目瞪口呆。

        众人瞠目结舌,一脸哀怨的看向姜楠,“尼玛,占这些小便宜干嘛?”

        ……

        “尔等知晓,我贤弟姜楠父亲战死于长平,母亲亦早逝,姜楠无父无母。

        故,长兄如父。”

        信陵君鹰视狼顾环视众人,“无论我贤弟犯了错,我这个长兄接下了。

        我就是好奇,我贤弟犯了何错?”

        却见平原君浑身抽搐,翘着胡子却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了,是因为姜楠打伤了这个垃……”

        信陵君指着赵野,突然看见平阳君一脸锅底,话音一滞,继续道,

        “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恰指赵野这种弱者;

        而‘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恰恰是血性男儿姜楠的写照,以一儒生之力,剑指三大武士,此为勇者。

        在大赵,姜楠此行为或许有罪;在大魏,姜楠的行为会奉为侠义英雄!

        如果,我贤弟的罪在此,我,魏无忌,接下了!”

        ……

        “咳咳,信陵君,误会了!”

        虞卿也是一阵面皮抽搐,“这姜楠乃我大赵少年柱石,少年意气,昨日多喝了两杯,便言语无状,以为九天揽月、下海捉鳖,无所不能。

        刚才行为是为了保护姜楠,让其醒醒酒!

        我等马上要行封爵大典,实封城邑,不信你看,诏书都已写好?!”

        ……

        “呔!休要糊弄我等,却要暗害俺信陵君之贤弟!”

        突兀的,一声怒吼。

        一满脸横肉煞气惊天的黑须大汉跳将出来,拔出双锤,一双牛眼四周环视,面对黑衣武士怡然不惧,雷霆咆哮,

        “姜楠兄弟跟在俺朱亥后面,俺朱亥死也要给你杀出一条血路。

        谁敢阻俺,视同挑起战争,视同与大魏宣战!”

        公元前257年,信陵君窃符救赵,主将晋鄙合虽核对上了兵符,但并不相信。

        朱亥取出40斤重的铁锥,残暴锤杀主将晋鄙。

        遂,信陵君彻底取得军权。

        而朱亥看似粗人,心思却极为通透。

        与信陵君配合的极为默契,双方的风格迥异,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一个撒泼打诨,粗鄙不堪。

        信陵君仿佛没听见朱亥的话,仰头出神的盯着黢黑房梁,嘴角却微微上扬。

        “尼玛,全都是戏精!演的可真像呀,煞有介事的!”姜楠暗叹。

        赵室之人面色一沉。

        ……

        “额……”

        只见赵野醒来,对平阳君道,“爷,我的伤口痒,痒的钻心,找人帮我挠挠!”

        众人再次震惊,呆若木鸡!

        “这是在长肉,在恢复,在结疤!不可挠,忍住!”

        廉颇一脸震惊,喃喃自语道,“八成啊!可以治好八成伤兵,天佑我大赵啊!”

        “苍天啊,你终于开了眼!大地啊,感谢你将姜楠赐予我大赵!”

        赵王丹疯魔般张开双臂跑来跑去大呼小叫,不知何时,脸上满是泪水!

        “你们可真现实,他没罪了?”信陵君讥讽道。

        “你放屁!老夫从头到尾都没说姜楠有罪,把他关起来,也就是醒醒酒!”

        平原君泼妇骂街般一扫斯文,又看向姜楠,一脸慈祥道,“你如此通透,不明白老夫苦心?”

        “呔!姜楠兄弟,莫听他们花言巧语,俺们一走,赵室定将迫害与你!”

        朱亥再次雷霆大吼,“跟在俺后面,俺朱亥死也要给你杀出一条血路!”

        杀人诛心啊!

        当面挑拨啊!

        全是影帝啊!

        “够了!”

        赵王一怒,伏尸五丈,“信陵君,你已知晓我大赵的至高机密,这下满足了?

        到底要搞哪出?要掳走我大赵姜楠,先把寡人的命拿去!”

        ……

        “各位稍安勿躁,能否找个坐的地方,听我说几句?”

        姜楠作为当事人,自当出面解围,老是如此僵持也不是个事。

        众人见姜楠挺身而出,松了口气。

        “来,到我大赵作战机要室!”

        赵王丹龙行虎步,一脸傲然,“也让信陵君涨涨见识!”

        众人跟随赵王丹来到一座雕龙刻凤的古朴大殿,

        大殿正中一张长条木桌,两侧是两排椅子,条桌正是从姜楠小院处搬来。

        墙上挂着各国的布艺地图;

        里间的巨大木桌上,是一个战国七雄的沙盘模型,此布局看上去不伦不类,完全是古朴与现代的结合,但成为作战机要室却极为恰当!

        赵王丹引领众人分别入座。

        信陵君虽第一次见此种桌凳,眼神一亮,无师自通,端坐在椅子上,丝丝凉风顺着双脚呼呼的向开裆裤倒灌,“嘶,既遮羞,又凉爽!”

        还有几人估计是第一次见到椅子和长几,充满了好奇,坐在椅子上,果真比席地而坐舒服的多。

        “今日乃我大赵绝密级军务议事,信陵君亦不是外人,对我大赵也有大恩,允其旁听!”

        赵王丹率先定调,这是我大赵的事,你一个外人让你听听就不错了!

        “如果诸位所议之事和我贤弟姜楠无关,我们兄弟就先行离去,无忌岂能觊觎大赵的军务机密?”

        这信陵君岂是好相与的?词锋犀利,冠冕堂皇,角度刁钻无比。

        “嘶?”众人抽了口冷气。

        这信陵君极为擅长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而且一旦撕开一道口子,便能顺势扩大战果,甚至全面掌控。

        “姜楠,没事占人家小便宜作甚?把信陵君的龙鳞刃还给人家。”

        平原君一副和蔼责怪的神情,“少年喜欢兵器是好事,找大人要啊?老夫将佩剑送与你,虽不是绝世神兵,也相差无几!”

        “呵呵……平原君,话不是这么说的,所谓兄弟如手足,覆水岂能收?”信陵君轻飘飘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平原君恼恨至极,“想带走姜楠,先把我们都屠了吧!”

        ……

        “尼玛,怎么又绕到死局上了?

        这信陵君看似胡搅蛮缠,时机分寸却拿捏的相当到位,现在水彻底搅浑了,无非是利益分配而已。”

        姜楠清清嗓子怯生生道:“咳咳……小子能不能说两句?”

        “贤弟,你大胆的讲,一切有为兄做主!”

        信陵君不失时机,看似再维护姜楠,实则连消带打,又在暗示姜楠的心里倾向。

        “噗!”

        赵王丹和平原君差点喷了,尼玛,好像我们在委屈为难姜楠似的。

        众人看向姜楠,如同新娘子在洞房般紧张,这憨憨横行无忌,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咳咳……”

        切入主题,姜楠清清嗓子,抑扬顿挫道:

        “酒精和创伤膏乃悬壶济世、大济苍生之物。

        无论用于战争、或许民间,都是为了救人,解除创痛。

        当下的医疗之所以不发达,在于当下的诊疗一人一方子,度身开药,效率低下。

        而酒精和创伤贴却是标准化的医疗品,对于不同的创伤,仅仅是用量多与少的区别,甚至完全不必精确。

        就如我们所坐的桌椅板凳,尺寸大小可根据室内空间定制,这就是所谓形散神不散。

        创伤贴若用于战争,就如同我之前手术,几乎人人都可当医者。

        既是大济苍生,师尊安排我们几位师兄弟在这列国推广,全面普及。”

        议事厅暂时沉静,每个人的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玩意的普及,能救多少人?

        万人?百万人?千万人?

        传承多少年?百年?千年?

        ……

        “贤弟,你师尊安排的几名弟子?都在哪些国家?酒精在他国何时问世?”信陵君看问题的角度却不一样。

        “师兄弟应该有四名,我也没见过。酒精问世的时间也差不多,应该相差不了几日。

        师尊教诲,人心难测。

        如若只有一人掌握着战争重器,救人不成反招祸端,甚至戕害。

        然,名弟子同时问世,如若受到荼毒,此国将永远排除的救助之列!”

        ……

        “信陵君,既然魏国也有姜楠的师兄弟,你就先回,密切关注魏国的好消息。我们还要铺排一些细节!”

        平原君才不管魏国有没有师兄弟,抓牢姜楠最实在,直接又下达了逐客令。

        “既如此,为兄就先行离去,贤弟可随时到为兄府邸做客!”

        信陵君面色阴晴不定,思索片刻,决定暂时离去,毕竟,吃相不能太难看。

        “信陵君深明大义,高风亮节,我等佩服!”赵王丹和平原君等人终于松了口气。

        “朱亥你留下,贴身护卫我贤弟!如若我贤弟有失……你知道的。”

        一句话又让众人刚松弛的心又被使劲拽了一下,极为恼怒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信陵君有救国之恩呢?

        走就走呗,还留一根楔子,关键是真楔子可以寸步不离,岂非任何机密都无从遁形?

        “主上放心!”

        朱亥胸脯拍的山响,然后狠厉的环视一众假想敌,“谁敢伤害俺姜楠兄弟,先从俺朱亥的尸体前踏过去。”

        ……

        “咳咳……我们在继续!”

        赵王丹道,“击掌盟誓有三事,这第一事修炼纯阳神功,我们已圆满解决……”

        却见信陵君去而复还,赵王丹差点炸裂……

        “嘘!一句话,私事!”

        信陵君一脸歉意,然后对姜楠道,“据说贤弟还未成婚?”

        “虽未婚,然,我已有心仪之人!”姜楠腆腆道。

        “呵呵,少年钟情,亦无不可。然,婚姻大事,非同小可……”

        信陵君一副长者的神情,“长兄如父,你的婚事交由为兄来操持,为贤弟在魏国寻一位恪守周礼、贤良淑德的美公主。”

        “(⊙o⊙)!”

        “啪啪啪!”

        平原君终于火冒三丈,桌子拍的山响,怒吼道,“信陵君,你别太过分!

        我大赵还能缺公主?姜楠的婚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信陵君根本选择无视,灼灼的看着姜楠。

        “大兄,我……”姜楠欲言又止。

        “怎的?”信陵君眉头微蹙。

        “我修炼了纯阳神功,而且年龄还小,成婚也没有意义,都不知啥时候才能突破?!”姜楠一脸腼腆。

        “哦!纯阳……,也是好事,相信贤弟早晚突破纯阳桎梏。

        呵呵,贤弟现在没有选择,只能在修行的路上,激进狂飙。

        先把婚事办了,总得有个人照顾你的后院,只要不圆房便可!”

        显然,信陵君作为战国时代塔尖巨擘,对于各种密辛知晓甚多。

        随后,信陵君继续云淡风轻,恍若天下随意掌控,“同时,为兄我遍寻天下,为你寻得极阴之体,助贤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厉害啊!

        果真是战国时代的人中龙凤,巨擘精英啊!

        看准了,便雷厉风行的,不惜血本下注!

        不管魏国是否真的存在姜楠师兄弟,先把眼前的抓住。

        一旦成了魏国的女婿,不得回去看看?不得有所表示?能不能回赵都成问题!

        ……

        而平原君气的,哆嗦着胡子,差点背过去。

        赵王丹、平原君、信陵君三人在一偏僻处商议了片刻,信陵君倒是满面春风离开了。

        只因赵王丹答应,送一桶浓酒、外加打造一套木质家居才走的,当然,具体执行,毋庸置疑落在姜楠头上。

        然,死活却把朱亥留在姜楠身边做贴身护卫。

        姜楠本欲拒绝,却被信陵君大义感召之下,无奈的屈服了。

        “你的命,不属于你自己,属于这大赵,更属于这苍生。如若你有所闪失,为兄如何向你的师尊交代?”

        姜楠一脸黑线。

        拒绝,便是不识抬举;

        不拒绝,这不等于多了个盯梢之人,自己的隐私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