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29章 跨时代的路演

第29章 跨时代的路演

        种下纯阳道胎,打通任督二脉,突破至开元境中期,姜楠也消耗颇大。

        一大盆浓稠雪白的麋鹿炖、一盘黑厚劲软的燕麦饼、一桶异香弥漫的甘醪,姜楠狼吞虎咽一阵大嚼,顿时便是周身汗水,加上体表排除的各种污渍,味道真够酸爽。

        痛痛快快沐浴一番,换上一领宽松的丝绸大袍,神清气爽。

        来到殿中,众人早已等的不耐。

        看向伐毛洗髓后的姜楠,清新出尘,温润如玉,好一个少年郎。

        平阳君赵豹更是满心欢喜,甚至隐隐担心,生怕这姜楠把他的亲孙子创伤治好!

        ……

        人群中,伫立一两鬓微白、面色如玉的男子。

        远远看去,锦衣、长弓、佩剑,长发一束,霸气内敛,却又狂放不羁。

        就那么一站,却鹤立鸡群,始终面带温和如风的微笑,眸光平淡如静水,全身上下溢动着一种难以描绘的成熟男人魅力。

        男子也目光如炬看向姜楠,微微颔首。

        姜楠电石火光之间,脑海中出现一个名字,信陵君魏无忌,魏安釐王之弟!

        去岁257年大秦铁骑围困邯单,赵国势若危卵。

        也只有如此狂放之人,才敢窃取自家兵符,联合赵、楚,痛殴围困邯单的虎狼大秦。

        虽解除了邯单围困灭国之危,但信陵君偷自家兵符惹下大祸,恐遭兄长魏王毒打不敢回家,便客居在赵国邯单。

        历史上,这信陵君两次合纵抗秦,皆为大胜,特别是第二次,联合五国狂殴虎狼大秦,直接打回函谷关,大关城门不敢应战,更是威震天下,千古流芳!

        ……

        这可是大英雄!

        姜楠快步小跑上前施礼道:“学生姜楠,拜见威震天下的信陵君!”

        “哈哈哈!好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信陵君洒脱豪迈,上下打量着,玩味道,“听说姜楠兄弟要现场展演改变战争格局之重器,为兄闲来无事,观摩一番。”

        信陵君在魏国门客三千,客居赵国虽有所收敛,各类情报也颇为通畅,这些日子,姜楠异军突起,更引起魏无忌的关注。

        至于所谓改变战争格局之重器,魏无忌是不信的。

        少年热血嘛,总是会夸大其词!

        赵王丹等人面色阴晴不定,感觉姜楠少年无状,言过其词,让信陵君看了笑话!

        “哈哈哈,这就让信陵君开开眼界,涨涨见识?!”

        姜楠浑不在意,更是语出惊人。

        平原君无奈的直摇头,与赵王丹眼神一交流:“此子锋芒太盛,妄自尊大,还需细细打磨一番!”

        ……

        赵野早已直接被抬入了宫殿,放在一案几之上,不仅就近治疗,场地宽敞方便多人围观。

        赵野趴在案几,看向姜楠,刻骨铭心的仇恨和内心恐惧不断交替。

        伤患是两处,一处在臀部,另一处是肩膀,有皆有五个深入见骨的指洞,敷着草药黑乎乎的一片。

        姜楠指着伤口道:“各位请看,伤患处已开始红肿发黑,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这是伤口即将溃烂的征兆,甚至伤患会越来越大!”

        廉颇战神,自然能看出端倪。看向伤患,接着道,“战场上,很多伤患原本并不严重,本不足以致命,

        然,只要伤口化脓溃烂,便不可遏制的红肿扩大,十有八九开始发高烧,直至死去。”

        “是极!”

        姜楠指向红肿,“红肿化脓,如同一条条看不见的毒虫在繁殖,这种毒虫我们姑且称为细菌。细菌是会裂变传染的,一传十、十传百,再加上包裹伤患的布带本身也有另外的毒虫,交叉繁殖。导致伤患越来越大。”

        “草药在治疗生肌,细菌又在破坏繁殖,只有治疗效果高于毒虫的破坏,才会医好,反之,便会恶化!

        所以,要想治疗战伤,首先便是要将这细菌杀死,没有细菌的破坏,可快速重新生肌愈合。”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深入浅出的道理,让一干大佬频频点头,一片称奇。哪怕还没有开始治疗,对姜楠的所谓战争重器已相信了五六分。

        “治疗战创的第一步,便是要将腐肉、杂质清理干净,这些更是细菌的源头。

        谁有锋利匕首,借来一用?”

        “用我的,削铁如泥!”信陵君取出一精致的尺长匕首。

        “祛除腐肉有些疼痛,你们把他摁住,不要让其挣扎,避免手术过程的二次伤害!”

        姜楠手起刀落,刨去草药残渣,削掉腐肉。

        赵野疼的哇哇大叫,“爷,姜楠这是报复我,快让他停下啊……啊……”

        众人嫌弃鄙夷的看向赵野。

        让平阳君气的直哆嗦,见姜楠成竹在胸,心头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难道此子真能将野尔治好?”

        想到此,平阳君恨不得直接杖毙了这个废物,就算治好,还是个废物。

        关键是神来之笔,飞了……

        “说,黄眉人在何处?”姜楠边说便剔除腐肉杂质。

        “啊哟哟……姜大哥……大爷……那人自动上门,我也不知在何处?轻点……”赵野惨声道。

        姜楠不为所动,手握匕首,稳健的将臀部和肩部看的见的腐肉杂质除去,直至露出鲜红,随后极其自然的将匕首放入怀中。

        信陵君见此倒吸一口冷气,看着一脸专注的姜楠,忍住没说什么。

        ……

        “这第二步,便是杀毒。”

        姜楠对旁边的内侍道,“给赵野嘴里塞一块布帕,以免他疼痛难忍咬伤自己。

        诸位搭把手把他摁住。”

        侍卫准备到位后,姜楠扒开酒囊塞子,将酒精直接倾倒至伤患。

        “嗷呜……”

        只见赵野立刻发出兽吼般沉闷的惨叫,如电击般浑身筛糠抖动,脸上立刻浮出一层虚汗。

        几个呼吸之后,赵野平息了下来。

        “刚才,诸位看到,赵野的疼痛远超刮去腐肉,可见细菌有多么的顽强。”

        姜楠再次将酒精倾倒至皮肤完好处,赵野完全没有反应,还称凉凉的,很舒服。

        “诸位可看到,没有伤患,便没有附骨之蛆的细菌,浇上酒精,便也不会疼痛。”

        ……

        “这第三步,便是敷药包扎。因空气中也存在太多看不见的细菌,如果不隔离,将会再次细菌感染。”

        说罢,将陶罐中的药膏灌入伤患处,然后贴上创伤贴,外层的丝布同样浇上酒精消毒后包在外层,然后用布带绑起来。

        “两日之后再换一次药。换药之前,同样先酒精再次消毒。保证,好的利利索索!”

        说话间,没想到趴着睡的赵野居然响起了憨声。

        众人惊愕间互相对望。

        无论何种病人,只要能进入到沉睡状态,醒来之后,会好大半,这也是常识。

        廉颇一脸激动道:“如果战场的战创,能恢复几何?”

        “只要非必死之伤,治疗及时,理论上八成痊愈吧。”

        冷兵器时代战场死人,有半数以上都是被战创所累,交叉感染,活生生的拖死的。

        “八成?不打诳语?”

        “楠,性命担保。”

        “嘶……”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胡说!”

        只见平原君平地惊雷般暴怒,“此子狂悖自大,被烈酒烧昏了头脑,胡言乱语,给老夫关起来!”

        “黑衣武士何在?”

        赵王丹顷刻间明白了什么,画风激变,上蹿下跳,“把妖言惑众的姜楠抓起来,严加看管,任何人都不得接触!”

        姜楠的心,如同流星坠落般,快速下沉!

        “完了!完啦!巴比扣啦,装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