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28章 欲练神功,必先......

第28章 欲练神功,必先......

        卷轴扉页

        纯阳神功,内外兼修,练就纯阳之体。

        无垢无漏,百邪不侵。热血如汞,至阳至刚。

        配合武技:一阳指;纯阳剑;烈火刀;焰阳掌等火属性武技。

        扉页的脚下一行小子,“欲练神功,必先自封。”

        ……

        “尼玛,差点看成自宫!如果是自宫?岂非失去了活着的意义,老子宁愿不学!”

        再翻向下看去,纯阳神功前三重,血气阳刚、重血如汞、体如金刚,分别对应炼精化气的开元、开脉、开窍三境。

        姜楠默默的将所有功法,线路图刻录在识海,并消化着。

        两刻钟后,确认没有任何疏漏,将武籍还给老祖。

        “看完了?确定要学吗?”

        “老祖,这纯阳神功,仅有三重,下面的呢?”

        “小子,等你把这三重圆满再说吧!”

        “老祖,纯阳神功和其他功法冲突吗?”

        考虑到正在修炼易筋经,而且效果甚佳,姜楠便问道。

        “纯阳相对于纯阴,所谓冰炭不同器,只要不是纯阴功法,皆不冲突,甚至相得益彰。”

        说到此,老祖也是疑惑,“然,老祖我也听闻,有惊才绝艳之大能,却将冰炭同器,而且还达成了阴阳平衡。

        至于你,资质太差,就别想了!”

        ……

        “老祖,纯阳神功内并没有武技,仅有修为如同守着金山讨饭啊?!”

        “你所施展的所有武技,都将至阳至刚,加成亦不可小觑!”

        “到哪儿才能得到武技呢?”姜楠不死心的问道。

        “闭嘴!”

        碰到这个好奇宝宝加话痨,老祖早已不耐,“这就给你种下纯阳道胎,以后能走到何种境界,都看你的造化!”

        老祖手掌一伸,如同一张无形的网将姜楠束缚,动弹不得。

        掌心直接扣住百汇穴,一股灼热的气流蛮横的凿穿百汇穴,整个脑门子嗡嗡的开始焚煮般沸腾,如同万蚁噬骨般的灼烧和疼痛。

        热流不管不顾,蛮横的顺着百汇穴流向额鼻尖经胸骨膻中穴丹田穴到会阴,又由会阴起从下到上顺脊柱回到头部的百会穴。

        这个过程如同千百根钢针穿刺,痛彻骨髓。

        瞬间,姜楠浑身电击般抽搐,整个人如同从水中捞出,只是汗液中带着粘稠的污血和杂质。

        沿途的一切窍穴、经络,被一往无前的热流蛮横的冲开,灼烧一切路过的障碍。

        “这不是任督二脉吗?老祖这是给我醍醐灌顶,硬生生冲开了任督二脉?也就是前胸到后背彻底贯通,实现纵向流通大循环。”

        任督二脉打通后,淙淙的热流开始渗入丹田,如火入油般,丹田开始焚化般燃烧,丹田在高温开始膨胀,这种疼痛在神魂中仿佛放大的数倍。

        “啊!”

        无声的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知持续了多久,

        “嘭”的一声,身体似乎解绑。

        苦尽甘来,浑身乱洋洋的,真气成了热流,在体内淙淙流动,灼烧着体内的杂质,修补着经络的薄弱处。

        整个人如同微醺状态飘飘欲仙,人与自然亲近了许多,甚至可以感知到,余温中的灵气能量。

        “应该进入到了开元期中阶!”

        原本红润的老祖,脸色苍白了几分。

        姜楠感激万分,恭敬的施礼拜谢!

        ……

        “有机会,向你魂修的师尊问好!也不枉老祖我耗费一年的功力为你疏通经脉,种下道胎。”

        “好敏锐的老祖,居然能看出我神魂的异样!”

        姜楠暗叹,随即恭敬道,“小子一定向师尊转告,再次感谢老祖栽培之恩!”

        “小子,修炼纯阳神功,至刚至阳,破一切邪佞,凶悍无比。

        然,不得破了童子功。

        当炼至大成,焚山煮海,霸道无比,好处不仅于此......

        世间,没有任何一位英雄能抵得住纯阳焚身之痛;

        也没有任何一位少女能抵得住纯阳少年微微一笑。”

        “老祖栽培之恩,楠,没齿难忘!”

        “然,对你毅力的考验,更是倍增。”

        “何解?”

        “就是……纯阳之体对女子有莫大的吸引力,纯阳少年的欲望也会更加强烈。一旦亲近,便会浴火焚身,却无法释放这洪流般的欲望,浑身真如火烧火燎般痛楚,直至自焚。

        然,此刻修炼纯阳神功,不仅可消化此种至阳欲望,还可将此转化为内力修为。”

        “啊?真的是看得见,却碰不得,更吃不得?”姜楠一脸便秘。

        ……

        “此举是为了你好!

        如同此水漏,上面接水,下面却在滴水,想把水快速蓄满,要么滴水的速度极快,要么就是把出水堵住。

        童子身,便是无漏之体。一旦破了元阳之身就如同此水漏,一边修炼,一边流出。”

        “老祖,如何才能解除呢?我姜家九代单传……”

        “打住,解除方式有三个。

        一是,所谓孤阳不生、孤阴不长,修为到了开脉期巅峰,遇见极阴之体的女子,阴阳交泰,万物化生,你二人都会获得极大的好处,。

        二是,到了开窍后期,全身多了数百个汲取能量的窍穴入口,释放些许,也无关大碍!

        三是,如果提前破了元阳之身,漏了就漏了。此生便无缘修行,做个普通人也挺好,当然寿命也仅有普通人的一半。

        “哦!事已至此!到了开窍期,我自行冲开便是!”姜楠随意说道。

        “道理是这样,只是此间……已有数百年,不曾有过修炼至开窍境的武者!”

        “噗!”

        姜楠差点一口老血,“岂非,我这辈子要守活寡?”

        “奇迹,总会有的!少年,老祖看好你!

        没想到你无体修功底,居然能修真?大运势之人啊!”

        姜楠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心中狂骂:“赵丹,我入你姥姥!”

        “好了,没到开脉期巅峰,别来烦我,你可以走了!”

        “老祖一人在此,孤独寂寞冷,小子想在此处多陪陪老祖……”

        “滚!”

        ……

        姜楠像一颗炮弹般,从岩洞内发射而出,力道恰到好处,掉落下来又稳稳的落在阴阳板上,恍若隔世!

        “这是何种手法?力道掌控的如此精确?”姜楠的内心是极其震撼的。

        马车依然在守候,正在批阅卷轴的赵王丹似笑非笑的看向姜楠。

        “丹兄,你把老子坑苦了!”姜楠坐上马车,咬牙切齿道。

        “你有啥不满的,看你浑身污臭,定然伐毛洗髓,这可是天大的机遇!”

        赵王丹也不恼,忍俊不禁,“看来,纯阳道胎极为成功。”

        “丹兄,可否求老祖给我破了这纯阳道胎?”姜楠心存侥幸问道。

        “你在想甚?老祖花费大力气为你种下道胎,又花同样的力气为你破除?”

        赵王丹不满的瞟了一眼姜楠,随即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在这几年内,你不仅可以心无旁骛的修行,更可以让你无处释放的精力用于正途!”

        ……

        “其实,我还是很感谢丹兄给我创造此机缘!

        而且感谢老祖不惜消耗内力为我舒筋通络,打通任督二脉!”

        “老祖给你打通了任督二脉?”赵王丹大吃一惊,“我从未听闻有此先例!看来姜楠兄弟真乃大福缘之人!”

        姜楠暗忖道:“老祖肯定不知晓我有龙运系统,这炼精化气仅仅是修仙的入门。

        我就不信找不到解锁办法,我更不信连开窍境都修炼不到。”

        铜车辚辚隆隆回到王宫已至申时,没想到平阳君还在大殿望眼欲穿的守候着。

        “我先洗个澡,稍后,便去给赵野疗伤,展示改变战争格局之重器!”

        问题既然发生,所有的抱怨解决不了任问题。

        姜楠又恢复了轻松愉快,“大王,可召集重臣,现场观摩我演示神奇的疗伤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