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26章 修为通天的老祖

第26章 修为通天的老祖

        姜楠连哄带骗带恐吓,说是赵姬今日受惊过度,需要安慰,叮当只好羞答答跟着姜楠的回到客街。

        这两个女子裹在一起,沆瀣一气,推波助澜,可不是一般的难搞!

        必须要分开,各个击破。

        惹得如画一阵恼恨,骂叮当没出息,整日被姜楠的花言巧语加甜言蜜语加连哄带骗,整日迷迷糊糊,智商为零,啥时候被骗了身子都不知。

        “他敢!他若不轨,我打断他的腿!”叮当柳眉倒竖,挑衅般上下打量着姜楠。

        吓得姜楠双腿一紧!

        只是,姜楠厚脸皮要和叮当同骑大白马,被叮当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姜楠无奈的回到楠鸢,骑上火烈儿,一路狂飙,瞬间超越骑着大白马的叮当。

        “你来追我吖……哈哈哈哈!”

        叮当惊愕间,在姜楠恣意的狂笑中,凌乱。

        ……

        一夜仅睡两个时辰,却神清气爽。

        神识视物从原先的十丈扩大到十五丈;甚至移物也扩大到了八丈远,三丈之内,甚至可以瞬间托起一斤重物。

        易筋经的效果非凡,一夜下来,便感觉到丹田的饱胀感,肉身之力也在快速的增长,加内力几乎接近四百斤。

        姜楠暗自咒骂着,赵丹等人把所有储存野味肉食打劫的一干二净,连作料都没剩下。

        就着面饼,喝下一盆雪白细嫩的羊腿汤,饱食一顿,就准备出发王宫。

        羊腿还是从楠鸢带回,总感觉没有野味有嚼劲。

        “要我陪你一起去吗?见证你封爵的荣光时刻!”伴随着叮当声,叮当飘然进入姜院。

        “王宫,那是狼窝。为夫可不想我家叮当被豺狼惦记,你便在此等候,待为夫回来,我们便一同去打猎,还是野味好啊!”

        “呸!真是厚脸皮!”

        一脸羞赧,娇艳如花。

        ……

        来到王宫,早已等候的内侍带着姜楠穿越朗台水榭来到一处大殿。

        老远看见赵王丹苦丧着脸。

        身旁一和平原君五六分相像的老者,义愤填膺、唾液四溅:

        “我那大孙赵牧莫名其妙身染重疾,至今卧床不起,

        二孙赵野被狂悖儒生毒打如此,竖子姜楠冒天下之大不韪,帮着秦人欺辱我大赵,连王室之人都敢欺压,大王可要为王叔做主呀!”

        平原君摇着脑袋,一脸头疼,无可奈何。

        赵王丹老远看见姜楠,眼神一亮,极不讲义气道:“姜楠,快来!你惹下的祸事,你来处理!”

        姜楠快速上前,躬身一揖:“小子见过赵室柱石平阳君!”

        平阳君赵豹听闻姜楠诸多事迹,见姜楠一副谦谦君子儒雅模样,心中的怒火降低了些许,依然冷哼道:“哼!赵野受伤极其严重,甚至有可能留下残疾,你说该如何解决?”

        “不会吧!赵野带着两个恶奴,可都是武士修为,楠,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焉能一人敌三?”

        姜楠故作一脸茫然和无辜,随即跳着脚的破口大骂,“哪个狗日的污蔑老子?”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姜楠,却又感觉姜楠说的有些道理。

        “桀桀,竖子莫信口雌黄,打滚撒泼!”

        平阳君赵豹冷哼一声,阴恻恻道,“不给老夫一个交代,老夫豁出老命也要废了你!”

        “小子先斗胆问个问题,昨日跟随赵野的黄眉武者,现在何处?”姜楠凝重道,“他对秦国质子身上做了手脚!”

        “平阳君府并无黄眉武者,不知赵野在何处结交的三教九流。”

        平阳君思索间解释道,随后怒气冲天,“竖子莫胡搅蛮缠、祸水东引,说吧,何以善了?”

        ……

        此结论和姜楠推断一致,便不再纠缠。

        随即朗声道:“传闻平阳君是这赵国少有的清醒远见之人。

        长平之战的诱因,源于我赵国的利欲熏心。

        公元前262年,韩王将上党郡割让与大秦,而上党郡守自作主张投奔于赵国,

        只有平阳君清醒的认识到赵国有多大的胃口,并识破了上党郡守驱虎吞狼之计,极力反对接收上党这个烫手的山芋。

        大是大非面前,小子极为佩服平阳君毒辣的战略眼光!”

        ……

        “尼玛,你巴结平阳君,也不用把我们的老脸摁在地上摩擦吧?!”

        一段话,说的赵王丹、平原君赵胜一脸锅底。

        平阳君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脊梁,一脸傲然:“姜家小子不错,一针见血,也足见眼力非凡啊!”

        “过奖过奖!”

        姜楠如释重负,“既然平阳君在大是大非面前如此雪亮,此事就此揭过。”

        然后看向赵王丹,“大王,我是来取武技的。”

        赵王丹和平原君一脸愕然,“果真就四两拨千斤般轻轻揭过?”

        ……

        “放屁!少给老子灌迷魂汤!没容易翻篇!”

        平阳君勃然大怒,上下打量着姜楠,眼珠一转,居然捋须很满意的样子,“我俩孙子基本都废了,念你是个人才,入赘我平阳君府嫁给我那赵小小,此事便揭过!

        你别龇牙瞪眼!

        也没有辱没了你,毕竟我那孙女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能生能养,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

        “噗!”

        姜楠一阵反胃,“平阳君,就无其他路可选?”

        ......

        “也罢!再给你一条路。赵野为你所伤,你能把他恢复为原样,便就此揭过!”

        平阳君一脸胜券在握,赵王丹手抚额头,平原君脸如黑炭。

        尼玛,这不是要吃定姜楠吗?

        “平阳君,也就是说,我治好了赵野,此事就翻篇?”

        “不留残疾!”

        “好,就此说定,一个唾沫一个钉。”

        “如若治不好,你就是平阳君府的人了!哈哈哈哈!”

        平阳君越看越满意,禁不住哈哈大笑!

        ……

        “王叔,此事便如此!这边已和老祖说好,时辰耽搁不得!”

        赵王丹当然愿意姜楠成为王室女婿,但昨日答应的武技之事已做安排。

        “不行!姜楠练了纯阳神功,岂非要让我那孙女守活寡?我还等着抱重孙呢!”

        “老三,你别过分!昨日大王才和姜楠击掌盟誓,岂能言而无信?

        平原君一脸恼怒,“再说,这俩孩子自己都没长全乎,生下的儿子岂非残疾?等两年有何不可?”

        “也罢,先学神功!谁让我是个深明大义之人呢?”

        平阳君捋须满意的看着姜楠,再次为自己的神来之笔满意至极!

        至于赵野?废了就废了,反正原本就是个废物。

        …….

        “备车,进谷!”赵王丹道。

        还要坐车啊?这得多远啊?

        赵王丹亲自陪同,二人坐上铜车,辚辚隆隆向王宫深处穿行。

        行至一刻钟,驾车内侍道:“大王,按规矩,现在要给姜楠蒙上眼睛!”

        “姜楠兄弟勿怪!”

        “无妨,按规矩办!”

        姜楠头上套了一个厚厚的布带!眼前一片黑暗。

        “我又不用眼睛!”

        神识开始,铜车进入王宫背靠的一个掩藏山洞。

        “姜楠兄弟,与老祖的所见所闻,皆为王室的最高机密,不可向外界泄露半字!”

        “怎的如此神秘?”

        “你已纳入王室重点培养的少年精英,也该知晓一些不为世间所知的秘密!”

        “丹兄请讲!”

        姜楠顺杆上爬,大王的称呼不知不觉中变为了‘丹兄’,赵丹丝毫不以为忤,甚至还有一丝欣然。

        “你可知,战国七雄打来打去,多少次命悬一线,却无灭国?”

        “嗯?!缘何?”肯定有隐藏的大秘密,姜楠呼吸急喘,“难道不是纵横联姻、犬牙交错亲戚的关系吗?”

        “联姻,在国之大义面前,用途极其有限。”

        “还有其他密辛?”

        “因为,各个国家的背后,都有老祖!他们才是国之柱石!”赵丹压低声音,一脸神秘。

        “修为通天的老祖?”姜楠大脑如中电殛,

        “此说,也不全对。老祖不得出手。一旦出手,山崩地裂,自身也将灰飞烟灭。”

        “如同各国之间都有惊天杀器?一旦到了最后,杀器一出,玉石俱焚?”

        姜楠惊呆了。

        这就如同各国都拥有毁天灭地的核武,只是数量多少而已,一旦逼急了,大家都别想活。

        “可以此番理解!然,这些年,各国老祖的力量削弱的极快,或许,再有几十或者百年,我们再无依靠!”

        “既然有了柱石,各国之间还打个甚?反正谁也干不掉谁?反而徒增了各国之战创!”

        “非也!老祖的力量和国之运有关。”

        赵丹一脸无奈,“增强国之运途有两条途径,国泰民安或者地盘扩大。

        而且,各国老祖,便是这块大陆的守护神。不仅守护着国家,还守护着这片大陆!”

        国之运途?

        龙运系统?

        姜楠再次如中电殛。

        这世界,定有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