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23章 都是为了你好

第23章 都是为了你好

        赵王丹等人走了!

        王铿父女、呼延灼父女几人站立着,呆呆的环视着姜院。

        阿房、政儿每人紧紧的抱着獒狮,眼里挂着泪珠儿,一脸委屈!

        拓跋牛整个人趴在小木马身上,似乎只有如此,才有安全感!

        一脸黑线的姜楠从内室走出,跳着脚,朝着王宫的方向破口大骂:“我入你姥姥!连老子的种酒都抢跑了。”

        “姜楠,你看,你这连坐处都没有,我们这就先走了!”

        王铿和呼延灼相视忍俊不禁。

        整个院子,扒地皮般,所有的新物件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

        一刻钟前,姜院门前来了数量牛车,一群甲士不停的从小院内鱼贯进出。

        先是桌椅板凳,包含大条桌、木箱、柜子全部搬走了;

        大铁锅搬走了;

        腌渍中的鹿肉搬走了;

        各种野葱、野蒜、山椒、花椒、菌菇、竹笋、野山药,也搬空了;

        平原君早就瞄准了逍遥椅,见到侄儿蠢蠢欲动的目光,率先吐了两口唾沫,便宣誓了主权。

        连阿房都忘不了赵王丹的嘴脸,如同一头大灰狼,笑眯眯对阿房道:“酥肉好吃吗?”

        “可好吃了!又酥又香又脆!”

        “但是,有几个和你们一般大的小朋友从来都没吃过,是不是很可怜?”

        “嗯!大兄说,好东西应该分享!你就拿两个吧!”

        “听说,你们是这条街最靓的仔!我们的小朋友可是有很多人哦?给他们一人两个可以吗?”

        阿房水灵灵的黑眼珠滴溜溜的转,“人多啊!一人一个就好了!”

        “我代这些小弟弟、小妹妹谢谢最靓的阿房姑娘!

        这是大弟的…….二弟的……三弟……五十弟……”

        看着越老越少的酥肉,阿房眼里浸着泪珠,却倔强的没有阻止,谁让我是最靓的仔呢?!

        “你看,只给弟弟,不给妹妹,太不公平了。这是大妹的……二妹的……三妹的……三十妹的…..”

        “你妹的,你能不能给我们孩子留几个?”

        姜楠看着泫然欲泣的阿房,不忍道。

        “呵呵呵,你要是喜欢我妹子,我还真可以给你许配一个。”

        赵王丹对着姜楠皮笑肉不笑道。

        姜楠立刻想到赵小小、赵琳,极不讲义气的走了,眼不见心不烦。

        “给你们三人每人留一个。”赵王丹十分温和的摸摸阿房的脑袋,“唉!剩下的都不够弟弟妹妹分,

        叔,太难了!

        阿房总觉得不对,又不知哪儿不对。

        反正,三个小伙伴每人手里塞一个,剩下的连簸箕都端走了。

        赵王丹蹲下身子,目光贪婪的盯着院落中自嗨的獒狮,再次如沐春风般:

        “女孩子家,不要玩獒狮,他会伤主人的。等叔替你把獒狮养大,再还给你好不好?”

        天真,不意味着傻。

        阿房、政儿大吃一惊,唤来吞天和哮天,死死的抱着獒狮,一副谁敢抢就来拼命的样子。

        赵王丹这才悻悻作罢!

        ……

        更让姜楠震惊的是,廉颇居然炯炯有神的打量着火烈儿,无视火烈儿的滔天怒火,一脸贪婪。

        “廉颇将军,火烈儿是我的命,万万不可!我送你两把绝世神兵!”

        “是何神兵?”

        “三棱短刃,近战杀人利器!”姜楠不舍的解下两把短刃。

        “不错,真还不错。”

        廉颇兴致勃勃的把玩着短刃,一脸鄙夷道,“然,两把短刃远远比不上火烈儿吧?”

        “啊?(⊙o⊙)”

        姜楠惊呆了,“合着,这火烈儿就该给你?”

        连荀子都看不下去了,“老将军还要脸呼?”

        “又不白要。”

        廉颇翻翻眼,悻悻道,“我可以把孙女廉淼淼介绍给姜楠,我那孙女,可是沉鱼落雁……”

        “噗……”虞卿差点喷了,“你那孙女,没有缸高,比缸还粗……哪有我女儿虞美人……”

        ……

        “行了,我们都是君子,怎能如山匪般,见啥拿啥?!”

        平原君一副正气凛然,环视了一圈,“好像是刮干净了,也不剩啥了!”

        “(⊙o⊙)”

        “少年,这也是为你好。所谓少年,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平原君环视了一圈,一脸鄙视道,“连个坐处都没有,我等先行告辞了!”

        终于走了。

        ……

        姜楠欲哭无泪,长长的舒了口气。

        走出大门的赵王丹有再次返回,亲热的握着姜楠的手:“这帮土匪太过分了。

        东西有点少,狼多肉少,不够分!我,太难了!”

        姜楠受伤的心稍缓,却见赵丹继续道,“尽快恢复,过几天,我们再来!”

        “噗……”

        姜楠面部肌肉不由自主的抽动,差点一个趔趄,“尼玛,还来?

        ……”

        之后,一旦阿房、政儿一旦顽皮,姜楠便道:“你再淘气,明天那个大灰狼叔叔又要来哟?”

        两小儿便一脸惊恐,仿佛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幸好,这些土匪还要点脸面,没有乱翻,否则发现连通赵姬的秘道,而且马具和一些新玩意都藏在这还了得?

        ……

        “我们都走吧!”

        呼延灼看向叮当,似笑非笑道,“他这啥吃的都没有了,你们还留此作甚?”

        “你们两个心地善良的仙子,不会如此现实吧?”

        姜楠伸出无力的手,故作一脸悲怆,仿佛天人永隔般,“你们就不能安抚一下我受伤的心?”

        “唉!他也蛮可怜的,我就留下来陪她说说话!”叮当低头红脸,摆弄着衣衫道。

        “我也留下来陪陪叮当。”如画不知作何想,也留了下来。

        王铿、呼延灼二人相视无奈一笑。

        “明日,让木匠再来一趟,重新把家具打起来!”王铿又环视着空空如也的小院,忍不住笑道。

        “我也安排几个木匠,效率会高些!”呼延灼哪里还能放过偷师学艺的机会,主动请缨。

        ……

        二女席地而坐。

        姜楠又窸窸窣窣一番,取出一水囊好酒,每人倒了一爵。

        “就知道你留有后手。”

        叮当端起酒爵浅浅品了一口,脸上立刻升腾红晕,“如此好酒,如画妹妹也少许品上一些,可多些飒爽之气。”

        “好烈性的酒。”

        王如画浅浅品了一口,立刻面若桃花,轻语关心道,“你的封地食邑五万户,无论欲推行任何构想,都需一个精于内政的高手,帮你细细铺排打理,你是作何考虑呢?”

        此女说的极有道理,而且还真是个软肋,姜楠总觉得如画在挖坑,也不顾了许多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如画便是啊!”

        “公子运筹帷幄,奴家铺排打理,公子主外,奴家主内,天作之合啊!”

        如画一脸娇憨,明媚动人,让姜楠心中的烈马又开始驰骋。

        浅浅了品了一口美酒,却继续轻飘飘道,“问题是,我以何身份站在你身边呢?”

        “高手啊!撩汉的高手!又绕回来了!”

        叮当双眼喷着小火射向姜楠。

        “你们都是极品女子,一人一武,珠联璧合。”

        听此,二女都是一副玩味的神情,“然后呢?”

        管他三七二十一,迟早都要面对,死就死吧,总要试一试,“你们一左一右,一文一武,一起来帮我!”

        “咯咯咯咯……”

        如画笑的花枝乱颤,转瞬面色一冷,“呸,轻浮,狂浪,想得美!”

        “你就是个色痞!”叮当双眼喷着小火,“还想共效于飞、享齐人之福?做你的大头梦吧!”

        二女居然手拉手联袂走了。

        “唉!我就知道是这样!”

        姜楠无力的伸出手,无奈香风渐行渐远,留下垂头丧气的姜楠,喃喃自语道,

        “这个时代何止齐人之福啊!这不是这个时代的福利吗?”

        “一网打尽,难度忒大,改变策略,各个击破!”

        却见叮当又闪了回来,姜楠刚欲笑逐颜开,

        却见叮当恨恨的拿起酒囊,狠狠的剜了姜楠一眼,毅然决然,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串清脆的叮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