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21章 跨时代的饕餮盛宴

第21章 跨时代的饕餮盛宴

        “此子沉溺女色,有长歪的风险!”

        “此子奢靡享受,我等绝不可袖手旁观!”

        “绝不可听之任之,任由其疯长!”

        “现在加以管束还来得及!”

        “我们先享用舌尖上的美食,完事后再炮制他!”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又吃又拿,还要搞人家,不太好吧?”

        “桀桀,只要出发点是为他好,为大赵好,作甚都不过分!”

        赵王丹和平原君居然电石火光间,默契的完成交流,并且达成了惊人的统一。

        “二位都是我大赵的商业柱石,勿慌,勿怕!”

        平原君目光扫过王铿和呼延灼,又看着一脸贱笑的姜楠,“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年轻,就是好啊!我赵室断不会棒打鸳鸯,更不会横加夺爱。

        然,此子现在是无父无母,所以才如此般无拘无束的放飞自我。

        长此下去,便成为那折翼的雄鹰,稍后,我们所做一切决定,皆为他好!”

        ……

        忍耐了许久的食欲,终于开饭了。

        姜楠恋恋不舍的松开二女的手。

        这看手相,即便绞尽脑汁、搜肠刮肚,也算不下去了,否则已经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虞卿、廉颇、荀子也得到了通知,赶到姜院。

        再加上赵王丹、平原君、呼延灼、王铿、姜楠,正好八人,坐在八仙桌上,而叮当、如画每人胸前挂了一个布裙,被姜楠称为围裙,客串起招待。

        王铿、呼延灼极不自在,这可都是赵国军政学的巨擘,同时,开始对姜楠重新评估。

        赵王丹首先表态,此番并非朝会,更非议政,大家都只有一个身份,姜楠的客人,敞开了享用一番这舌尖上的美食。

        气氛才松懈缓和下来。

        ……

        叮当和如画,先将每人的面酒爵斟满。

        馥郁醇厚的酒香,立刻充满了房间,众人几乎一个动作,端起酒爵,快速的抽动着鼻翼:“这是甚酒,怎的如此馥郁香甜?”

        “饭前,先品酒。”

        姜楠洒然道,“品酒如人生,可品出人生百态、各种滋味!在舌尖回味三圈,在缓慢吞下……”

        众人早已急不可耐。

        “少年就是穷讲究,光闻这酒味,就吊足了老夫酒虫,我就一口吞了!”廉颇大刺刺说罢,端起酒爵,鲸吞牛饮般,一饮而尽。

        却见双眼立刻如铜铃,脸色顷刻红润的发紫,两三个呼吸后,张开大嘴,长长的吐了一口酒气。

        “直娘贼,真够烈的。我是个粗人,说不出道道。

        在嘴里如同馥郁的甘泉,落入喉咙如同铁砂刮了一道,掉到肚子里,像扔进了一块红碳,直接逼向五脏六腑,吐出口酒味,又甘又香。直白说,真他娘的好喝!”

        “此酒,浓烈、极致。”

        荀子徐徐吐出一口酒气,“如同读过一本绝世佳作,酣畅淋漓。”

        “入口绵、落口甜、回味悠长、口留余香。”

        虞卿也是喝的过猛,满脸红润,“又如同我家小女弹奏,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一爵下肚飘飘然,赛过活神仙。”

        平原君圆睁的双眼这才恢复正常,“感觉酒从喉咙掉进胃里之后,一股热流直冲天际,duang的一下,天灵盖冲的嗡嗡作响。”

        ……

        “丫头,再来一爵?刚才饮酒过快,没品出味?!”廉颇道。

        “大人,此酒,一顿饭最多三爵,第二爵放在用膳中间。”叮当泉水叮当道。

        “我不用膳了,就喝酒!”廉颇倔强道。

        “大人,先品第一道菜,如果觉得菜不够美味,任由大人饮酒!”如画软糯道。

        一胡女端出三个大铜碗,分别是红亮的米醋、黄亮的卵蒜泥、深绿色的油炸野山椒花椒泥,

        迅速分在每人面前的小铜碗内。

        “此为油碟,也可称为调和,喜欢极致口味,可将肉食放入面前的油碟蘸一蘸,鲜香麻辣,味美无比。不喜麻辣,直接吃,味道同样鲜美。”

        另一胡女端上一大陶盆雪白粘稠的山药麋鹿炖,上面漂浮着一丝丝油绿的野葱丝,丝丝的热气鲜香无比。

        “寻常人家,无法做到达官显人家庭人人独立案几。”

        姜楠指着热气腾腾的炖肉,“这种吃法,如同一家人,围坐共食,普及开来,每个寻常人家都可如此。”

        ……

        “一家人围坐,不仅热闹,更亲近了许多,甚好!”

        廉颇豪爽道,“我来试试你这个油碟,老夫连烈酒都不怕,还怕辣?我先来!”

        “用不着老将军试菜,仅看品相,定是鲜香无比,同吃!”虞卿馋涎欲滴道。

        众人蘸着油碟,一口下去,涕泪满盈,额头渗出虚汗。

        满座充满了“嘶嘶”的声音。

        姜楠好意提醒道:“直接喝点汤,解辣。”

        “不用!逮的很。”

        “真爽快!”

        “酣畅淋漓,痛快啊!”

        “鲜香麻辣,舌尖上的美食啊!”

        “没想到,这野山药,又绵、又清香,味道竟如此鲜美。”

        “野山药,漫山遍野都是。健脾养肾,和麋鹿肉共同熬制,大补!”姜楠道。

        ……

        “各位大人,此菜名为野山鸡炖蘑菇!”胡女上了第二道菜。

        第一盆麋鹿炖山药,连汤都不剩,第二道上刚呈上,众人便开始狼吞虎咽、饕餮大嚼。

        “从未吃过如此入味入微的鸡肉……”

        “这便是铁锅烹制,所以如此入味……”

        “没想到,这蘑菇如此味美,甚至比鸡肉好吃!”

        “哎,虞卿,你是读书人,吃相怎如此粗鄙不堪?”

        “廉颇,要脸呼?怎的把盆端了?”

        “有些菌菇是有毒的。但是,无毒的蘑菇,不仅味美,同样是大补!

        只要辨识清楚,漫山遍野都是山珍野味!”姜楠道。

        ……

        “各位大人,此菜为山笋炒兔肉。”胡女端上第三道菜,并报上菜名。

        “逮……这山笋居然有种淡淡的清香甘甜,嚼起来又脆又爽口。”

        “爽……这兔肉,又糯又细腻。”

        “过瘾……”

        “这山笋和野兔,都是野生资源。只要不是杀戮性捕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姜楠道。

        “何为杀戮性捕猎?”

        “猎有猎道。凶兽捕猎,是为了吃,吃多少,捕猎多少。从未见过雄狮,因为强大杀戮后留下一片尸体。捕猎,仅仅是为了吃。”呼延灼补充道。

        “直娘贼,大秦虎狼坑杀我大赵40余万,野兽不如。”

        ……

        “我们给各位大人斟第二爵酒。”叮当和画心再次将酒斟满。

        “此酒馥郁醇厚,堪称极品美味。可我大赵正修养生息,没有多余粮食酿酒啊!”赵王丹叹道。

        “赵室正在考虑,是否禁酒?!”

        平原君说话间,却意味深长的看向姜楠,“奢侈糜烂的生活,只会消磨少年的意志。”

        “酒是禁不掉的。”

        姜楠想起前世漂亮国禁酒的失败,“商业的问题,有自身的规律,交给商业解决。”

        众人愕然的看向姜楠。

        “从商业角度讲,需求即商机,无需一棍子打死。”

        姜楠摩挲着酒爵继续道,“如果各位大人认为酒乃消耗意志奢侈之物,不如大量生产,卖往秦国,或者其他敌对国,我大赵多了储备,同时消耗了他国意志。”

        “可我大赵粮食连食用都不足,哪儿来的粮食酿酒?”虞卿眼中的亮色随即黯淡下来。

        “酿酒,不一定是粮食。漫山遍野的野果,百花,皆可酿酒!”

        没有原酒来源,自己的大济苍生计划,必将受阻。姜楠一脸自信道,

        “让民众农闲期间,采摘野果,全部卖给猗顿或者呼延氏,百姓多了收入,我们再把酿制好的浓酒销往他国,这叫搞活经济!”

        “此事,虞卿再推敲一番,只要是利国利民之事,就是大好事,全力支持!”

        赵王丹看着空空如也的陶盆,“赶紧继续上菜!”

        ……

        “此菜,野葱烧大河鲤。各位大人每人一尾!”胡女再次介绍菜品。

        “此鱼做的外焦里嫩,又鲜美无比,是何工艺?”

        “先在铁锅内用高温油脂煎的双面金黄,然后烹煮。”

        “难怪嚼劲十足,又入口即化!逮。”

        “这,江河湖海,盛产各种海鲜野鱼。扑鱼方式得当,百姓又多了一道口腹之欲。”姜楠道。

        “听说你给猗顿氏介绍了各种扑鱼工具的做法?”平原君道。

        “姜楠,大才。标准化、流水线、模具化,让我们各种渔具生产,效率提高了数倍,这又是一项惠及百姓的善事。”

        ……

        “大人,这是烤山鸡、烤野兔。和以往不同的是,山鸡、野兔被各种作料腌渍了一天一夜,更是一番风味。”

        众人看着热气腾腾,金黄流油的烤鸡兔,尽管肚皮滚圆,奈何受不住香味。

        又是一波狼吞虎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