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20章 这条街最靓的仔

第20章 这条街最靓的仔

        平原君目瞪口呆的看向院内的姜楠,嘴不断的张合着,带动着哆嗦着长须,喃喃道:

        “大好时光,不读书,不做事,如此奢靡享受之少年竖子,实乃罕见。我大赵,断不可形成此风!”

        “也难怪,此子既不愿出仕,也不愿学问,”

        赵王丹一脸玩味,似乎又一丝羡慕,喃喃低语道,“如此神仙活法,换我也愿意!尼玛,真让寡……让老子也羡慕啊!”

        院落突兀出现几人的动静,终于惊动了聚精会神调情美女的姜楠,看向几人。

        见除王铿、呼延灼外,还有平原君和一贵气逼人的布衣青年,先是一愣,刚欲起身,

        “勿动,定!”

        却见平原君手指一指,随即道:“无需陪同,无需解释。我等随意看看,猜猜这些物件何用?”

        三个孩子来了一群器宇不凡客人,便停止了喧闹,规规矩矩的坐在凳子上,排排坐。

        赵王丹看向几个孩子,连连称奇:“孩子的坐姿怎的如此端庄?如此精神?”

        阿房倒也不惧,大大方方,口齿伶俐道:“大兄教诲,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

        席地而坐,人不舒展,身子会变形。此种桌凳,方可让人人都坐如钟。”

        “嗯,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好!甚好!”平原君满意捋须,又慈祥道,“大兄还教了甚?你来回答?”平原君指向年龄最小的稚子,政儿。

        赵政丝毫不惧,声音稚嫩却抑扬顿挫:“先生教我,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

        赵王丹和平原君瞠目结舌,内心却掀起惊天海啸。

        平原君道:“朗朗上口,字字珠玑,短小精悍,易学易懂,堪称稚子启蒙神作啊!”

        赵王丹道:“三字短句,蕴涵深刻,稚子可塑性最强,如果能在我大赵普及,打小便能知是非、明事理!”

        “我也会,我也会。”

        不足六岁的拓跋牛不待来人考究,便中气十足朗朗道,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闰余成岁,律吕调阳。

        云腾致雨,露结为霜。

        ……”

        赵王丹呼吸急促:“不同年岁,因材施教,少年姜楠,大才啊!”

        却见平原君胡须急促抖动,咬牙切齿道:“荀子,枉为人师,不当人子啊……”

        “王叔何出此言?与荀子何干?”

        “如此惊才绝艳之少年,荀子居然允其辞工,任其如此奢靡享受,不当人子啊!”

        平原君捶胸顿足、义愤填膺。

        “是极!暴殄天物,明珠蒙尘,如此天才被雪藏,荀子,枉为人师,不当人子啊!”

        赵王丹咬牙切齿,同仇敌忾。

        若荀子在此,定大呼:“冤枉啊,冤枉!谁知此子竟如此藏锋?”

        ……

        王铿和呼延灼满眼放光的打量着新制家具,忍不住“啧啧”称奇,内心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太简洁了!”

        “太实用了!”

        “极致节省!”

        两位都是大商,一眼便看出了端倪!

        “此大木几,没有精雕细琢,更没有画蛇添足的雕龙画凤,方方正正、规规矩矩,简洁、实用、节省,没有一丝多余,却将物件的实用性淋漓尽致呈现。”

        “铿兄,来坐坐试试?此方木还有靠背,坐着,端的是伸展舒适!”

        “咯咯咯……”

        阿房不停的向嘴里塞着金黄的零食,见几位叔伯啥都不认识,便得意介绍,“这个大木几,大兄称为长条桌;带靠背的称为椅子;不带靠背的,称作凳子。”

        “正屋的方正木桌,叫方桌,对吗?”王铿饶有兴趣问道。

        “禀大人,正房也可叫方桌,”

        却见骑着心爱的小木马满院子驰骋的小政儿,哒哒哒的飞奔而上,“然,先生称呼的更好听,叫八仙桌,正好配八把椅子,围坐在一起,便是八位仙人。”

        “我这女婿,鬼点子就是多,奇思妙想便化腐朽为神奇。”

        呼延灼看似责怪,脸色一片尽显傲然,语气却无可奈何的样子,“叮当这草原一枝花,也就这样吧!”

        “嘶嘶……”

        王铿倒吸着冷气,恨恨道,“老子有个想法?”

        “甚?”呼延灼疑惑。

        “老子想用鞋帮子呼在你脸上。”

        王铿炯炯有神的四面环视,“桌椅板凳堪称极简主义,可大可小,用途极广,可广泛在世间普及啊!”

        ……

        “阿房姑娘,能跟大叔分享你的食物吗?”

        呼延灼见阿房几个孩子,不时的向嘴里塞的金黄食物,似肉非肉,香味奇特,终于忍不住开口。

        “吃吧,可好吃了。又酥又脆又香。”

        王铿和呼延灼每人取过一块,“咔嚓咔嚓”大嚼,双眼圆睁,

        “这分明是肉,味道怎的如此丰富?大叔再尝一块?”

        呼延灼大嚼间嘟囔道,“我咋说,叮当这女子天天往姜院跑?如此这般,连老子都想住在这里!”

        “从未吃过味道如此丰富,又如此酥脆的食物,此物叫甚?”王铿好奇问道。

        “此物,大兄说叫酥肉,可好吃了!”

        阿房一脸鄙视,感觉这群土老帽,啥都不知道,“我们就凭这一簸箕酥肉,便成了这条街最靓的仔,被孩子们奉为孩子王!”

        忽闻膳房内刺刺拉拉的声音,辛香更加浓郁,二人惊奇看去,“这,便是姜楠所说,正在烹制的的舌尖上的美食?”

        ……

        二人来到膳房,却见赵王丹和平原君也在膳房四处翻转着坛坛罐罐。

        胡婶等人正在铁锅内正翻炒着菜肴,冒着丝丝的青烟。

        “没想到,同样的食材,经过这铁锅烹制,味道如此的丰富鲜美。”呼延灼不禁感叹道。

        “如此高温,作料迅速浸入食材之中,难怪无论是素食还是荤食,甚至荤素同烹,味道才如此丰富。”王铿目光炯炯。

        “这,便是姜楠所说,舌尖上的美食之秘?这些罐罐内,分别是各种作料,都来自野外山林。”平原君惊叹道。

        “民以食为天。没想到,漫山遍野居然有这么多可食之物,蘑菇、山药、山笋、莲藕……

        这,一定程度将解决我大赵粮食之困啊?!!此为国策啊!”

        赵王丹呼吸急促,手舞足蹈,满面红光。

        “也难怪此子不加隐晦,独爱美食、美色。居然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发掘出如此多的可食之物,真的是个人才啊!”呼延灼感慨道。

        “呼延先生,那厮身边的女子,可是你家的女子?”平原君突兀的面色一沉道。

        “是我家小女叮当?他们感情很好,怎么?”呼延灼心中一沉。

        “约束好你家女子,不可魅惑少年。”

        平原君疾言厉色,“这姜楠血气方刚,稍被诱惑,便会陷入无边的情山欲海。

        天才坠落,我饶不了你!”

        “平原君,冤枉啊!”

        呼延灼一脸气郁,丝毫不讲义气,“分明是姜楠那厮脸皮极厚,勾引我家女子啊!”

        “哦!这样啊?!”

        平原君探出脑袋,看见姜楠正在和两位美少女调笑,开心满足之至,居然对所来客人真的就不管不问,平原君没来由的面皮肌肉抽动,带动着雪白的长髯快速抖动。

        而王铿、呼延灼出门看向姜楠,瞬间就不好了,目眦欲裂。

        只见此子煞有介事、故作一本正经,居然一手一个,分别握着如画和叮当的柔荑。

        更惊奇的是二女满脸羞红,却乖顺的让这厮握着粉嫩的小手,任由轻薄,而二女时不时眉头紧蹙、时不时笑靥如花。

        平原君与赵王丹交换了一个眼神,微微颔首,这也是叔侄俩多年来形成的默契。

        而王铿和呼延灼心里扑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