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18章 敢耍流氓会很惨

第18章 敢耍流氓会很惨

        姜楠这才来到奄奄一息的麋鹿身边,拔出三棱短刃,插向脖颈,结束了麋鹿的痛苦。

        看着飚射的血液,姜楠心中一动,鹿血大补啊!

        而且还是如此新鲜的鹿血。

        果真,滚烫的鹿血还带有着腥甜,喝入腹中,如能量炸弹般向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迸射。

        再次,插出一个血洞,示意火烈儿一起。

        一人一马两个脑袋挤在一起,大口的吞咽着。

        直到再喝不下一滴。

        多日来巨量血气的补充,加上滚滚的鹿血在体内流动,体内突突的横生出一种力量,似乎想找一个出口宣泄。

        “练血化精、炼精化气!”

        “凝神静气、抱元守一”

        姜楠盘膝而坐,按易筋经的心法,进入到修炼状态。

        在易筋经修炼状态中,横冲直撞的巨量血气如同训练有素的士兵,按照指令顺着经络高速流动,滚滚的热流转化为精元,冲向四肢百骸,然后万流归宗汇入丹田。丹田开始胀痛。

        姜楠身躯表面形成了一道道看不见的气流旋涡,周边的灵气以可见的速度朝姬天歌涌来……

        丹田开始撕裂般胀痛,随着刺痛的加强。

        忍住疼痛,一次次的冲击,体表随着汗液、血污,排出了一层厚厚的杂质。

        “嘭”的一声,似乎打破了一道身体的桎梏,身体突然松绑,浑身轻松,与世界亲近了许多,感觉整个人有种飘飘欲仙飞翔的状态。

        “丹田内似乎多了一个有生命力的东西,难道是先天一炁?”

        “没想到,活性十足的鹿血,有如此大的功效,居然突破了。”

        尽管不知是何种境界,但浑身每处都极尽舒适,甚至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活力。

        姜楠起身,随着一阵炒豆子般的爆响,气感十足,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忍不住一声长啸,震彻山谷!

        体表的血污和腥臭,意味着,此次的伐毛洗髓、脱胎换骨功效非常好。

        痛痛快快的在溪水中冲个澡,皮肤散发着白玉般的润泽。

        饱饮鹿血的火烈儿,撒欢狂奔,消化着鹿血的能量,恍然间感觉,火烈儿也变了,体型并没有变化,似乎神俊了许多。

        姜楠再次试着拉弓,二百斤的弓,凭肉身之力轻松拉开。

        按体修的标准,应该进入了武生境界。

        自己不再是单纯的儒生,还是武生了,加上内力,以及身体的柔韧性和品质,综合实力应远超普通的武生。

        “我们该回家了,满载而归!”

        姜楠砍了些树枝,做了个树枝爬犁子,将麋鹿、两头狼和野鸡野兔一捆,让火烈儿拖着。

        来到宽阔平坦处,火烈儿果真神异,姜楠跃身上马,爬犁子尘土飞扬。

        ......

        夕阳西下之时,终于回到客街。

        街道流动的人群,看着拉满猎物的姜楠频频称奇,不时的有街坊邻居热情的打着招呼,双眼更是热烈渴望的看向如马匹般大小的麋鹿。

        “上我家来,分而食之。”

        考虑到如此多的肉食,不易存放,便豪爽的招呼着众人。

        立刻,几十人围在姜楠,浩浩荡荡的回到小院。

        老远看见站在门前的叮当、阿房等人,各个双眼如红肿如蜜桃般。

        “大兄回来啦!”

        “姜先生回来啦!”

        前面是阿房飞奔而来,紧随其后的是穿着开裆裤的政儿迈着小短腿狂奔。

        最后是两头小獒狮,绒球似的的滚动。

        而叮当似乎长长舒了一口气,扭过腰身,只留下一个倔强的背影。

        “叮当,为夫打猎,满载归来,还不来接应?”

        姜楠看见门前的叮当十分开心,大吼一声。

        却见叮当明显一个趔趄,跺跺脚,咬牙切齿头也不回,便进入了院中。

        阿房乳燕归巢般扑进姜楠怀里,紧接着,小短腿政儿也扑了过来。

        左右双臂,一边一个,如同得胜归来的大将军,迤迤然回到小院。

        胡婶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姜楠交代几声,胡婶听说要把肉分给街坊邻居,十分不乐意,但依然组织一大圈认识不认识的邻居,扒皮清理。

        “居然打了两头狼?这可是成年狼啊!”

        “你慢点……不要把狼皮弄坏了。”

        “看你,笨手笨脚的,鹿皮值钱着呢!”

        “哪个浑人,偷摸老娘屁股?……”

        “哈哈哈哈!”

        ……

        姜楠趁人注意力都在猎物上,将马鞍、马镫卸下,抗进内室藏于秘道。

        进门却看见一夜之间憔悴清减了许多赵姬,姜楠一愣:“阿姐,你这是怎么了?难道……”

        赵姬直接扑过来,抓着的衣衫姜楠,疯狂的捶打着:“阿楠,你这一天一夜的去哪儿了?

        阿姐都快急疯了……

        你要是出事了,让阿……让阿房怎么活啊!你知不知道,阿房、政儿有多担心你!”

        一旁的叮当冰蓝的双眸喷着小火,还带着无限的委屈。

        “我,再不是前世独来独往的姜楠,这里有亲人,有家人,有需要守护之人,肩上多了沉甸甸的责任。”

        姜楠内心涌现出满满的感激和温馨,同时充满了自责。

        “阿姐,都怪我!刚驯服火烈儿,一撒欢跑远了,就去顺便打猎了。”

        赵姬目光涟涟的上下打量着姜楠,伐毛洗髓后,姜楠愈发的清新出尘,浑身血渍的衣服也遮掩不了儒雅气质,赞叹道:

        “你变了,是气质变了,而且有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你成武者了?听说你打回来很多猎物,还有两头狼?”

        “呸!谦谦君子?!”

        叮当气鼓鼓道,“阿姑,你别被他虚伪的外表骗了,他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打了多种野味,顺便采集了多种野菜。明日将大排筵席,呈现跨时代的饕餮盛宴!”姜楠一脸自信。

        改变世人气运,最佳切入点便是改善生活,明日将递交第一份答卷。

        “何为跨时代?”赵姬十分好奇。

        “就是所有人,包含王室、世家贵胄都没有吃过的美食!”姜楠一脸自信。

        “我相信你!你的师尊定不是这方世界之人!”

        赵姬看着虚空,似乎想起了少女时代的草原,“雏鹰,迟早要驰骋于天空。

        以后想打猎,不可单独去,让叮当陪你一道,她可是初阶武师。你们可以切磋一下,我去看看吃食。”

        走前回首,眉梢一挑,“你懂得!”

        ……

        “谁惹我的叮当了?看把我的叮当气成什么样子了?”

        姜楠看着气鼓鼓的叮当,故作一脸无辜、一脸真诚样子。

        “啊?没脸没皮,谁是你的……”

        叮当狠狠的白了姜楠一眼,恨恨道,“阿姑以为你想不开自杀了,将我好一通埋怨!

        我就说,如此厚颜之人,如何可能自杀?”

        “不会吧?!来,为夫抱抱就算道歉了!”

        “呸,真是厚脸皮!”

        叮当面色一红,看着姜楠侵略性的目光,叮当惊吓的跳向一旁:“你别过来,你顶多是武生,我可是武师,我可是超厉害的?”

        此场景像极了,一头无畏的平头哥,对着美丽的花豹跃跃欲试,而花豹居然在谨慎的躲闪。

        “叮当都是武师了?岂非能把为夫打的满地找牙?”

        姜楠说话间一脸皮笑肉不笑,“要不要为夫教你一套极为霸道的功法?练好了,不仅柔弱无骨,还能坚若磐石!”

        “你能不能不流氓?不许说为夫!”

        叮当一脸羞赧,还是忍不住好奇道,“是不是政儿他们学的易筋经?政儿都能引气入体了!”

        “引气入体?真气淬体?政儿根骨极好!”

        关于武修,姜楠并没有完整的体系,还是有些吃惊,“你也是武修吗?”

        “自小,有一高人见到我说我的血脉特殊,教了几天,反正不是体修。

        关于修炼,叮当讳莫如深,“然,关于修炼功法,却不能泄露半分。”

        “我看你佩剑,能耍一套剑法吗?”

        “这里施展不开,稍后院中无人了,我来耍一遍!”

        “要不要学易筋经?”

        “可以吗?”

        “当然了!师尊虽然叮嘱,功法不能外传,你又不是外人!”

        “呸!不怀好意,我不学了!”

        “等等,算了,我就破个例,传给你了!”

        看着喜笑颜开的叮当,姜楠又恶作趣的补充一句,“反正,我的心上人也不是外人”

        “你又开始乱讲!”叮当霞满双颊,却是满心欢喜。

        “我能不能住在你心里,是你的事。然,你无法阻挡,我把你关进我心里!”

        如此清新别致的情话,不要说听过,连书里都没见过,听得叮当心中的小鹿撒欢乱撞,嘴上却抗议道:“不许将我关起来!”

        ……

        叮当悟性极高,易筋经心法一点就通,并连连称奇:“感觉这套功法的确不简单,品级很高!”

        “武技的品级是怎么回事?”姜楠好奇道。

        “武技的品级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天极最高。每个等级又分为上、中、下三品,易筋经起码是玄级。”

        “在哪儿可以找到武技?”

        “不知!”

        叮当摇摇头,幽幽道,“估计王室有。民间,没见过!玄级,已然是很好的品级,甚至是有些隐世宗门的镇派之宝。

        记得小时候,师父有次喝醉了,吟唱道,

        ‘仙凡苍茫,思之如狂,道阻且长,婉若水中央。’

        我总觉得,很多大能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也带走了世间的功法。”

        “啊?!”

        姜楠感觉心头重击了一下,“我也有这个感觉,神仙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仿佛是灵气余温时代。”

        “你师尊没有给你说过这些?”叮当好奇道。

        “我那师尊,我都不知见到的是真人,还是在梦中?!但,总会给我留下一些清晰的记忆,包括这易筋经。”姜楠有开始信口胡诌。

        “我怎么感觉,你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叮当一脸狐疑道。

        “噗……”

        姜楠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干脆岔开话题,“你还要不要练易筋经?我来教你身法。”

        ……

        叮当不愧是武修出生,悟性和身体的柔韧性极佳,居然做的很到位。

        当然,姜楠作为极为负责任的师父,一再强调,必须手把手教才觉得能传出神髓。

        “哎哎哎……爪子,往哪放呢?”

        “哎哎哎……爪子,往哪碰呢?

        “哎哟……疼疼疼,松手?”

        姜楠疼的龇牙咧嘴,“哎?以前咋没见动手?下手真够狠的?”

        “嘻嘻……恭喜你,你现在是武生了!”

        叮当心情是相当愉快的,“师父告诫,我不得对非武者出手。之前,让我吃了大亏。

        以后,你敢对我不轨,别怪我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如果有非武者的流氓欺负你呢?”

        “呵呵,之前,你顶多也就是嘴贱,如果真敢耍流氓……很惨哟?!”

        ……

        月光缭绕,春风习习。

        叮当玉手抻出背上的青剑,手腕轻轻旋转,青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

        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

        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

        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蝴蝶翩跹、美轮美奂。

        作一飞仙之状,随即把手中的青剑甩出,正中剑鞘。

        “彩!”

        姜楠大吼一声。

        “彩!”

        三个稚嫩的声音齐呼,三双亮晶晶的眼神中充满着渴望。

        “政儿,快回去睡觉了,明日有贵客盈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