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17章 火烈儿,冲击......吧!

第17章 火烈儿,冲击......吧!

        新一轮的太阳正冉冉升起。

        当第一缕金色的曙光照在一只黄金狮身上时,狮子醒来了,它抖了抖身上的毛,望着太阳对幼狮道:“羚羊的血肉好吃吗?如果你不想被饿死,现在开始奔跑,能追得上跑的最慢的羚羊,你才有活下去的权利”。

        在同一时候,一只羚羊也醒来了,它望着升起的太阳对小羚羊道:“孩子,不许偷懒。你要成为跑得最快的羚羊,只有这样才不会落在后面,被狮子吃掉”。

        在这个物竞天择,丛林法则的世界,无论是凶兽,还是人们,都在用力的奔跑,用力的活着。

        ……

        晨曦时分。

        姜楠从冥空修炼状态中醒来,练了一套易筋经,浑身血脉畅通,气流淙淙,精气神调整至巅峰状态。

        和火烈儿稍加商量,信心爆棚,便一致决定进入森林。

        火烈儿认为,姜楠的剑技无兽可敌,难道野兽的脖子比树还硬?

        姜楠认为,火烈儿的速度冠绝天下,打不赢,跑的快!

        火烈儿肯定不知道,姜楠几乎不会剑技。

        前世有限的剑技,也仅限于击剑,甚至连“劈、点、撩、抹、绞、架、崩、挂、穿、斩、扫、腕花”的基本招式都没有完全熟练。

        行至密林深处,仿佛来到了远古蛮荒,树木动辄高达十余丈,遮天蔽日,在森林里行走似乎都看不到阳光,只能听到沙沙沙的树叶摇曳!

        姜楠虽然胆大,却不敢丝毫掉以轻心,神识全开,监控着周边的一切。说是密林深处,也不过推进了二、三里地而已。

        森林里,本无路。

        树木、灌木更是无规律纵横交错,根本不是火烈儿的天下,论灵活性,还不如野兔。

        所以,这二、三里地来来回回居然走了一个时辰,就是反复演练与火烈儿在复杂环境中高速运动的协调行。

        比如,全速狂奔中,眼看就要撞上前方三丈却有合抱树木,却匪夷所思的平滑漂移般躲过,速度却不减半分。

        而这一个时辰,除了熟悉与火烈儿的配合,也顺便采摘了许多山珍,各种的菌菇、山笋、山药,包含野山椒、野花椒。

        ……

        百步外,一只肥硕的灰色野兔落入姜楠的视线。

        吃草的野兔也未放弃警惕,支棱起耳朵,频率极高的小幅度煽动着,捕捉着周边的异动。

        遒劲的弓弦拉开的嗡嗡声音,如同死神狰狞的狞笑。

        “嗖……”

        带着尖锐的破风呼啸,箭矢射向灰兔,

        而就在同一时刻,灰兔原地弹跳,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灰影。

        并没有想象中的血花四溅,只留下扎在灰兔的位置铮铮作响的箭矢。

        毕竟,猎物是动态的,和骑马砍树完全是两回事,不会站在原地等你射杀。

        至于瞄准,完全是刻舟求剑。

        练的是眼到、心到、手到,就是一刹那间的预判和感觉。

        结合各种弓箭术,姜楠将射箭分为三个段位。

        入门阶段,静态射箭,自己不动,猎物也不动。

        小成阶段,动态射击,自己处于运动状态,猎物不动。如同骑着狂奔的火烈儿,射击静态吃草的野兔,或者自己不动,射击飞奔的野兔。

        大成阶段,漂移射击,自己和猎物都在快速移动,如同骑着奔腾的战马,射击狂奔的野兔。

        而大成阶段必须做到心到,箭到,无需瞄准,全凭感觉!瞬间拉弓,快如闪电,仿佛猎物撞向离弦的羽箭。

        由于姜楠目力极佳,加上千百次的人、弓、箭协调训练,静态射箭,百步穿杨几乎箭无虚发。

        动态射箭的弓箭术只有用于实战,才能飞速成长。

        ……

        当然,姜楠作弊的话,却非常容易。

        藏在灌木丛中的野兔、山鸡,看不到天敌,便心安理得的认为天敌也看不到它,而凭此经验,躲过了多少次豺狼虎豹的突袭。

        十丈范围内,姜楠放开神识,这些家伙便无所遁形、纤毫毕现,呆头呆脑的等着射杀。

        这并不符合姜楠的本意。

        于是,火烈儿在灌木丛中横冲直撞,惊散鸟兽无数。

        骑在马背上,射击游动的猎物,是更高的段位,而攀在树上的姜楠搭箭拉弓,开始猎杀。一次次的放空,并不能熄灭姜楠高涨的兴致。

        神箭手,都是千百根箭喂出来的,看什么秘籍都没有。

        当然,箭是可以回收利用的。

        一个时辰过后,开始有所斩获。

        一旦捅破那层纸,宛若进入一个新世界,便一路高歌猛进。

        弓,如同身体的延伸,如同臂使。

        箭,如同眼睛和心神,眼到箭到。

        特别是有规律逃跑的山鸡、野兔,十有八九,无法逃脱被猎杀的宿命。

        心满意足看着十多只山鸡、野兔。

        来到溪边肥硕的鸡、兔各两三只,开肠破肚,清洗干净,此次的作料便丰富的多,除了精盐,还有山椒、花椒、野葱、野蒜,均匀的涂抹腌渍,便加起来烧烤。

        馥郁的辛香,飘香山林,让火烈儿直打喷嚏,却不愿离开。

        终于等到通体金黄,滋滋冒油时,便放开大吃。

        一口下去,外焦里嫩,入口糯弹,嚼劲十足。

        野山椒、野花椒的辣度和麻度更高,满嘴的辣麻鲜香,让姜楠吸溜吸溜、涕泪满盈,却不愿放手。

        就是这个味,

        不知火烈儿是否吃辣,专门烤了几只不麻辣的。

        火烈儿是谁?

        马王!汗血宝马!

        一口麻辣下去,即刻咴咴咴的嘶鸣,鬃毛直立,满世界撒欢乱跑一通,又回来大嚼一番,再次狂奔。

        浑身热腾腾的冒着白气,身上又泛起了血红的汗珠。

        火烈儿的意思是,虽痛并快乐着,

        然,这是一种极致的酣畅淋漓。

        真爽!

        姜楠开心的大叫。

        咴咴咴!

        火烈儿开心的直立嘶鸣。

        若是有人见此,定惊叹道,“不知是人疯了,还是马脑残了!”

        饱食一顿,再次向密林深处推进,当然,尽可能选择空旷地。

        几只吃草的麋鹿出现在姜楠的视野,

        而麋鹿的不远处,潜伏着几头灰色草原狼,狼毛直竖,正悄然无息的向鹿群缩小着包围圈。

        姜楠的第一念头,跑!

        第二念头,为啥跑?

        赫然间,狼群动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不同角度,电射般扑向一头如火烈儿般大小的麋鹿。

        一头狼凌空而起,似要直接抱住麋鹿的脖颈,却被麋鹿一蹄踢在胸前,清脆的骨裂声意味着直接重创。

        而旁边的狼,一头已攀在背上,一头咬向前大腿,一头咬向后大腿,如同附骨之蛆,怎么也甩不掉。

        又有三头狼伺机扑上。

        猛虎架不住群狼!群狼的协作性,冠绝天下。

        几个呼吸后,麋鹿终于倒下了,两只灰狼直接扑上了麋鹿最脆弱的脖子。

        麋鹿的哀鸣中,大块的血肉开始撕裂,消失。

        “要不要干一票?”

        “有点紧张,好像更刺激!”

        “马王害怕?战胜自己的恐惧?干?”

        “逆境突破,干!”

        “前方的交给你的铁蹄,侧方和后方的交给我!”

        ……

        两只胆大包天的菜鸟,开始向群狼发起冲锋,好在狼不多,只有七头,其中一头被麋鹿重伤,奄奄一息。

        一团巨大的火球,向啃噬麋鹿的群狼电射而至。

        几头狼迷惑警戒着看着火球,似乎有些迷茫:“这尼玛野马,是冲我们来的?”

        转头狰狞龇牙对火团发出警告。

        几个呼吸间,火烈儿从麋鹿侧方掠过。

        “噗嗤!”

        寒光掠过。

        “嗷呜”

        疼痛似乎有所延迟,几个呼吸后,一声凄厉的嘶吼震彻山谷,一头灰狼的脖颈裂开,血液开始喷射。

        ……

        什么铁头、铜背、豆腐腰,那是力量不够大。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人借马势,加上挥剑速度的叠加,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啥也不是。

        一击得手,信心大增。

        如果说艺术是相通的,武技更是相通的。

        一个用刀高手,换成用剑,人刀合一的感觉是一样的。

        正所谓领域不同,专业高度绝对相同。

        弓箭,不是白练的,如果弓箭是身体的延伸,那么,青铜剑更是手臂的延伸,更何况手臂变成了削铁如泥的利刃。

        姜楠遏制住杀戮的兴奋,瞬间便想明白了,只要不被群狼层层合围,来多少,杀多少。

        止住马势,掉头,举剑。

        只有两头狼舍不得食物,一边警戒的看着火烈儿,一边继续啃噬,而剩余的三头狼呈品字形散开。

        ……

        “火烈儿,冲击……吧。”

        一道火球,再次向麋鹿方向砸来。

        电石火光间接近麋鹿时,两头狡猾的狼腾空跃起,扑将过来。

        “嘭!”

        一声巨响,一头狼被高速的火烈儿直接撞的腾空而起,重重的砸在地上,打个滚起身,龇牙咧嘴,发出阵阵怒吼。

        火烈儿没有锋利的爪牙,但速度快,吨位大呀!

        “噗噗!”

        而另一头灰狼,两只锋利的前爪,再也不属于它了,顺势胸前裂开一道血口。

        再次止住马势,剑指三头呈犄角之势的狼。

        ……

        “火烈儿,冲击……吧。”

        巨大的火球抛射而至,三头狼发现了端倪,背上的这个两脚兽是最厉害的。

        进入包围圈,三头狼早已蓄势待发,从不同的角度,腾空而至。

        千钧一发之刻,火烈儿匪夷所思的平滑侧移,两头狼扑空,脱离包围圈。

        “噗!”

        寒光掠过。

        鲜血在空中飞溅。

        又一头狼的前脖被划开,汩汩的喷射着狼血。

        ……

        再次止住马势,掉头,举剑。

        “火烈儿,冲击……吧。”

        这个声音如同催命符,只要一响,便有头狼殒命。

        剩余的三头狼,报以两声长啸,掉头撒丫子逃向密林深处。

        群狼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