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16章 这是飞扬的感觉

第16章 这是飞扬的感觉

        西天的火烧云烧红了邯单的半边天。

        一团火云驮着姜楠风驰电掣般向距离最近的阴山森林狂奔。

        现在的姜楠可谓全副武装。

        背着二百斤拉力的大弓,马鞍上挂着两壶箭;

        腰挎青铜长剑;

        腿上绑着两把尺长的三棱短刃;

        马鞍的褡裢内装着龙虎爪手套。

        可谓武装到了牙齿!

        而伴随着铿锵的马蹄声,这声音,拉风!

        厚重的铁蹄,更有杀伤力!

        连火烈儿都是极其愉快咴咴咴的亢奋嘶鸣。

        马具三样装上之后,姜楠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

        “马术,马上身法,以腰劲为主。

        得腰劲,又以裆裹帖鞍腰直而有力,其余总以不虚浮为妙,两膝夹紧鞍头,两胫紧靠马肋,足踏蹬,宜浅不宜深,手挽缰,要活不要呆。

        人臀不压马脊,踵不勾马腹。”

        姜楠与火烈儿神魂沟通后,终于有了驾驭的感觉!

        有了马鞍之后,却见姜楠双脚蹬在马镫上,而腰臀却是半悬空状态,随着狂奔的火烈儿的起伏,姜楠如同悬在半空纹丝不动。

        而此刻的火烈儿受力却是最平稳、最省力、最舒适的状态,人与马似乎融为一体,火烈儿便开始脚蹄腾空,如腾云驾雾般狂奔。

        这是飞扬的感觉啊!

        ……

        一口气狂奔近两百里。

        火烈儿却一直保持高速不减。

        直至,浑身热气腾腾,身上渗出红色的血珠,这可姜楠大惊,慌忙强行停下。

        下马后,心痛的与火烈儿沟通着,火烈儿却极为不满,意思是自己才跑的酣畅淋漓,极尽舒展之刻,居然停了下来?

        长期不跑,不拉高速,不酣畅淋漓,机能会退化的。

        血珠?本王是汗血宝马!日行一千,夜行八百。

        血汗,是排毒,和人类出汗是一样的。

        “果真是天赋异禀啊!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估计火烈儿的前主人拓跋康都不知道,这是汗血宝马呀!

        千金难买呀!”

        姜楠再次跨上火烈儿,意气风发,一声长啸,直抒胸臆。

        拔出长剑,意气风发,恍然间有种君临天下的幻觉......

        ……

        “火烈儿,冲击……吧!”

        随着火烈儿的腾飞,耳边是烈烈的风声,身下的火烈儿和自己好像有一种结合的趋势。自己在马上起伏,运力,好像可以借到下身马的势一般。

        “原来如此!”

        姜楠突然明白了骑术的要点,那就是“人借马力”,大将冲杀战场,在纵马之间,完全可以把马的势借到,使得人马之力合一,从而杀伤力大增。

        姜楠忍不住再次长啸一声,

        瞄准了路面一颗碗口粗的树木。

        双腿夹紧马腹高速冲击,单手握剑。

        借马奔腾起来的冲击力加上自身扭腰的挥势,全部运势凝聚于握剑的手上。

        “噗……”

        寒光闪过,马狂奔。

        回马看去,

        “哗啦”

        树木倒下,留下一个平滑的切面。

        单凭姜楠自身的力量,远远做不到,甚至有可能将长剑折损。

        然,人借狂奔马势,加持自身力量,达到不可思议的结果。

        ……

        回马狂奔,马速不减,人却在马背如同倒栽葱,只有脚挂在马鞍之上,顺手抄起地上的野果,人即刻借腰身之力,旋身回马坐正。

        这,便是马具的效果。

        凭此,姜楠的马术在这春秋战国,无人能敌。

        试问,没有马具,

        人在光溜溜的马背上,如何做到“海底捞月”?

        人在光溜溜的马背上,如何能在马背上辗转腾挪?

        这,才是飞翔的感觉!

        ……

        回到断树前,直接切面,姜楠与火烈儿交流着,

        “你能把这棵树踢断不?”

        “不行!”

        “我也砍不断。

        但是我们兄弟齐心,就能砍断。

        这就是人王和马王的合力。

        以后我们就一道,龙行天下!”

        “咴咴咴……”

        火烈儿开心的滋着大白牙长嘶。

        “哈哈哈哈!”

        姜楠看着火烈儿开心大笑。

        ……

        眼看天已擦黑,看见前方胡林边缘,悠闲吃草的野羚羊

        姜楠骑着狂奔的火烈儿,若无其事的先跑到胡林边缘,然后咋起发动,极限提速,向野羚羊电射狂奔,愣生生的追上一只野羚羊,人借马势,挥剑差点将羚羊劈成两半。

        人家都是弓箭射羊,姜楠和火烈儿配合的天衣无缝,却硬生生骑马劈羊。

        这还是姜楠没有完全掌握骑射的要领。

        找到水源,开肠破肚架起篝火,来一只烤全羊。

        一炷香后,烤全羊已是通体金黄,呲呲冒油,吃一口外焦里嫩,满嘴流油。

        火烈儿似乎已经通灵,喜欢吃带有盐味的熟肉。

        两兄弟将一只野羚羊吃个精光,火烈儿才再吃些嫩绿的青草,祛祛油腻,外加消食。

        天黑透,考虑到赵姬那边的警报暂时解除,姜楠索性没有回家,在此开始修炼,明日一早直接进林开始打猎!

        他却不知,家里却闹翻了天。

        ……

        阿房到了睡觉的时间,都要听姜楠讲故事,但今日却迟迟未归。

        便哭哭啼啼找赵姬,说大兄不见了。

        赵姬好不容易把阿房、小政哄睡着,便来来回回的通过暗道穿梭,总期望下一次穿梭过来,能奇迹般看见正在修行打坐的姜楠。

        习惯了姜楠在身边,一时不见,不仅心里空落落的,更是七上八下。

        而叮当怕姜楠监守自盗,便担任起守护阿姑的责任,当然严防死守,当然目标也仅限姜楠一人。

        赵姬一遍遍的询问,叮当与姜楠分开时的场景。

        开始,叮当还支支吾吾不说,让赵姬又急又怒。

        赵姬只怕姜楠被叮当拒绝,少年痴情一时想不开,去做了蠢事,一时间更是六神无主慌了神。

        叮当这才泪眼婆娑,又羞又臊的把与姜楠交往的每个细节给阿姑交代了一遍,包括姜楠所说的放肆羞人言语。

        “你好像有些怕他?你是武师,他是儒生,敢对你不轨?他也打不过你!”

        “他又不是武者,顶多就是嘴贱,我又不能出手。”

        叮当一脸气郁,低头嗫嚅道,“再说,掌握不住分寸,一掌把他拍死了,麻烦就大了!”

        ……

        “难道,是你一次次说他是坏人,是个流氓,把他刺激了?读书人的自尊受不了,想不开?”

        “难道,赵牧的事情,败露了?遭到了暗算?”

        赵姬六神无主间,七上八下的开始多种猜测。

        叮当原本绝不相信如此厚脸皮的流氓会脆弱,受阿姑的影响,也是梨花带雨。

        赵姬不得不安慰叮当,可能和儒生朋友吃酒去了,但连自己都不相信。

        在胡婶印象中,姜楠从未夜不归宿,甚至连朋友都很少。

        胡婶也六神无主,不停的来回在楠鸢和客街穿梭,

        呼延灼和王铿得到消息,大吃一惊,也是发动一干伙计满世界找姜楠。

        夜已深……

        天渐亮……

        姜楠像是凭空蒸发了,始终没有回来。

        王铿和呼延灼共同的结论是,姜楠没事,被他通天彻地的师尊带走了。

        而这也是大家最愿意相信的猜想,

        因为,意味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