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10章 皆为好色之徒

第10章 皆为好色之徒

        来到胡坊,天已大亮。

        慕容氏的铺面非常出名,青砖绿瓦,一个开间般的大门敞开迎客,十分气派。

        大堂内时不时响起欢快的铜铃叮当声。

        叮当坐在案几上,晃动着白嫩的双腿,见到姜楠,如水的蓝眸弯成月牙:“憨瓜,你这追了两日,才找到此处?”

        姜楠不禁莞尔,灵机一动,附在叮当耳边,一脸坏笑,声若蚊呐却十分清晰:“待我追上你,非把你的翘臀扇的再胖一圈。”

        “啊?”

        叮当不可思议中,浑身的雪白立刻浮现了一层娇艳的胭脂,仿佛那玫瑰,瞬间怒放。

        随之,柳眉倒竖、咬牙切齿低声道,“你个登徒子流氓!”

        呼延灼看见姜楠,热情道:“少年,惊世之物可曾带来?!”

        又看向脸色异样叮当,嗔怪道,“女子家,坐要有个坐相。嗯?孩子,你怎么了?”

        “他说……”

        叮当期期艾艾,看向一脸坏笑的姜楠,语气却瞬间流利起来,“他所呈之物,亘古未有,石破天惊,我只是太过吃惊!”

        心中暗恨道,“这就是个下流的登徒子,装成一书呆子,骗了阿姑和爹爹,居然说出如此放肆羞人之语,我非扒了他这身虚伪的外皮。”

        姜楠松了一口气,一脸腼腆:“勉强称得上亘古未有,石破天惊的确太过夸张!”

        叮当就静静的看着姜楠,一脸淡淡的讥讽,仿佛看穿了一切:“你继续……继续你的表演?”

        “灼兄,以你的阅历看看此为何物?”

        姜楠取出一小布袋精盐递在呼延灼面前。

        “细白沙?晶莹剔透的白沙?极为纯净的白沙?”呼延灼好奇的打量摩挲着。

        “切!”

        叮当看向精盐先是一愣,之后嘴一撇,“还当是甚?就算高品质的白沙,要来何用?”

        “此物可入口,品上少许!”

        父女二人品过如何震惊不做赘述。

        “的确,堪称亘古未有,反正我从未见过如此细腻纯正的食盐。”

        呼延灼眼神灼灼,“此盐可否量产,成本几何?”

        “当然可以量产,价格是现有粗盐的一倍。”

        “仅一倍?你有多少,我来为你销多少!”

        “此盐,连王室贵族、达官显人都不曾享用,应供不应求。

        在商言商,所售价格中,有两成是慕容氏的分润,不可另行加价。”

        “不仅考虑了我们的利润,连百姓的负重都考虑了,少年真通透,而且心胸宽广!”呼延灼不禁对再次姜楠刮目相看。

        “灼兄,我师尊特意交代,食盐乃百姓生存根基,不可囤积居奇,妄加渔利。”

        考虑到以后将持续推出系列的神物,实难解释,便杜撰了一个莫须有的师尊。

        “你的师尊也是大善之人啊!”

        呼延灼感慨,但并未追问,以为所谓师尊,便是制盐师傅。

        “关于食盐,就如此说定!晌午便拉来一车,交于你们售卖!”

        姜楠看向街外,“我去猗顿氏一趟,需要他们的能工巧匠为我定制一些玩意!”

        “叮当,快带姜楠哥哥去猗顿氏,你多跟姜楠学着点!”呼延灼安排道。

        叮当一脸惊愕,心中哀嚎:“爹爹呀,你这是将女儿往狼窝里推呀!”

        走在路上,看着一脸得意的姜楠,恨恨道:

        “我承认,你的精盐是不错。

        然,却掩盖不了你的流氓本色。

        想来,我阿姑也是深陷狼窝,你包藏祸心、监守自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要不要这么狠?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姜楠一脸茫然无辜!

        “装,使劲装!”

        叮当狠狠的剜了姜楠一眼,一副我把你已经看穿的表情,“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你说这么下流的话,还真当你是个书呆子。”

        ……

        猗顿氏,可是战国时期大工商业者,富可敌国。

        姜楠作为极限考古专家,在研究春秋历史时,便留意过这个战国时期的大商。

        猗顿店铺是一个独栋的三层楼建筑,没有精雕细琢、雕栏玉砌,由齐整的大石堆砌,却厚重大气。

        叮当说明了意图,不消片刻,便下来一位儒雅白净无须的男子,深邃的目光看向姜楠,一副自来熟:

        “姜楠,好一个少年郎,自古英雄出少年。

        猗顿是祖地,我们本性王。我叫王铿,称我一声‘铿叔’便可。

        你的精盐的确不错,交于猗顿氏,保准货通天下。”

        跟随王铿袅袅走来的一位如画中的女子,明眸皓齿、燕懒莺慵,满身的书卷气,典型的江南小家碧玉,好奇的打量着姜楠。

        “王如画,咱们这边说话!”

        看着姜楠打量着女子,叮当没来由的生气。

        姜楠苦笑的摇摇头,看来人设已经……崩了。

        ……

        “铿叔,关于精盐,销售方式与呼延氏一致。我需要定制一些东西,能否给我推荐一些能工巧匠,铁艺和木艺?”

        “姜楠,找到我猗顿氏,算是找对人了。你所需之物精巧到何种程度?”

        “铁艺,要复杂一些,木艺却十分简单。”

        “欧冶子是顶尖的铸剑师,但他们都在深山老林,留在这尘世的欧冶铁艺也是上乘,找他们如何?”

        “那就有劳铿叔了。”

        片刻之后,来了位满脸铁锈,沟壑纵横,双眼晶亮的老人。

        “这便是我猗顿铁艺合作伙伴,欧冶清风大师,有何要求,你与他谈便是!”

        王铿为双方互作介绍后,便自行忙碌。

        姜楠对着清风大师连画图,带比划,确认了几样定制化的东西

        一、打造两口大铁锅,直径水缸般大,恶铁多锻造几遍,淬炼出杂质和毒素;

        二、打造了一小型锅炉;

        三、打造了几把带有放血槽的三棱短刃;

        四、两只如同拳套般的龙虎爪。龙虎爪握拳如铁拳套,张开手如同龙虎爪;

        五、马蹄掌、马镫、马鞍,而马具三样,仅让欧冶子做了马鞍。

        后来又自行找了两家铁匠铺,每家一种,毕竟干系太大。

        清风见多识广,对姜楠的奇思妙想惊得是目瞪口呆,也是赌咒发誓,不会泄露半分。

        进入内室与王铿商量了片刻,目光惊骇中,双双走出。

        王铿作为大商更是阅历非凡:“姜公子,这个三棱短刃和龙虎爪能否授权我们生产?所售成品可分润一成?”

        在春秋战国,受诸子百家耳濡目染,人性淳朴的多,对世界亦极大的敬畏之心,敬天地,畏鬼神。

        而猗顿氏受春秋大商陶朱公传承,更是尊崇诚信和仁义。

        不像后世,满口仁义道德,背地里全是花花肠子,一肚子坏水,无惧一切!

        王铿之所以没有提铁锅、锅炉、和马鞍,主要不知有何用!

        “可!”

        姜楠思索片刻,又在案几上用黑炭勾勒几根线条,“既如此,可以做一个简化版龙虎爪,系上长绳,攻城略地的关键时刻,有奇用。”

        不知何时,王如画和叮当也围在案几,目光涟涟的看向姜楠的绘画,寥寥数笔栩栩如生,二女一脸惊骇。

        “少年师承何人?也来自……”

        欧冶清风大师连连称奇,隐晦的指了指虚空,“可否引荐,指点我欧冶世家一二?”

        “清风先生客气了!师尊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

        姜楠一副讳莫如深的高人模样,心头掀起惊涛骇浪,“难道这个世界,并非我们看到的世界?”

        随即一脸腼腆,“记得师尊提过,欧冶乃绝顶铸剑大师,如有可能,我倒想买一把欧冶名剑!”

        “绝世神兵是没有,然,吹毛断发的青铜剑,可赠小友一把!”

        清风大师断定姜楠背后有高人,主动送剑示好,说话间也是一脸傲然。

        “即如此,少年名仕,有剑无弓,岂不遗憾?我再送少年一张好弓!”

        无论是食盐,或是所描述的众多定制之物,闻所未闻,作为一代大善,王铿更是人情练达。

        “小子代师尊,谢过清风大师,谢过铿叔。”

        姜楠谦逊的姿态,让二人满意颔首,王铿更是捋着不存在的胡须。

        春秋时代,所谓名仕风流,背大弓,挎长剑,都是装逼用的。

        姜楠装配这些干嘛?

        当然……

        也是为了装逼。

        当然……

        也绝非如此。

        ……

        “这个流氓还真有两把刷子,隐藏的好深,如何才能扒掉他虚伪的外皮呢?!”

        看着众人一脸敬意的看向姜楠,叮当抽动着琼鼻,撇着嘴想说什么,却发现很无力。

        “姜楠公子,这个铁艺圆鼎,是何用途?”王如画十分好奇,音如画眉,悦耳动听。

        “我称此物为铁锅。恶铁要多淬炼几遍,排出毒素和杂质。等打出来,我请各位品尝饕餮盛宴!”

        “做吃食用的?孟子曰,君子远庖厨,姜楠公子还真……特立独行?”

        “食色,性也!

        世间,唯有美食、美色属于本性,不可辜负。

        食材不变,仅仅变化些工艺,便可烹制出舌尖上的美味。”

        “端的是如此神奇?”王如画虽将信将疑,但姜楠所提出的各种匪夷所思之物,又不得不信。

        “狐狸尾巴快露出来了吧?”

        见姜楠居然主动提到美色,叮当一阵激动,“姜公子,你独喜美食,美色,你承认自己是好色之徒吗?”

        “我当然是好色之徒!”

        姜楠毫不犹豫,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

        众人惊愕的看向姜楠。

        而叮当目瞪口呆,这个色痞应承的如此爽快,居然有种一记重拳打空的感觉。

        “咳咳……少年风流,也未尝不可!”王铿一脸尬笑。

        “不仅是我,人人都是好色之徒!”

        姜楠更是一语惊人,石破天惊!

        啊?

        众人大惊,不解的齐齐看向姜楠。!

        ……

        姜楠一脸正色道:

        “星空,璀璨?

        山川,波澜?

        草原,壮阔?

        流水,善哉?

        工匠精雕细琢?为甚?

        女为悦己者容?缘何?

        哪怕一女稚童,会不由自主,将花朵插在发髻。

        好色,人之本能!

        美,源于自然,高于自然。

        只是,对美,懂得克制欲望。

        喜欢高山,无需拥有;喜欢星空,仰望即可。

        正所谓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既然喜欢美好,缘何故意掩饰呢?岂非自欺欺人?”

        “彩!”

        众人听得过瘾,齐声高呼。

        叮当目瞪口呆,

        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