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9章 这娘们是个狠人

第9章 这娘们是个狠人

        赵琳走后,姜楠不禁呆坐。

        如此匪夷所思之事,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关键人家把阴谋变成阳谋,堂而皇之摆在桌面上,居然束手无策。

        一道倩影赫然闪现,义愤填膺道:“如此厚颜女子,当真少见,阿楠何以破之?”

        用了两日,两家的秘道已经打穿,赵姬的活动空间顿然大了许多,像个孩子般,快乐的在秘道中窜来窜去,恰好听到了姜楠与赵琳的对话。

        “此事不解套,如同狗皮膏药般甩都甩不掉,以后会生出太多祸端!”姜楠一脸郁闷。

        “如果你想成就一番大事,娶了她,对你的帮助极大,似乎也未尝不可!”

        “不可能!我自小接受传统周礼,怎可受如此屈辱?”

        “你只有坚决不从!”

        赵姬似乎松了口气,目光中透着坚定。

        “会不会真如她所说,直接把屎盆子硬生生栽在我头上?”

        姜楠一脸黑线,头大无比,“尼玛三十六计呢?如何破?”

        “赵琳也在试探你的心里底线。

        你们现状如同一场战争,现在是拉锯战,比拼的是意志力。

        只要你稍微松懈,便一溃千里。

        如果你抵死不从,除非她真的够狠,鱼死网破,闹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

        一般的女子做不到,估计她也是色厉内荏。”

        ……

        “人至贱则无敌!”

        姜楠有种被女人强上的感觉,一脸羞愤,“这娘们是个狠人。

        一旦真如她所说鱼死网破,豁出去到稷下学舍一闹,世人会选择性相信,我不仅名誉扫地,还臭不可闻。

        甚至最终屈辱无奈的抗下所有。

        如此阴毒的阳谋,硬生生摆在桌面上栽给我,居然无法化解?”

        姜楠起身踱步,走来走去,“如何才能让她嫁到周室呢?离开邯单,便一了百了。”

        “要不你跑吧?一旦躲起来,她便死心了。她肚里的孩子等不得,定会嫁到周室。”

        “我跑,谁来守护你和政儿呢?赵牧这头饿狼,随时都会向你扑来!”

        ……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但极难操作。”

        赵姬目光变得狠厉,“赵琳现在最大的惶恐是肚中的胎儿,如果孩子没有了,她便不会着急嫁人,或许能迎刃而解。”

        “釜底抽薪!妙计!”

        姜楠眼神一亮,喃喃自语,搜索着这个时代方子,“如何才能把胎儿给除了?”

        “我倒是有胡人的秘方,草药也容易配置,但如何让她服下,却毫无头绪!”

        “说给我,剩下的我来想办法!”姜楠目光变得凌厉。

        ……

        赵姬附在耳边,轻言几句,姜楠微微点头,暧昧的情形,如同说情话。

        姜楠的心猿意马,赵姬似有感应,说完立刻弹开,面色微红。

        “和叮当进展的如何?”

        “这鬼丫头,出了门便自行骑马跑了,还让我追她!”

        姜楠摸着鼻子,想起叮当可爱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

        “哈哈哈……”

        赵姬开心的花枝乱颤,胸前的高耸随之起伏跳动,

        “女人就是喜欢被追逐的浪漫。

        骚年,努力吧!

        她可是带刺的玫瑰哟,而且她还是少有的武师高手哟?!”

        此刻的赵姬活力四射、笑靥如花,这才是她本该有的样子。

        姜楠痴痴的看着的赵姬,又开始漪念涟涟。

        看着姜楠异样的目光,赵姬缓缓收敛笑容,轻声道:

        “阿楠,我们这般便已很好,我有我的坚守!

        希望永远不要破坏这种美好,可好?”

        此语如同晨钟暮鼓在姜楠脑海回荡,凝神静气,瞬间变得清明,郑重道:“好,我答应阿姐!”

        看着姜楠清澈的眼神,赵姬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失落。

        ……

        “今日还有一个麻烦。”

        赵姬脸上又泛起愁容,“那赵牧今日便来这客街巡视,看见我时,那目光像是要活吞了我,幸好大兄在院中。

        但赵牧已警告大兄,不可与秦方走的过近,否则会当敌谍处理。

        我感觉,被他盯上了,似乎已经成了他的猎物!”

        “才送走了野狗,却招来了一头恶狼,这可真够麻烦的!”

        姜楠思索间,读取着识海中的神农百草经,灵光一现,“交给我来解决!”

        “阿楠有办法了?”赵姬一喜。

        “阿姐只要拖延两日,之后他便不会骚扰阿姐了!”

        “拖延几日倒是可以!”

        赵姬目光涟涟一脸好奇,“你如何做,给阿姐说说?会不会有危险?”

        “天机不可泄露。放心,不会有危险!”

        ……

        “阿姐先等一下!”

        姜楠来到厨房取了一些肉食、粳米和精盐,拿给赵姬,“有了小獒狮,政儿也在长身体,肉食需要的更多。吃食的问题我来解决,以后放开了吃。”

        “阿楠太宠政儿了。他很喜欢獒狮,又多了个玩伴,阿楠,谢谢你!”

        赵姬又递出一个布袋,“这里有一百金币,阿楠拿去周转。阿姐连门都出不了,这些浮财也没啥用!”

        “不需要,我有钱!”

        姜楠说着,将精盐递给赵姬,“阿姐尝尝这个精盐?这就是我的生财之道!”

        “好精细的盐。”

        赵姬打量着,蘸了少许,轻启朱唇品了一下,“咸味极正,的确是一个极好的生意!”

        人,却极端聪明,并未问任何配方来历之事。

        ……

        “把政儿叫来,我再叫他一套拳法,现在年龄小,根骨更容易塑造!”

        随着自己沾染的麻烦越来越多,提高修为迫在眉睫。

        而此时此地灵气氧气都远超于后世,许多功法说不得便能大放异彩。

        横练的本质就是淬体。

        如果身体原本如一块稀松脆硬的凡铁,凡铁经过反复淬炼锻造,祛除杂质,会晋升为精铁,

        精铁持续锻造,会发生质变,变为精钢,

        此时无论是密度、硬度、或是柔韧性都会大幅度提高。

        淬体并非一次定型,随着一个人实力的增强,筋骨皮仍会用更高的功法、天材地宝反反复复地淬炼,直到巅峰。

        “那么,淬体的本质是也就是伐毛洗髓、脱胎换骨。”姜楠心中一动,“何不试试易筋经?

        易筋经也是春秋时代产物,诞生于西方,但没有传到东方。

        但我前世记忆有呀?!”

        姜楠将政儿、阿房和义弟拓跋牛(胡婶的儿子)三人叫至一起,开始传授易筋经。

        “易筋经,伐毛洗髓、脱胎换骨,长期修炼易筋经,身体可以柔弱无骨、却又坚若磐石,既能飞檐走壁、又能开山碎石。

        尔等要勤学苦练,不得懈怠!”

        赵姬看着三个一丝不苟修炼的孩子,目光如水、散发着母性的圣辉。

        孩子们春天的嫩芽,无忧无虑,生机勃勃,茁壮成长。

        这才是政儿该有的身心健康童年!

        在传授三个小家伙的同时,自己也在仔细体悟着,强烈的气流在体内如小老鼠般突突游动,让姜楠信心百倍。

        同样的功法,要在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方能释放最佳效果。

        一夜之间,神识移物和易筋经交替进行,神识疲倦匮乏便修炼易筋经,效果出奇的好。

        一夜无眠,居然依然神清气爽,精神抖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