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秦,始皇从娃娃抓起在线阅读 - 第1章 老天待我不薄

第1章 老天待我不薄

        公元前256年

        赵国邯单客街

        ……

        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

        去岁,赵魏楚三国联军,重创围困邯单大秦锐士,大胜。

        多年来,笼罩在赵国上空血红色的阴霾,在和煦的暖阳下,终于冰雪般消融,瓦蓝的天空水洗般清澈。

        赵国几乎以亡国的惨痛代价,扛住了强秦席卷山东的风暴,虽元气大伤,但与山东列国的邦交却达到了最好状态,现今更是开放搞活,广迎天下客。

        饱受战创的邯单满目疮痍,如同烧焦的树根,却抽出嫩绿的新芽,以旺盛的生命力,蓬勃复苏。

        邯单王城内,有一条街,几乎都是客居赵国的商旅、流亡贵族、游学仕子,被称为客街。

        一队腰佩精铁胡刀,手持长矛的黑衣甲士在客街来回走动,彰显着治安秩序井然。

        ……

        “大人,家中无男丁,男女授受不亲,还请离开!”

        客街一院落中传出一道女子慌乱无助的声音。

        “放开我娘,滚啊!”

        又是一道稚童的怒吼声音,稚嫩但异常坚定。

        一男子唳声叱喝:“你个秦国的狼崽子,如此小儿,目光却如此狠毒,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哎哟……

        你个狼崽子敢咬老子,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大人啊,不要伤害我的政儿,他才是个三岁的孩子!”女子颤声哭泣哀求道。

        “虎子,把孩子拉到西屋不可伤害,我要和孩子他娘深入浅出的交流秦赵邦交之事!”

        听到男子邪魅轻浮的声音,门前巡逻的甲士相视会心贱笑,

        “秦院?!”

        却不管不问……

        走了。

        ……

        忽然,一瘦削布衣少年快速闯入秦院,怒声叱呵: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尔等怎可如此丧心病狂,凌辱妇孺弱小?”

        “尔首有疾呼?不知他们是秦人?”

        “赵野公子乃王室贵族,如此恃强凌弱,岂非让众邦国看了笑话?”少年无畏。

        “姜楠,念你父战死于长平,你也是读书人,速速离去!”

        “尔等龌龊腌臜想法,楠,岂会不知?

        楠在此,定不会让尔等得逞!”

        或许是被春天气息充斥了大脑,或许飞扬跋扈成为习惯,院中男子瞬间炸裂,雷霆咆哮:

        “你真是个愣头青,干扰老子公务,给老子打,然后扔出去!”

        ……

        院内传出“砰砰”棍棒到肉和少年男子撕心裂肺的惨叫。

        “住手啊,别打了!尔等如若再迫我,我便死在这里!”女子悲切痛呼道。

        巡逻甲士大惊,顿足。

        一甲士原本欲返回秦院小院,却被拉住,

        “瓜怂!”

        一群甲士顿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长平交战以来,连赵人都学会了秦话。

        随后,一华服青年和两个伙计惊慌失措、一脸扫兴的跑出小院,随手还抱着大包小箱。

        “刚才,公子下手太重了,不会把姜楠打死了吧?”

        “嗯?”

        华服青年冷哼一声,一脸疑惑,“我动手了吗?”

        “哦?!”

        伙计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都怪我冲动一棍打在了他头上,如若出事,请公子责罚我吧!”

        “死了倒好,此子多次坏我好事,忍无可忍!没死的话,过两日趁他教书之时,我们再来!

        啧啧……

        真是个绝世尤物,不愧是大商吕不韦和秦国质子的女人。

        还真够烈性的,我还就不信了……”

        ……

        秦院厢房中,少年满脸血污躺在床榻上。

        “娘,姜先生一动不动,他不会死了吧?”

        三岁的稚子看着满脸是血的少年,居然并不害怕!

        “政儿,欺辱我娘儿俩的每一个人,你都要牢牢记在心里。”

        女子整理着衣衫,声音很轻,但透着无边的恨意,看向少年又一脸忧郁和哀伤,

        “帮助过我们的人,更要记住!”

        ……

        “轰咔咔!”

        一声春雷,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春雨。

        春暖乍寒。

        女子坐在灶台前,往炉中加着木柴。

        炉火舔舐着陶罐,咕咕的煮着中药,屋内弥漫着辛香苦涩酸麻的味道

        “娘,姜先生动了。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都在流血,怕是不行了!”

        女子顿时一惊,却没有起身,双手抱着膝盖,缩成一团,肩膀剧烈晃动,无声的呜咽啜泣。

        “娘,姜先生手指头动了,真活过来了!”稚子开心大吼。

        女子迅速起身,麻利的打湿一张热帕,温柔的拭去少年脸上的血迹。

        “额……”

        少年长长的呻吟一声,睁开眼睛,一片茫然,“这是哪儿?”

        “阿楠?你醒了?”女子如释重负,浅浅一笑百媚生。

        少年盯着女子,脱口而出:“好美的女子!”

        “你……”

        女子有些惊愕,弯身想搀扶起少年。

        少年头晕目眩,或许是被眼前雪白起伏的山峦亮瞎了双眼:“我头晕,再休息一下!”

        眉头紧蹙、闭眼假寐的少年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我不是在蓝星极限考古吗?不是被雷劈挂了吗?

        疼的如此真实,我没死?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姜楠?”

        随着潮水般的记忆涌来,脑海中掀起惊涛骇浪,再次炸裂般的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风暴终于平息了。

        “身体的确是个小宇宙,太奇妙了,古人诚不欺我呀!

        没想到大脑分成了三个泾渭分明的记忆区。

        ‘前世记忆’,就是在蓝星的记忆;

        ‘原主记忆’,就是这具身体的记忆;

        ‘现世记忆’,以后的记忆都会储存在“现世记忆”中,

        三区却又融为一体,又不会发生记忆的混乱,互相随时调取。

        而二人的性格和情绪,却被蓝星神魂主导,原主却留下了部分执念,比如守护好眼前这个女人。

        至于为啥守护?

        读书人的仁义之心?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呸!

        春天到了呗!

        ……

        读取原主的记忆。

        “姜楠,十六岁,三家分晋前还是王室血统。

        父亲是千夫长,战死于长平。

        有一个不足五岁的妹妹,叫姜房,母亲生下妹妹时难产而死。

        姜楠是读书人。

        赵国虽举国推崇胡服骑射,并没有放弃周礼,姜楠就是极为年轻的教书先生,教授内容为六艺,分别为诗、书、礼、乐、御、射。

        若非如此,去岁也到了上战场的年龄。”

        ……

        “这个三岁稚子是嬴政?未来的千古一帝?未来的祖龙?

        此绝色女子是嬴政的母亲赵姬?

        因秦下死手狂殴赵国,娘儿俩卷入无妄之灾,生活可谓水深火热。

        我们是邻居,便也成了嬴政的读书先生?

        等等……

        -嬴政公元前250年回到大秦,9岁前整个童年都在邯单渡过,在这个饱受欺凌的环境,会塑造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统合六国、中央集权、书同文,车同轨,同货币、度量衡、筑灵渠、建驰道、修筑万里长城;对外北击匈奴,南征百越……

        什么样的师尊,才能教授如此惊才绝艳、磅礴大气的弟子?

        -秦陵地宫出土的匪夷所思的跨时代技术。比如,铬盐氧技术的青铜剑、误差在0.1mm三棱箭头、可拆卸的弩机。

        如果春秋战国近千年的沉淀,用曲线表现的话,一直是平滑的上扬,而嬴政时代如同横空出世,垂直的拉升。

        ……

        “传说始皇是得到外星人的帮助?

        并不是!

        我的出现,一切都合理了。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

        政儿依然是一张白纸,岂不任由我恣意书写啊?!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我是谁?

        真正的帝师啊,

        甚至是始皇帝的父亲啊!

        等等……

        后世历史没有任何姜楠的记载,莫非这小子是白眼狼把我干了?

        又或者……

        我成仙了?!

        哈哈哈哈!”

        假寐中的姜楠,心海如同掠过十八级台风,引起的惊天海啸,无法抑制的让胸前剧烈的起伏着,粗重的呼吸如风箱般呼哧,手握双拳,青筋暴露。

        为了克制巨大的狂喜,面部扭曲而狰狞。

        ……

        “阿楠,如果你痛的紧,喊出来吧,不碍的!”

        赵姬眉头微颦,柔柔的劝道,继续用温热的丝帕柔和的擦拭着。

        在赵姬眼中,这位小自己五六的少年,是一位坚韧、正义、又十分腼腆的少年,

        都不敢与自己的目光对视,甚至不时脸红害羞的低下头。

        然,又是这位少年,让自己宁静、踏实。

        每当自己遇到为难无助之时,他总是神迹般出现,用瘦弱的双肩为娘儿俩遮风挡雨。

        姜楠却不敢睁眼,此女子有毒。

        那春光乍泄的惊鸿一瞥,硬生生吹皱了一湖池水,仿佛印刻在识海中,挥之不去。

        “让我适应一会,产生了抵抗力,再睁开眼睛,莫要让美人受惊了。”

        “哈哈哈。”

        姜楠默不出声却恣意狂笑,“我就是要锦衣夜行,穿越者的快乐岂能让外人知晓?

        上天对我不薄呀!

        为我关上了一扇门,却掀掉了屋顶?”

        ……

        “姬娘,听说我大兄受伤了?现在好了吗?”

        在姜楠兴奋yy间,一个脆生生女童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阿房姐姐,姜先生已经醒来了!”

        赵政看见女童,眼神一亮,恢复了孩童的本真和快乐。

        “姜房,大兄没事!”

        姜楠看向粉雕玉琢的妹妹脱口而出。

        “姜房?阿房?阿房宫赋?阿房就是赵政一生最挚爱的女子?”

        姜楠内心再次巨震,“难道有我这个帝师还不够,还要贴上妹妹双保险?”

        这便宜老爹,上长平战场之前,种下了阿房,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娘生下阿房时难产死了。

        幸亏早有准备,家里买了位胡人女子做阿房的奶娘。

        “阿房,你去和政儿去院中玩,哥头晕,休息一会就好!”

        (各种狗血演绎中,说是嬴政一生有三个最爱的女子,包含夏玉房,都来自邯单,源于嬴政少年情愫,也太……

        嬴政于公元前250年离开邯单返秦,仅有9岁,9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