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小说 - 在下平平无奇在线阅读 - 22 瓮中捉鳖

22 瓮中捉鳖

        “不用。”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再次浑身无力地倒了下去。

        “还挺坚强。”玖茴叹口气,把南砜拖进结界,见神极门掌派弟子龇着大牙对她笑,指了指他腰间的荷包,竖起五根手指。

        “能不能便宜点?”掌派弟子表情苦涩,身上值钱的东西,大半都在开宴前赔给玖茴了,现在让他再掏五千灵石出来,他实在心疼。

        玖茴扭过头,不打算再理他。

        “五千就五千。”掌派大弟子咬牙,把荷包取下递到结界边沿:“你放我进去。”

        “进来吧。”玖茴招手把掌派大弟子放进结界,不过没有告诉他,她原本只打算收五百。

        掌派大弟子垂头丧气缩在结界角落,捂着空荡荡的荷包安慰自己灵石虽易逝,性命却难再得。

        “南砜道友,别躺着,快起来,令师要准备瓮中捉鳖了。”玖茴掀起桌帘一角,提溜着南砜衣襟,把他拽到最前面。

        南砜抬起头,看到原本中了毒的师尊,挥手轻描淡写结下一个结界,把所有魔教中人,都关在了结界之中。

        “你怎么知道我师父没有中毒?”南砜怔怔地问玖茴,就连他都没有发现,玖茴怎么会猜到?

        “靠这里。”玖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您给我们详细说说?”陶二从荷包里掏出一把瓜子。

        “你们都没猜出来?”玖茴从陶二手里分走一半瓜子:“那我给你们讲讲我的猜测。”

        南砜安静不语,掌派大弟子默默往中间挪了挪屁股。

        “进九天宗后我就发现,九天宗不仅有护山大阵,每日还有巡山弟子十二时辰不间断护卫宗门,这些巡山弟子都是结丹期以上的修为,更不提还有十几位修为高深的长老坐镇。在这么严密的防护下,怎么可能让这么多魔教的人混进来?除非整个九天宗有一半的人都弃明投暗,拜入了魔教门下。”

        “那绝不可能。”南砜斩钉截铁道:“我九天宗弟子修的是仁德大道,怎会与魔教为伍。”

        玖茴瞥他一眼:“听说贵宗银籍真人……”

        南砜那张向来正经严肃的脸差点绷不住,他咬牙切齿:“陈年旧事不必再提,更何况那是魔教妖女有意引诱,意图毁银籍师叔道心,与我师叔何干?”

        此刻大殿上,魔修正在对银籍破口大骂:“银籍!你仗着我们公主年幼,引诱她动心后,又弃她不顾,像你这样的伪君子,凭什么高高在上被人称作仙君?”

        魔教指责的话语穿透整个大殿,也传到了结界之中。几人默默瞥向南砜,就连惧怕九天宗的掌派大弟子,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南砜:“……”

        “不仅如此,你们还利用护法对公主爱护之心,诱他至问仙城取他性命。你们这些擅使阴谋诡计的伪君子,我们魔教必让你们血债血偿!”

        “问仙城发生的那件事,竟然也是你们九天宗计划好的?”陶二朝南砜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大宗门,谋划得真缜密。”

        南砜憋得脸通红:“这件事跟我们真没有关系!”这一急,牵动他的内伤,他捂着胸口又吐出几口血来。

        祉猷看了玖茴一眼,玖茴无辜一笑,她只是用杀猪刀捅了魔教护法腰子,其他事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你着急,但你别急,我们都相信这事肯定跟你们九天宗没关系。”陶二怕说下去,南砜再吐出血来,连忙说了几句吹捧九天宗的话。

        好歹是九天宗掌派大弟子,他们得罪不起。

        “九天宗弟子当然不可能与魔教勾结,所以这场大典是举办给魔教的诱饵,我们宾客亦是凑数的棋子兼诱饵。”玖茴似笑非笑:“以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大的利益,步庭仙尊是明白人。”

        南砜没有接话,他的视线全部落在最敬重的师父身上。

        魔教的辱骂与指责,没有引起步庭半点反应,他转身看了眼祭台上原本挂着甘木画卷的地方,拔剑一挥。

        仅仅一剑,便让无数魔教弟子化为灰烬。剩下的魔教中人吓得连连后退,却发现他们早已被禁锢在结界之中,避无可避,无路可逃。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哪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中计了!”

        “步庭,你好阴狠的手段。”

        步庭却不听这些人的辱骂,他提着剑走下台阶,再次挥剑,辱骂的魔教弟子又少了一半。

        长寿宫宫主的面色有些难看,她看着毫无中毒迹象的步庭,顿时明白过来,恐怕步庭早就知道魔界的计划,但他为了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宁可以她长寿宫的弟子为诱饵。

        “步庭,就算你今天杀尽我们所有人,也阻拦不了天罚。”修为最高的魔修捂着受伤的胸口,表情狰狞:“九天宗宗主又如何,终究是一介凡人。”

        “天罚苍生,魔界亦无路可逃。”步庭使出了第三剑,整个大殿上还能活着的魔修仅剩下寥寥三人。他停下脚步,面无表情俯视着躺在地上的魔修:“若是能挣得一线生机,便是杀尽天下妖魔又有何妨?”

        “哈哈哈哈哈哈!”吐着血的魔修仿佛听到最荒诞的笑话:“你以为上天想灭的是魔还是妖?天要亡的,是你们人啊!我们魔界所行之事,不过是顺应大道,顺应天命罢了。”

        “妖言惑众。”步庭一剑刺穿魔修的丹田,踩着魔修流出的鲜血,走到最后两个魔修面前。

        两个魔修面色惨白,血沁透了外袍,步庭神情淡漠:“你们谁是魔族大皇子?”

        两个魔修没有说话。

        步庭不再询问,他挥剑便刺。

        “仙尊!”银籍拦住这一剑:“不若留下他们性命,问清魔教接下来的计划?”

        “你想知道也不难。”步庭收起了剑。

        见他剑已入鞘,银籍心下微松。

        缩在龟壳结界的陶二白着脸:“大能之威,如此可怖。”

        这些修为高深的魔修,竟然挡不住步仙尊随手挥出的一剑,磅礴的剑气在大殿荡开,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掌派大弟子趁机扭扭捏捏蹭到玖茴面前:“那五千灵石能不能……”

        “你想也别想,想也有罪!”玖茴捂着荷包躲到祉猷身后,祉猷配合地张开了双臂,把她挡得严严实实。

        掌派弟子还想再说什么,大殿上突然爆发出瘆人的惨叫声。

        两个魔修捂着脑袋倒在地上,嘴里发出的哀嚎让众人都忍不住心生寒意。

        “清……清魂术。”长寿宫宫主面色煞白,这是比搜魂术更残忍的术法,不仅可以把灵魂从身体剥离,还能摄取对方所有的记忆,被摄魂的人会痛得生不如死。这种术法十分危险,极易被反噬,几乎无人敢用这种术法。

        时至今日,已经无人会这个术法,不知步庭从何处学的手段。

        把摄取到的记忆凝结成法球,步庭把法球递到银籍面前:“你想知道的全在里面。”

        银籍看着在地上痛苦抽搐哀嚎的魔教大皇子,惨白着脸伸出手接住了法球。

        他知道,大皇子的命保不住了。

        “劫难将至,万万生灵在你身后,切莫儿女情长。”步庭不再看银籍,挥剑了结最后两个魔修的性命,令弟子进来收拾残局。

        魔修的血染红整个大殿,步庭转身面向众人:“多谢诸位助鄙宗剿灭这些魔头,让大家受惊,我心中有愧。”

        他后退一步,拱手郑重地行了一个大礼。

        众人心里原本因步庭的隐瞒有所不快,但见到身份不凡的他,弯腰向大家赔礼致歉后,反而感到受宠若惊,忙不迭起身回礼。

        既然是针对魔教的计划,自然不好让太多的人知道,更何况他们也没遇到生命危险,再计较就显得心胸狭窄了。

        神极门掌派弟子捏了捏空荡荡的荷包,觉得五千灵石花得有些冤。早知道不会有危险,他就不求着玖茴躲进这个防护结界了。

        他看了看躲在祉猷身后的玖茴,敢怒不敢言。

        宴席在混乱中结束,众人散去,空荡荡的大殿上,步庭孤身站立,他目光一点点扫过所有桌椅,最后在角落的桌子上,看到一片小小的灰烬。

        缓缓走到这张桌边,他伸出了手。

        吱呀。

        殿门被风吹开,步庭看着风卷起灰烬,在空中盘旋飞舞,最后风飞出殿外。他追出两步,随后停住脚步,挥手关上了殿门,空荡荡的大殿渐渐黯淡,直到黑暗把步庭整个人淹没。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月色清冷,月色下的镇妖狱更加阴森恐怖,这里没有花草虫鸣,唯有时不时响起的铜铃声。

        秋华踏着月色来到塔下,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她的脸色又冷又白,黑漆漆的眼睛里有着疯狂的决绝。

        “斩天剑!”她举起剑,向结界劈去。

        “秋宗主。”

        她挥剑的动作顿住,转身看向来人。

        玖茴坐在树枝上,晃了晃脚,对秋华笑得一脸灿烂:“这座塔里不仅镇压着一只修为万载的大妖,还有无数作恶多端的妖。它们如果跑出来,方圆几百里的普通人就要性命不保了。”

        “你何时在这里的?”秋华没有收剑。

        “天黑后我就在这。”玖茴跳下树,走到秋华身边,仰头看天:“你看今晚的月色。”

        秋华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多美多好看的月亮啊。”玖茴把手放在结界上,结界涌动着淡淡流光:“也许此刻有读书人在对月吟诗,有孩子在月亮下追逐打闹,还有货郎借着月色赶路,宗主你当真忍心?”

        秋华握剑的手微微颤抖,语带哽咽道:“你退开,不然我杀了你。”

        “嘘。”玖茴握住秋华拿剑的手腕:“有人来了,我们先躲起来。”

        秋华看着玖茴,没有挣开她的手。

        “放心,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人发现我们。”玖茴拉着秋华飞到树上,两人牵着手并肩坐好,取出一件宽大的鲛纱衣披在两人身上,两人顿时隐去了身形。

        “看,这里的风景是不是独好?”玖茴拿走秋华手里的剑,剑在她掌心变作一支金钗,她伸手理了理秋华鬓边的碎发,把金钗插在她的发髻中。

        黑暗中,脚步声越来越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