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在线阅读 - 21 第 21 章

21 第 21 章

        陆庭醒的时候差点分不清今夕何夕。

        书房的窗帘被人妥帖拉上,一丝光也透不进来,暗沉沉的一片。

        由于长时间在椅子上保持一个姿势,他的肩膀酸得不像话,他活动了一下,从椅子上直起身体,捞过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上面显示的时间刚刚过了九点,也就是说,他在书房的椅子上睡了将近五个小时。

        别小看这短短的五个小时,加起来恐怕都比他这段时间真正睡着的时间还要多。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就连最近一直在疼的脑袋也不疼了。

        陆庭出了书房。

        别墅里灯火通明,似乎知道他在睡觉,佣人干活的动作很轻,怕吵到他。

        看见他,安迪一瘸一拐的走到他跟前,“陆爷,您醒了,要吃晚饭吗?”

        终于睡够的陆庭心情很好,点头允应他的提议。

        等到陆庭洗好澡下来,迟来的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厨师不知道他的口味,只能根据安迪给的资料,按照y国陆家的标准准备。

        满满一桌,堪比中西大杂烩。

        陆庭看见时,忍不住眉心一跳,这熟悉的感觉,让他仿佛回到了老头子还在的时候。

        陆凛川小时候是在国内长大的,哪怕后来在y国生活了许久,饮食习惯还是偏向中餐。可他这个人,偏生又格外好面子,觉得只吃中餐彰显不了他的地位。

        长此以往,陆家的餐桌上渐渐的就形成了这副中不中、洋不洋的情况。

        没想到,人都死了,还要跳出来彰显存在感。

        看着男人骤然冷下去的双眼,安迪心头一跳,顿时觉得自己搞砸了。

        “要是不喜欢的话我让佣人重新做。”

        这实在不能怪安迪,陆庭以前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谁都没想到,他竟然坐上的陆家家主的位置,而且到现在也不过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喜好。

        不过刚刚睡醒的陆庭没有难为人的爱好,虽然觉得晦气,但还是坐了下来。

        他面前放着一盘牛排,刀叉和盘子碰撞发出细微的声音,不知想到了什么,陆庭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站在旁边的安迪。

        “沈娇呢?”

        安迪迟疑了几秒才想起他口里的沈娇是谁,那个从进到别墅就安静得过分的残疾人,脸倒是长得好看,想来不过是陆庭带过来的小玩意。

        “应该在房间休息。”

        陆庭送了块牛排进到嘴里,耳边似乎还回响着青年清润的声音,“他吃了吗?”

        安迪哪里知道。

        陆庭第一天刚搬进来,需要做的事情多了去了,谁会去在乎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玩意?

        再说了,哪里有主人还没吃宠物就先吃的道理?

        安迪垂下脸,“陆爷,陆家的规矩,必须要等着家主一块用膳。”

        “是吗?”男人将嘴里的牛排咽下,“谁定的规矩?”

        “是……”安迪顿住了。

        是陆凛川。

        众所周知,如果问陆庭最恨谁,那一定非陆凛川莫属。

        安迪脸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陆庭的手在桌子上敲了敲,“去把人叫下来吃饭。”

        “还有,这种问题我不想再看见第二次,不然就滚出去。”

        安迪马不停蹄的去楼上叫沈娇。

        沈娇还是早上那一身宽松的病号服,头发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精致的五官完全暴露在灯光下,眼尾上挑,不说话的时候压着唇,透着几分带着攻击性的锐利。

        引得陆庭多看了他两秒。

        就是这两秒,让青年的伪装顿时卸了下来,眼帘一掀,露出食草动物的柔和,压着的唇角收了回去,瞬间变得柔和又漂亮。

        “陆先生。”

        他跟陆庭打招呼。

        病号服很宽松,哪怕沈娇把扣子规规矩矩的扣到最上面一颗,可还是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仰头跟他打招呼的时候,锁骨凹陷出一个弧度,脖颈纤细,在灯光下,白得晃眼。

        “吃饭了吗?”陆庭问他。

        沈娇看着这一大桌中西合璧的晚餐,迟疑着摇了摇头。

        他把陆庭哄睡着后,看着繁忙的佣人们,识趣的没去讨要自己的晚餐。

        说实话,他已经做好了不吃晚饭的准备,喝了一肚子的水,准备睡觉了。

        可没想到管家却把他叫了下来。

        那个从一开始就没正眼看过他的管家在他跟前垂着头,跟他解释下午由于太忙没顾得上他,同时还暗地里责怪他饿了就应该跟厨房说,而不是干等着,害他被陆庭责怪。

        沈娇想着下午在厨房门口安迪看着自己的眼神,轻蔑里带着不屑,仿佛他天生就低别人一等。

        那一刻,他未说出的话就这样咽了回去,询问到自己的房间,便进了屋,不再出来。

        陆庭指了指旁边的位子,“坐下一起吃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佣人将旁边的椅子撤下,推着沈娇坐了过去。

        在餐桌上,大部分时间沈娇都是安静的。毕竟之前在沈家他多说一句话都会引来别人的不满。

        可贫民窟出生的陆庭没有食不言这种规矩,他看着青年低着头乖乖吃饭的样子总想逗他两句,“还喜欢吗?”

        对于食物,沈娇谈不上喜不喜欢,能吃饱就行,闻言他放下手里的筷子,“还好。”

        陆庭看着他只挑自己跟前的那道菜夹,挑了下眉,“还好是什么意思?”

        沈娇第一次觉得救了自己的男人性格实在是恶劣,可偏偏他还不能不回答他的问题。

        “就是都好吃。”

        “是吗?”陆庭将手撑在桌子上,“那你怎么只挑跟前那盘土豆?我还以为你对土豆情有独钟呢。”

        沈娇:“……”

        说实话,有点烦。

        他不说话,表情乖顺,可陆庭还是看见了微微鼓起来的一点脸颊。

        想生气,但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处境,鼓起的那团又收了回去,朝他露出一个称得上是没脾气的笑,“那我换别的菜夹。”

        沈娇又了夹虾和青菜,其实就是他跟前唯一的三道菜。

        通过收集来的资料,再加上沈娇的动作,陆庭不难想象他在家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一抹说不上来的异样感爬上陆庭心头,他握着刀的手顿了顿,没再说什么,而是换了个话题。

        “怎么还穿着病号服?”

        沈娇的脸上爬上一抹难堪,“我没有别的衣服。”

        陆庭一愣,“抱歉。”

        他也是第一次养人,没什么经验,说到底还是他的问题。

        陆庭咳了一声,有些尴尬,“是我的问题,你今晚先将就着。”

        他朝安迪招了招手,“安迪,你明天将他需要的东西都置办好。”

        想了想,他跟沈娇叮嘱,“你有什么需要就跟他说,别藏着掖着的,我还不差那点钱。”

        沈娇没说话,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安迪低着头答应了,目光落在沈娇身上,不过这回多了几分沉思,没了一开始的轻视。

        他之前跟在陆凛州身后伺候过一段时间,陆凛州天天都带不同人的回家,他下意识的以为沈娇和那些跟在陆凛州身边的人一样。

        但陆庭不是陆凛州,所以沈娇的身份也和那些跟陆凛州回来的人不一样。

        吃好饭,安迪主动送沈娇回去。

        不过这回,他的态度变了,甚至还真心实意的跟沈娇道了个歉。

        沈娇不知道他的态度为什么忽然变好了,但心底不由自主的悄悄松了口气。

        毕竟白天陆庭不可能待在这里,那么别墅里唯一能做主的就只有安迪了。

        安迪将他送到房间,当时他给沈娇安排的房间是二楼最里面的那间,采光和通风都不怎么好。

        现在沈娇的身价变了,这个房间自然是不能住的。

        安迪面色不显,没把心里的打算告诉他,而是递给沈娇一套崭新的睡衣,“沈先生,因为今天匆忙,没来得及准备你的睡衣,这是陆总备用的,是新的,没穿过,对你来说可能有点大,只能委屈你将就一下了。”

        沈娇接过睡衣,对他忽然大转弯的态度搞得有些惶恐,“谢……谢谢,不要紧的。”

        他回到房间,把门关上,想了想,给门又打了反锁。

        面容旖丽的青年坐在门边,打量着他的新房间。

        对安迪来说不好的房间在他眼里却是从所未有的舒适和大,甚至里面还单独配有卫生间。

        明亮的灯光从头顶倾泻,沈娇攥着手里的睡衣,神色有些迷茫。

        此刻的他,仿佛陷入一个梦境,一个他在那个狭小的房间里辗转难眠的时候幻想的梦境。

        他好怕忽然哪天一睁眼,他依旧在那个小小的房间里,沈钰恶毒的眼神如影随形。

        可他更怕的是,陆庭给他这些,他又要拿什么去还?

        手里的睡衣被抓得皱巴巴的一团,沈娇若无其事的松开手,伸手拂了拂,转身去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沈娇看着自己身上挂着的空空荡荡的衣服陷入了沉默。

        衣服袖子长长的垂下,他叠了好几次才勉强露出手来,衣领很宽松,稍微一低头,下面的风景就展露无疑。

        沈娇回想着陆庭的样子,很高,好像比他认识的人都要高出一截,肩宽腿长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明星。

        他又看了看自己瘦瘦弱弱的样子,微微叹气,弯下腰,将从轮椅上拖下去的裤腿挽上去,然后不可避免的看见了自己空荡荡的小腿。

        他神色一僵,哪怕过去好几年,每当他看见这空荡荡的裤腿时,心底依旧不由自主的产生一股浓烈的厌恶感。

        它好像在无时无刻的提醒他,他不过是个废物。

        恍惚间,他好像又回到了被赶出沈家那无比混乱的那天。

        沈钰尖锐的声音又回响在他耳边。

        “沈娇,那辆车就应该把你撞死的。不对,比起把你撞死,变成没有腿的废物更让你难受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