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在线阅读 - 19 第 19 章

19 第 19 章

        说不怕那是假的。

        陆庭生得高大,光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流露出的气场就强大到令人难以忽视。

        他说这话时,明明是笑着,可沈娇全身上下的肌肉不由自主的紧绷,像是被野兽叼着后颈的小动物,坐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

        他低下头,掩盖住眼底的神色,回答陆庭的问题。

        “不怕。”

        他也没有资格说怕。

        当他把手搭在陆庭手心时,他就不再属于他自己了。

        陆庭微微侧脸,看见了兔子紧绷着的后颈。

        明明害怕得呼吸都轻了两个度,却还梗着脖子说他不怕。那一刻,倒显得他像是个会吃人的怪物。

        他收回腿,给兔子一点喘息的空间。

        “陆庭,我的名字。”

        沈娇一怔,才想起来这么多天过去了,他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他抿了抿嘴,终于看向了陆庭。

        “陆先生。”

        他先喊了他一声,明明很害怕,可也知道,说话时看着对方的眼睛,是一种礼貌的行为。

        “我叫沈娇。”

        陆庭的视线扫过对方精致的五官。

        “娇?哪个娇?”

        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好一会,沈娇才轻声道,“女字旁的娇,女乔娇。”

        他看着沈娇因为羞涩微微阖上的双眼,轻笑了声,“很好听的名字,很衬你。”

        至少此刻的青年在他眼里就像一株娇艳的玫瑰。

        不过很显然,对面似乎不喜欢这样的夸赞,别过头,目视前方,一句话也不说。

        空气里又恢复了寂静。

        沈娇把身体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盯着外面疾驰而过的风景,微微有些出神。

        眼前忽地一黑,车子进了隧道。洁净的车窗上倒映出他的脸,以及那双注视着他的眼睛。

        那是一双狭长的眼。得益于混血的优势,眉骨很高,眼窝深陷,双眼皮的褶皱明显,看着人时,给人一种仿佛很深情的错觉。

        他们在车窗的倒影里相望,在黑暗里,那双眼看上去像是纯正的黑色,平白多了几分温柔缱绻。

        沈娇烫到一般的收回目光。

        陆庭也收回了目光,“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沈娇摇头。

        “心还真大,就不怕我将你拐去卖了?”

        沈娇道,“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就死在那场大雨里了,被卖就被卖吧。”

        车子出了隧道,突然涌进的强光让陆庭眯了眯眼。

        他想,就凭沈娇那张脸,能干的事可多了。只怕到那时,他才知道,有时候活着还不如死了。

        不过他没说什么,而是换了一个问题,“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街上?你的家人呢?”

        旁边的青年沉默了好一会,才若无其事的开口,“我没有家人,我被他们赶出来了。”

        沈娇以为,他在说完这句话后,会接受到旁边男人或不解或奇怪的目光。可对方只是懒散的将手搭在膝盖,上像是听到了一个寻常的回答。

        “为什么?”他问。

        为什么呢?

        沈娇仰头,迎着太阳,皮肤被烤得火辣辣的疼。

        可心底的冷意怎么也驱散不了。

        因为他下贱,因为他不知廉耻,因为他自甘堕落,他勾引了她妹妹的男朋友……

        纤瘦青年缩在位置上,近乎是自暴自弃的讲出这一段故事。

        他面容沉静,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冷淡得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故事里的他就像是小说里坏事做尽的恶毒配角,遭到每个人的嫉恨,而他的结局也正同恶毒配角一样,被狼狈的赶出家门,自生自灭。

        可坐在他旁边的陆庭却看见青年那冷淡到极致的脸下,搭在膝盖上的手将宽松的棉质布料裤子死死攥住。

        他低着头,不敢看他,等着他对着恶毒配角作出评价。

        陆庭不说话,沈娇便冷着脸一点点加重手上的力度,紧到陆庭甚至能清楚的看见他指尖渐渐发白。

        等了好久,也不见他回答,沈娇有点坐不住了。

        手里的布料被松开,皱皱巴巴的一团,他悄悄的自以为很隐蔽的看了陆庭一眼。

        鸦色的眼睫掀起,露出一双不安的眼睛。沈娇的瞳孔偏棕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像透明的琥珀,清清润润的。

        如果不是那上挑着带着几分勾人意味的眼尾,看上去倒像个兔子。

        不过,也和兔子差不了多少。

        陆庭的手指在大腿上敲了敲,张嘴正想说什么,只见前面的隔板忽然被升起,露出陆九那张略显狰狞的脸。

        “老板,到了。”

        陆庭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

        熟悉的寒意从脚底窜了上来,陆九很有眼力见的把头缩了回去,又将隔板放下,“是我打扰了,老板您继续。”

        沈娇眨了眨眼,继续什么?

        陆庭揉了揉眉头,最终还是下了车。

        陆九正在将轮椅从后备箱拿出来,看见陆庭下来,走过去,低头跟他认错。

        “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到您的好事了?”

        陆庭:“……”

        陆庭说,“滚犊子。”

        陆九:“……”

        平日里哪怕很生气也优雅如贵族的陆庭都开始说脏话了,看来他真的打扰到他的好事了。

        陆九默默垂下头,努力当一个没有存在感的背景板。

        可背景板当了没几秒,站在他前面的男人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怎么?是想等我来搬人吗?”

        陆九再一次如法炮制,像拎小鸡一样将沈娇从车里拎了出来。

        直到坐在轮椅上,沈娇才有空查看眼前的景象。

        他们停在了一栋别墅前,说是别墅,其实有点贬低它了,比起别墅,更像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庄园。

        此刻,别墅里的佣人终于迎来了他们的主人。

        管家领着一干佣人早早的站在门口等着,见到陆庭下车后,齐刷刷的朝他鞠了一个躬。

        “陆总好。”

        沈娇被吓了一跳,看了一眼旁边的车,又看了眼眼前的豪华别墅,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陆家有钱,作风是一向奢靡惯了的,在y国,排场甚至比这个还大。

        管家是y国人,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他跟在陆庭身边,向他介绍。

        “佣人是在国内挑选的,已经培训过了,该懂的规矩都是懂的。”

        “别墅的装修是根据您的喜好布置的,您看看,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

        陆庭随意扫了眼,整个装修以简约为主,跟他那死了的老爹暴发户似的审美一点也不搭。

        他摩挲一下手里的拐杖,看了管家一眼,“换的还挺快。”

        管家恭敬地垂下头,“这是我应该做的。”

        他身上穿着燕尾服,终站在陆庭身后半步的距离,和他说话时,便恭恭敬敬的垂下头,一点错处也挑不出来。

        作为新上任的陆家家主,哪怕他远在国内,对陆庭的行事作风也有所耳闻。

        才刚上任不过几个月,和他作对的兄弟进去的进去,死的死,残的残,整个陆家被他一个人闹得人心惶惶,生怕下一个就被这阎王给找上。

        今天是他第一次见他,本以为会受到陆庭的刁难,结果男人深灰色的眼眸围着别墅转了一圈,站在客厅里,竟笑着夸赞了他几句。

        “做得很好,我很喜欢,管家有心了。”

        他弯了弯眼眸,像个温柔的绅士,“还没来得及问,怎么称呼?”

        管家道,“陆总,您唤我安迪就可以。”

        “安迪。”

        陆庭唤了他一声,下一刻,黑色银边的拐杖落在他脚背上。

        “你的主人是谁?”

        落在脚背上的拐杖力道并不重,可安迪感觉自己的脚甚至是全是都变得僵硬起来。

        他勉强笑了笑,“陆总,您这话什么意思?我在陆家工作,自然就是您的人。”

        下一刻,锥心的痛从脚背上传了过来。

        陆庭依旧笑着,他靠着安迪,声音温柔,仿佛在说什么悄悄话。

        “我不太喜欢听废话。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打狗还要看主人,你不说你的主人是谁,我就权当你是条野狗。你说?野狗都是什么下场?”

        安迪的脸惨白一片,他哆嗦着扑通一下跪在陆庭跟前,“陆……陆爷,我错了。”

        陆庭收回拐杖,往后退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他的眼神仿佛带着寒冰,叫安迪的四肢百胲都冻得僵硬。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匍匐在陆庭脚下,那是一个臣服的姿势。

        “是二爷,他让我跟在您身边。”

        推着轮椅进来的陆九一抬眼瞧见的就是这幅画面,他眉心一跳,想也不想,抬着轮椅硬生生的转了个圈,将原本半只脚踏进别墅的沈娇抬到了外面。

        当了把空中飞人的沈娇惊魂未定地抓着扶手,双眸微微瞪大,“怎……怎么了?”

        陆九抹了把脸上不存在的冷汗,回头一瞥,安迪还跪在陆庭跟前。

        本来眼前的青年被他家老板强取豪夺就很可怜了,要是让他看见自家老板如此残暴的一幕,肯定会吓得晚上觉都睡不着。

        为了沈娇的身心健康和自家老板的幸福着想,陆九挺着不怎么高大的身躯,毅然决然的将沈娇往旁边的小花园推了过去。

        “房间正在收拾,那边花开得正好,我带你过去看看。”

        看着小花园里被太阳暴晒蔫哒哒快要死掉的两株月季的沈娇:“……”

        看着陆九展现惊人臂力将人在他眼前硬生生转了个圈的陆庭:“……”

        他的这个便宜弟弟,脑袋好像越来越不聪明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