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在线阅读 - 13 第 13 章

13 第 13 章

        陆九拎着礼物站在房间门口。

        他抬手敲了敲门,好一会,里面才传来一声低沉沙哑的“进来”。

        他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明明是上午阳光最热烈的时候,可房间里却昏暗无比,厚实的窗帘全被拉上,一丝光也透不进来。

        浓重的烟味争先恐后涌进陆九的鼻腔,让他忍不住偏过头咳了咳。

        他的咳嗽声似乎吸引了床上人的注意,黑夜里闪烁着光的猩红烟头停在半空,他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他脸上。

        陆九强忍着喉咙泛起的痒意,恭敬地垂下头。

        “爷,一切都安排好了,今天下午的飞机,礼物我也挑好了,您需要过目一下吗?”

        空气里传来一声很浅的笑声,垂在半空的烟头不知摁到哪里,骤然熄灭,然后被丢进垃圾桶。

        “你猜它最终的归宿是哪里?我猜是垃圾桶。”

        陆九不说话,也不敢说话。

        正是因为他的沉默寡言他,才在陆庭身边活了一年又一年。

        啪——

        房间的灯亮了。

        灯光将黑暗的房间瞬间照亮如白昼,也照亮了半躺在床上的男人。

        他屈着腿,被子从胸口滑落,露出真丝睡袍下若隐若现的胸膛,脸色有些苍白,下巴冒出一截青色的胡茬,但唯独那双狭长的眼却亮得惊人。

        陆九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

        仿佛火炬里燃烧着的最后火种,看似很亮,实则下一秒就会坠入永恒的黑暗。

        “爷……”

        他张了张口,“飞机在下午起飞,你其实还可以再睡几个小时。”

        别看陆庭现在躺在床上,但他知道,他已经将近两天又没合眼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两天他经常看的那位勤劳的主播没直播。

        那么惨淡的数据,主播跑路也是正常的。

        陆九微微叹气,从怀里拿出一颗安眠药,放在陆庭旁边的柜子上。

        “到点了我会喊你。”

        陆庭看了一眼那颗药,没吃,掀开被子下了床。

        “叫佣人进来打扫吧。”

        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房间已经彻底被打扫干净。

        窗帘被拉开,阳光大刺刺的照进来,亮堂堂的一片。不知名的熏香将浓厚的烟味掩盖下去,但细细辨别,还是能嗅到那股辛辣呛鼻的味道。

        难得的,陆庭这个昼夜颠倒的人站在窗户前沐浴正午的阳光,直到手机响起的提示音拉回他的思绪。

        他拿出手机,收到了一条令他意外的消息:

        ——来自那个他两天都没有打开的直播软件。

        那是一条私信,发信人是他关注的唯一一个主播。

        【很抱歉,平台要跟我解约,你以后应该看不见我直播了。】

        或许是今天的阳光过于温暖,又或是他的大脑突突的疼,一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本来应该退出去的陆庭鬼使神差地点开对话框。

        【那真的很不幸呢,希望你以后的生活可以顺利。】

        【顺利不了了。】

        对方说。

        陆庭微笑。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不开心,很不开心。】

        陆庭推开窗,夏末带着温度的风裹挟着院子里的玫瑰香气送到他鼻尖,他低头,看着玫瑰在花园里随风摇晃。

        【为什么会不开心呢?】

        【可能因为他们都不喜欢我吧。】

        女拥挎着篮子,走到花园,将快要凋零的玫瑰剪下。

        【没有人是为了让别人喜欢而存在。】

        那边许久都没回消息,久到了陆庭以为这场莫名其妙的对话就此结束时,手机又响了一声。

        【那如果是他们让我不开心呢?】

        陆庭摩挲着手机,修长的指尖在屏幕上点了点,姿态懒散,神情带着愉悦。

        【既然你不开心,那大家都别开心好了。】

        —

        沈钰和宋矍在回来的半路堵车,到家的时候将近晚上九点。

        宋矍提着礼物,含笑着跟沈秋禾和季成眠打招呼,他彬彬有礼的样子看得沈秋禾越发的满意,心底的那点疑虑也完全打消了。

        她拿出一双崭新的拖鞋递给宋矍,引着他进屋。

        宋矍低头换鞋,目光不动声色的往里面扫了一眼,最后落在安静坐在客厅看电视的青年身上。

        他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站起来,伸手揽过沈钰的腰,仿佛两人真的是一对格外恩爱的小情侣。

        沈钰靠在他怀里,被男生独有的气息包裹,羞涩一点点爬上她的脸颊,俨然一副小女人的神态,完全看不出这几日在家是如何的歇斯底里。

        沈娇抬头,对上宋矍的目光。男生朝他挑了挑眉,眼神是赤裸裸的挑衅。

        你看,你不是要让我和沈钰在一块吗?现在终于如你所愿了。

        这情景,的确是如沈娇所愿。

        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他的指尖愉悦的敲了敲,可眼神却落寞的垂下来,像易碎的玻璃。

        沈秋禾站在宋矍跟前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是小钰的哥哥沈娇,你们之前见过的。”

        “是见过。”

        宋矍松开手,走到沈娇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然后朝他伸出手。

        “不过不熟。现在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宋矍,沈钰的男朋友,也就是你的……”

        “妹夫。”

        他笑了声,这两个字从喉咙里吐出来,带着几分暧昧的色彩。

        对面的青年只是保持沉默。

        最后还是沈钰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你是哑巴吗?没看见别人跟你打招呼?”

        沈娇这才慢慢的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声音轻轻柔柔的,“沈娇。”

        宋矍便看见他手背上还没愈合的烫伤,“这是怎么了?”

        沈钰心下一慌,拉了宋矍一把,将两人相握的手扯开。

        “还不是他自己不小心,都让他别弄了,非要去端汤,被烫到了。”

        宋矍的目光落在沈娇身上。

        他将手藏进宽大的衣袖里,眼神闪躲,抬头怯生生地看了沈钰一眼。

        “是……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跟小钰没关系。”

        宋矍也看了沈钰一眼,里头情绪晦暗难辨。

        “也是,我们小钰这么善良,怎么可能会跟她有关系呢?”

        他笑了笑,笑意半分未达眼底。

        这个小插曲过后,众人便开始吃饭。

        或许是要在宋矍面前展示自己家温馨的家庭氛围,沈秋禾将餐厅那张长长的餐桌撤了下去,换了张圆桌进来。

        她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像宋矍这种身份的人,什么豪华场所没见过?可能越有钱,在情感方面就越空虚,而这种温馨朴实的家庭氛围正是他心里所向往的。

        她的算盘打得很好,可惜沈钰不怎么开心。因为如果是平日里那张餐桌,沈娇只能坐在角落。现在换成圆桌,宋矍就坐在了她和沈娇的中间。

        面对沈娇时,沈钰的心眼向来都比针尖小。

        她频频地瞪向沈娇,用眼神警告他,让他离宋矍远一点。可青年只是默默的低着头吃东西,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反倒是宋矍,往他那边看了好几次。

        沈钰挪过去,亲密的扯了扯宋矍的衣袖,“亲爱的,人家想吃那个鸡肉,你夹给我好不好?”

        宋矍的眉头微微皱起,但没说什么,夹给她了。

        季成眠端起手里的饮料,“你们能够在一起,叔叔自然很开心,小钰在家里被宠坏了,虽然平日里说话有些不着调,但她的确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只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你能够多担待担待。”

        宋矍也端起饮料,“叔叔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宠她谁宠她?”

        说着他又敬了沈秋禾一杯,最后将目光落在旁边的沈娇身上。

        “按道理,我应该喊你一声哥,可否赏脸,陪你妹夫喝一杯?”

        沈娇看了眼前面空荡荡的杯子,抿了抿唇,抬手给自己倒了杯饮料。

        或许是由于紧张,他倒的时候没刹住车,那杯饮料格外的满。

        他端着杯子,和宋矍碰了一下,抬手正要喝,却被宋矍拦住了。

        他笑着开口,“沈钰,你这哥哥好生冷淡,见了我话都不想说一句。”

        沈秋禾瞪他,“小宋跟你说话呢,这么多年的书白读了?做人的基本礼貌都没有。”

        沈娇端着饮料,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从嘴里磕磕绊绊的挤出一句,“你……你以后要对她好一点。”

        宋矍伸手去和他碰杯,眼神一瞬不落的看着他的脸,最后落在那张被牙齿咬得微微充血的嘴唇上,眼神彻底幽深下去。

        沈娇抬眼,和他对上,被他眼底的情绪吓了一跳,手一抖,那杯满当当的果汁瞬间撒了大半出来,全倾倒在宋矍的衣服上。

        餐桌上顿时响起一阵惊呼,沈钰着急忙慌的扯出纸巾去擦拭他的衣服。

        沈娇似乎也慌了,也跟着一块去擦。

        他勾着头,将纸巾按在他的大腿上,整个人像缩在他怀里,然后抬头望他,脸上的表情泫然欲泣。

        一朵娇艳的玫瑰,就这么垂在他身下,毫无所觉的朝他仰着纤细的脖颈,脸上露出可怜的神情。

        以为这样能换来他的怜悯,只可惜,他这种神情,只会让他心中暴戾徒增。

        他一把扯开沈钰的手,看着沈娇,声音沙哑粗粝。

        “别擦了,衣服都湿透了,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带我去换一套。”

        “这……”

        沈秋禾看了眼季成眠,他是长辈,穿他的衣服总有些不妥。

        最后只能将目光落在沈娇身上,“让沈娇带你去找件干净的衣裳吧,他虽然瘦,但平时穿的衣服都比较宽松,应该你能穿得上。”

        “妈……”

        沈钰眉头一皱,还想要说什么,就被宋矍打断了。

        他站起来,去推沈娇的轮椅,表情从容不迫,可步伐却透着急促,“那就麻烦哥哥了。”

        这是宋矍第二次见到沈娇那间小得可怜的屋子。

        他一直住在这个地方,沈家人习惯了,甚至完全想不到若是外人见了会怎么想?

        但宋矍的确懒得思考。

        他双手抱胸,靠在门边,看着青年从床底下抽出一个箱子,箱子里放满了衣服,他弯着腰在里面翻找。

        他今天扎了个高马尾,随着他弯腰的动作,马尾垂了下来,露出消瘦的肩,再往下,便是一节窄窄的腰。

        宋矍垂下眼,往里走了一步,将门关上。

        他看着眼底毫无反抗之力的兔子,弯腰,伸手掐着他的脖颈,附身凑近他。

        “你看,你最后还不是要落到我手里。”

        沈娇试着挣了挣,没挣脱,脸颊浮起一层浅粉。

        宋矍看着他在自己手底下徒劳挣扎,“我说过,我宋矍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可这种时候了,沈娇还笑得出来,他按着宋矍的手,将他掰开。直起腰,看着他,眼底的情绪勾人又魅惑。

        “你想要什么呢?”

        他靠近他,吐气如兰,“想要我这个人?想要我这张脸?还是单纯的只想让我和你睡觉?”

        “宋矍……”

        他第一次喊他名字,听得宋矍半边身子都酥了。

        沈娇拽着他的衣领,贴近他的脸,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他耳边,“你想得到我吗?”

        宋矍心头一跳,“我……”

        “嘘!”美人如葱的指尖抵在他唇上,“别说话。”

        他往后退了一步,眉间的艳色浓稠得仿佛能滴下来,一颦一笑,带着宋矍从未见过的风情。

        “过来。”

        被这么使唤,宋矍应该生气。

        可事实是,他像一条被驯服的狗,心甘情愿的往前走了两步,曲腿跪在沈娇面前。

        沈娇看着他,笑得肆意。

        “你知道吗,在你来之前,有个人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说,既然我不开心,那所有人都别想开心。”

        他伸手,解开居家服的第一颗扣子。

        “我恨你们所有人。我恨把我生下的沈秋禾,我恨懦弱的季成眠,我恨不把我当人看的沈钰。”

        然后是第二颗扣子。

        “他们总觉得都是我的错,所以我应该忍让。”

        第三颗扣子。

        “可我凭什么要忍让?”

        宋矍跪在地上想要说什么,可随着第三颗扣子解下,那抹若隐若现的朱红刺激得他头脑发懵,呼吸骤然乱了。

        沈娇捧着他的脸,甜腻勾人的香气从唇齿间溢出来,低头便能瞧见宋矍的反应。

        “你让我感到恶心,和你说话恶心,被你碰恶心。”

        “我每天都在想,你们怎么还不去死呢?被车撞死,被刀捅死……”

        说着他笑了起来,“不过没关系了,死不了我们就一块沉沦。不是觉得我浪荡,仗着皮囊勾引人吗?”

        “我亲爱的妹夫,你肯定还没见过沈钰发疯的样子吧?”

        沈娇靠近他,歪头,朝门边望去。

        咔哒——

        门开了。

        露出沈钰的脸。

        沈娇娇笑着开口。

        “我亲爱的妹妹,你看啊,你的男朋友,像狗一样跪在我身下,打算和我通奸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