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在线阅读 - 7 第 7 章

7 第 7 章

        叮咚——

        手机传来的声音将沈娇的思绪拉回。

        他垂下眼,看着那边发来试探的表情包,脑海里沈秋禾怨恨的眼神越发清晰。

        那一刻,他像是什么都没想,又像是想了很多。

        最终还是把宋矍的微信删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宋矍找了借口,来到沈家。

        但这次沈母在家。

        沈娇依旧躲在自己的房间,季成眠去学校上课,沈钰和沈秋禾把宋矍围在中间。

        沈秋禾将洗好切成块的西瓜递到宋矍面前,神色是难得的热情。

        “宋矍是吧?常听我们小钰提起你,在学校是个很优秀的人呢,平日里也很照顾小钰,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

        她身上喷的是沈家的香水,味道有些浓,宋矍很不习惯,往旁边挪了挪,搬出在路上想好的借口。

        “我上次来这边玩好像落了个东西在这里,今天来找找看。”

        沈钰一听,有些紧张,“你怎么不跟我说?昨天阿姨刚打扫过。东西贵重吗?要是被顺走了怎么办?”

        宋矍往走廊那边瞥了一眼,“不贵重,只是我目前比较喜欢。”

        沈秋禾站起来,“我叫阿姨帮你找找吧,你这孩子,东西丢了第一时间就应该说,干嘛非得等到今天跑过来。”

        宋矍露出一个笑来,只是那双眼却暗沉得厉害。

        “我也是昨天才发现不见的,这不,今天就过来了。”

        他站起来,“我想了想,应该是落在走廊那边的厕所里了,我自己去看一看。”

        沈钰见状也站起来,“我陪你回去找吧。”

        “不用了。”宋矍道,“我自己去,顺便再上个厕所,你跟过去不方便。”

        他都这么说了,沈钰便不再强求。

        宋矍顺利的走过去,他没进厕所,反而直直的路过厕所,往深处走去,停在一扇门前。

        然后抬手,敲门。

        不出意外的,没有任何回应。

        宋矍的耐心在这一路上已经消耗得差不多,敲了门没有反应,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滚出来!”

        还好走廊离客厅有一段距离,不然以他的动静,肯定会把沈钰她们吸引过来。

        见还没有反应,宋矍忍不住又踹了一脚,“我再说一次,出来!”

        这回门终于开了。

        青年艳丽的五官在门缝里绽放,肤色苍白,唇色嫣红,像花园里开到最灿烂即将凋零的玫瑰。

        宋矍像暴怒的狮子,一把推开门,也不顾对方是个残疾人,弯腰掐着他的脖子。

        “你什么意思?删我微信?这辈子还没人敢删我微信!”

        沈娇触不及防的被他掐着往上提,双腿悬在空中,涌入鼻腔的空气越来越少,他挣扎着,伸出双手去掰宋矍的手。

        可他一个废物怎么可能会是常年打篮球的男生的对手。

        最后还是宋矍理智回归,将他丢在轮椅上。

        青丝凌乱的盖在青年脸上,他摊着身体,歪着头,微微喘气。

        宋矍在心里骂了句脏话,蹲下来将他脸上的头发拨开,看着他青白的脸,压抑着心头的怒火。

        “沈娇,你真有出息,前脚加了我,后脚就把我删了。”

        沈娇不说话。

        于是宋矍又伸手去掐他的脸,“说话,你是哑巴吗?”

        沈娇别过脸,“说什么?想删就删了?”

        好一个想删就删……

        从来只有宋矍删人的份,删他微信的,沈娇还是头一个。

        高大的男生皱着眉头,“为什么?”

        沈娇咳了咳,伸出手,不动声色的擦了擦宋矍刚刚碰过的地方。

        “沈钰说了,她喜欢你。”

        宋矍不理解,宋矍快要被气笑了。

        “什么叫沈钰喜欢我,她喜欢我你就要删了我?”

        对面的青年望着他,那双似乎永远都在含情的桃花眼里闪过不解。

        “我不明白,你加我到底要干什么?”

        宋矍看着他的脸,很多不合时宜的画面在脑海里滚了一圈。

        他上头有个样样都行的哥哥,早早的就继承家业,所以就导致他格外的无法无天。

        因为他的身份,早些时候无数莺莺燕燕往他身上扑,男女都有,宋大少爷来者不拒,那会儿玩得比谁都花。

        后面上了大学才收敛了许多,不是因为觉悟,单纯的就是腻了。

        直到他见到了沈娇。

        他想,没人不会为这样一个美人心动。

        他越是反抗,对他越是抗拒,他就越是兴奋。

        人们致力于将鲜花蹂躏,将月光拽入泥潭,将白纸泼上油墨。好让这些不染世俗的东西跟着他们在世俗里沉沦,最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宋矍是恶劣的,他的基因里就带着掠夺,他想要的,他就一定要得到。

        他慢吞吞的靠近沈娇,看着他的脸,朝他打开充满诱惑力的潘多拉魔盒。

        “你长这么漂亮,你说我想要干什么?沈娇,你在沈家过得应该很不顺心吧?只要你跟了我,我把你接出去,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对面的青年像是吓到一般,略显惊慌的睁大眸子,脸上闪过屈辱。

        “我是男的。”

        他越是害怕,宋矍就越兴奋。

        “男的?男的又怎么样?沈娇,你长着这么一张脸,天生就是为了勾引男的,哪个女生会喜欢一个比自己长得还娘的人?”

        他字字珠玑,仿佛利刃,精确的捅在沈娇的伤口上。

        青年的脸惨白一片。

        宋矍终于感到了报复的快感。

        他自认为他是救世主,他的出现只会让他感恩戴德。

        “所以,你跟我好,我带你离开这里,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哪怕有一天我腻了,我也会给你钱,足够让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他看着他的腿,眼神怜悯。

        “你看你这样,不讨母亲和妹妹欢心,以后要怎么活下来呢?”

        他像个高高在上的主,审判着他,将他小心翼翼隐藏的伤口血淋淋的撕在他面前,最后再把他仅存的自尊心毫不留情的扯出来,踩在地上践踏。

        轮椅上的青年躬着身子,嘴里发出困兽一般的哀鸣,漂亮的桃花眼里蓄满了泪,悄无声息的滚落。

        见他这样,宋矍心底闪过一丝不忍。可更多的是一种快感,一种看见娇艳的花朵被摧残的快感。

        鲜花的折损虽然让他感到惋惜,可它鲜血淋漓的伤口却让他有一种凌虐的满足。

        宋矍低头,看着他搭在膝盖上的手。

        他今天带了戒指,戒指是一条盘在手指上的蛇,头尾相接的部分没有闭合,尾巴尖锐,刚刚争执时候在他手背上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鲜血从他的手背往下淌,将他盖在膝盖上的白色毯子染红一片。

        宋矍从兜里掏出手帕,蹲在他跟前,把他手背上的鲜血擦干净。

        “我宋矍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还有,我脾气不好,你听话一点对我们都好。”

        沈娇垂下眼,安静的看着他的动作。他的眼泪依旧止不住的落,但被长发掩盖住的神色却很冷,配着他面无表情的脸,看上去透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感。

        宋矍毫无所觉,看到砸在手背上的泪,以为自己刚刚吓到了他。

        他张嘴,刚想要说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宋矍扭头,发现沈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而沈娇则是猛地收回了手,推着轮椅往后退了好几步,和宋矍保持距离。

        沈钰惊疑不定的眼神从两人身上扫过,好一会才勉强挤出一个笑来,“我看过去这么久了,也不见你回去,就过来看看。”

        宋矍攥紧手里的手帕,站起来,面色如常,“东西找到了,结果在门口遇到你哥哥,我看他手受伤了,就蹲下来帮他处理一下伤口。”

        沈钰往沈娇手上看去,果然看见一道伤口。

        可宋矍是谁?他是那种乐于助人的人吗?

        坐在轮椅上的青年低着头,连光都对他加以宠爱,橙色的光晕在他身后氤氲,轻盈落在他眉梢,跳跃着,祈求得到关注。

        沈钰心口一窒。

        怨毒的眼神慢慢的爬了上来。

        哪怕宋矍对沈娇存有那样的想法,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在沈钰面前捅破的时机。

        他自然也知道沈钰对自己的哥哥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于是往旁边走了一步,挡在沈娇面前。

        “既然找到了,我就回去了。”

        只是在沈钰看不见的地方,宋矍背着手,拿着手机,点了点。

        沈钰敛下眼底的情绪,恢复以往的温柔。

        “那行,我送你出去吧。”

        宋矍没拒绝。

        沈钰目送他出去,当男生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别墅门口时,她提着裙摆冲了回去。

        沈娇还停在刚刚的位置,似乎知道她一定会回来。

        果不其然,沈钰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扬起手。

        啪——

        “贱人!”她揪着沈娇的衣领,“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沈娇扬起头,白皙的脖子上印着五个乌青的手指印,冷静的开口,“是他,他掐了我。”

        “掐你?”沈钰冷笑一声,“你不勾引他他怎么会掐你?”

        永远都是这样。

        永远都是他的错。

        他长着这张脸,本身就是错。

        就这么一会功夫,青年的脸颊高高肿起,他看着沈钰,再一次为自己辩解。

        “我没有对他做什么,是他缠着我。”

        啪——

        回答他的是一记耳光。

        沈秋禾站在沈钰身后,看他的眼神像看什么垃圾。

        “沈娇,你究竟想要怎么样?你害我们害得害不够吗??

        她说。

        沈娇闭上眼,彻底不说话了。

        所有的谩骂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最后汇成一句话——

        你怎么还不去死!

        你怎么还不去死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