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在线阅读 - 6 第 6 章

6 第 6 章

        青年如他想象的那般瑟缩着,用那双含情的桃花眼悄悄的瞥了他一眼,如同昨天一样。

        瞥完后,他勾着头,脖颈展露在他眼底,肤色雪白、细腻,纤细得似乎他一只手就能掐过来。

        他隐约在空气里嗅到一阵说不上来的香气,和昨天残留在他指尖的味道一样,是从眼前人的皮肉里散发出来的香味。

        一切好像和昨天一样,又好哪里不一样。

        宋矍脑海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被勾得岌岌可危,随时在断裂的边缘。

        他的呼吸不自觉的加重,又蹲在沈娇面前,“为什么躲着我?”

        他难得的补充,“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而已。”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沈娇的嘴角无声勾起,像是在嘲讽。

        可在宋矍的眼里,青年往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几乎藏在门后,声音带着怯弱,“你是小钰的朋友,她不喜欢我和她认识的人在一起玩。”

        他藏就藏,可偏偏还抬起头来打量宋矍的神色,牙齿不自觉的咬着下唇。

        宋矍便看着他的唇色一点点加深,最后变得像染了胭脂一样红。

        他伸手扣着门框,将门彻底拉开,高大的身躯在他面前心甘情愿的俯身。

        “你很怕她?”

        沈娇用沉默回答了他的问题。

        他这幅样子倒真的印证了沈钰嘴里他哥哥的形象,胆小、怯弱、畏畏缩缩,是宋矍平日里至最讨厌的那类人,可偏偏这张脸实在好看,好看到宋矍可以短暂的忽视这些问题。

        他不知道他的耐心可以维持多久,可现在正是他兴趣正浓的时候。

        宋矍掏出手机,“宋矍,我的名字,加个联系方式呗?”

        “宋矍……”沈娇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脸上的神情越发不安,“你是宋家的小公子?”

        宋矍挑眉,“你认识我?”

        沈娇往后退,想把门关上,可他的力气远比不上宋矍,努力到最后也不过是徒增笑料。

        最后他泄气的把手一放,瞪着宋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是他第二次问他这个问题,第一次是在厕所门口,第二次是在他房间门口。

        三番两次被人质问的宋矍也不恼,笑眯眯的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只是要一个联系方式而已。”

        沈娇抿唇,“给了你就能走吗?”

        走?

        宋矍好不容易再一次进到沈家,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走了?但就在他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手机屏幕正对着沈娇,他清楚的看见上面跳动的两个字——

        沈钰。

        他的脸瞬间就白了。

        宋矍把手机翻过来,看见上面的名字时有些不耐烦的皱着眉,可看着沈娇略显苍白的脸,他鬼使神差的按下了接听键。

        沈钰娇俏的声音在两人中间响起。

        “宋矍,你到哪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你?”

        宋矍看着青年略显紧张的抬起头盯着他手里的手机,被牙齿蹂躏过的嘴唇微微张开,从他的角度,隐约窥见一点洁白的皓齿。

        他看他目光里带着恳求。

        他在求他,求他不要说出去。

        宋矍的恶趣味忽然就得到了满足,他站起来,在沈娇面前舒展身躯,声音透着漫不经心。

        “上厕所呢。”

        “是吗?刚刚我去厕所,没看见你呀。”

        “我在走廊尽头的那个厕所。”

        “这样呀……”

        沈钰在电话那头笑着,声音很温柔,是沈娇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

        “阿姨烤了饼干,有你最喜欢的味道,你再不来就被他们抢完了。”

        宋矍听着沈钰的声音,垂着眼睛打量着沈娇。

        青年只是默默垂下头,鸦色的长羽将眼睛覆盖住,他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马上回来。”

        他应付了一句,挂断电话,打开手机的二维码,递到沈娇面前。

        “如果你真的不想被沈钰发现,应当知道该怎么做?”

        沈娇最终还是拿出手机加了他的好友。

        看着男生的背影在他跟前消失,沈娇把门关上。

        午后的阳光透过小小的窗户照进来,在他脚边投下一片金色的光芒,他在光芒之后,整个人陷在阴影里,神色没了在宋矍面前的怯弱,反而透着一种漠然的冷。

        沈娇拿着手机,翻了一下宋矍的朋友圈。

        不愧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宋矍的朋友圈很精彩,每一条都在彰显着他有钱人的身份。

        有趣的是,他能看见他每一条朋友圈下面都有那么一个熟悉的人在点赞。

        是沈钰。

        甚至还能看见她的评论,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但从未见宋矍回复过她。

        真的是……

        沈娇缓缓勾唇。

        有趣极了。

        ……

        沈娇下午的直播被搁浅了,因为沈父沈母回来了。

        沈秋禾这次的出差极其的不顺利,这几年来,她的职位一降再降,已经从家族的核心降到了边缘,甚至还沦落到出去找投资的地步。

        可她的投资也没有找到。

        沈家的晚饭气氛充满着风雨欲来的味道,就连王姨,端菜的声音都小得不能再小。

        沈娇坐在角落,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季成眠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碗里,安慰她,“这个不行我们就换一个,总有愿意的人。”

        沈秋禾想着自家大姐看她的眼神,又看了看身边的丈夫,气不打一出来,拿起桌子上的筷子朝他丢过去。

        “你除了说风凉话还会什么?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一个废物!你看看大姐的老公,人家现在都混到主管去了,你呢?我去见客户的时候躲在我后面畏畏缩缩,连杯酒都喝不了。”

        筷子砸在身上并不疼,可餐桌上还有沈娇禾沈钰,被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季成眠的脸上闪过难堪。

        “秋禾,我知道的,我并不擅长做这些。”

        “不擅长?”沈秋禾拔高声音,“难道我就擅长吗?我天生就适合去谈生意吗?对面那个老头的手都快伸到我胸上去了,那时候你又在干什么?”

        “我……”

        沈钰很有眼色的拿了一双筷子递给沈秋禾,“妈,你别生气了,爸本来就是这种性格,你硬要他改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再说了,不就是一单生意而已,不值得气坏身体。”

        沈家一直以来都是女人当家作主,沈钰毕业了自然是要进家族企业的。她就是沈秋禾未来的靠山。

        面对女儿时,哪怕沈秋禾再生气,也缓和了一下神色。

        “钰儿,你是不知道,丢了一单生意没什么大不了,可你大姨看我那眼神,只差没张嘴嘲讽我了。”

        “没事……”沈钰夹了块鸡肉给她,“先让她得意着吧。”

        “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跟宋家的小公子搭上线了,这两天他还来我们家玩来着呢。”

        “宋家?”沈秋禾一愣,“哪个宋家?”

        “还能是哪个宋家,这里能有几个宋家?”

        这下沈秋禾也顾不上吃饭了,激动的拉着沈钰的手,“他当真对你有意思?”

        沈钰有些娇羞的抿着唇,“之前还不确定,现在应该有一点把握,他还主动联系我了。”

        没人注意到坐在角落的沈娇不动声色握紧手里的筷子,看着她们畅想傍上宋家后要怎么扬眉吐气,他垂下头,悄悄的弯了弯眼。

        “还是钰儿争气。”沈秋禾拍了拍沈钰的手,余光看见垂着头的沈娇,不悦的皱起眉头,“不像某些人,扫把星似的,估计这单生意黄了也是因为他。”

        沈秋禾越想就越觉得是那么一回事,眉眼顿时冷下来,“滚回去,我不想看见你。”

        沈娇默默的放下手里的筷子。

        季成眠看着有些于心不忍,“他还没吃饭呢。”

        “吃饭?”沈秋禾把手里的筷子一放,“他吃什么饭?我们家被他害得还不够吗?你也不看看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这些还不是拜他所赐。”

        季成眠忍不住道,“那都是道士乱说……”

        沈秋禾打断他,“什么乱说?道士批的命,因为他,我被挤出家族的内部,现在做什么都不行,生意一落千丈。”

        “可是……”

        沈秋禾瞪他,“再说你也跟他一起滚!”

        季成眠便默默的闭上嘴。

        沈娇放下筷子,低着头道,“我先回去了。”

        他的声音理所当然的被忽视。

        沈钰亲密的挽着沈秋禾的手臂,“别生气了妈妈,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听说一直在海外发展的有个富豪这段时间要回国了,据说这次回来就回不去,打算在国内发展,他们涉及的产业就有香水。”

        “真的假的?”

        “应该是真的,我也是听宋矍说过一嘴,他爸正想方设法和这个富豪搭上线。”

        “你是说,连宋家都不一定能和他搭上线?”

        “对的,到时候我们……”

        餐厅里的声音越来越小,沈娇进了自己的房间,彻底将外面的声音隔绝。

        他翻开抽屉下面的柜子,找了半天只找一袋饼干。

        饼干有些噎人,沈娇又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杯,看见亮起的手机屏幕。

        是他刚刚加上的好友。

        【在干嘛?吃饭了吗?】

        无聊又老套的开场白。

        沈娇咽下一口水,粗糙的饼干混合着水滑过食道,让他有些难受的皱起眉。

        沈秋禾看他的眼神还历历在目,厌恶的、恨不得他立刻原地消失的眼神。那一刻,他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而是她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扫把星。

        他想不明白,既然不喜欢他,为什么还要把他生下来?

        不对……

        沈娇自嘲的笑了笑。

        本来就没打算生下他。

        沈秋禾想要的第一个孩子,一直都是个女孩。

        他叫沈娇,他留着长发,可他却带着把。

        于是他成了现在这个不伦不类的怪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