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半吊子卦师靠吃瓜盲盒暴富在线阅读 - 15 第 15 章

15 第 15 章

        所有人看向吴波,后者轻轻点了点头。

        确实是这样,被拐的孩子其实很多根本都等不到长大。

        “他们之所以选择自己找,恐怕是想着做二手打算,一方面吊着养子,”怜悯的视线落在纪风身上,“另一方面找亲子。”

        “如果亲子找到了,养子要不要就无所谓,但是万一亲子找不到,有个把他们认作是亲生父母的你在,未来也算有靠。”

        不报警就是怕纪风知道这件事,离开他们,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他们对纪风什么样自己心里有数,如果没有这层血缘关系牵绊,人早就走了。

        虽然没有证据证实傅珀的猜测,但是从纪风过往的日子也是不难猜到纪家夫妇打的如意算盘。

        “这是吃定了你孝顺啊,孩子。”听了半截的乔奶奶走过来叹了口气,“奶奶有句话不得不讲,以后对自己好一点吧。”

        孩子和父母的感情是相互的,任何一方单面付出都会让这段感情不稳定,就像一根弦,一直不停地拉,总有崩溃的一天。

        傅珀对乔奶奶点点头,“没错,他们就是吃定你。”

        这种阴谋换个人可能都不好使,也就是纪风老实孝顺,才给了他们压榨他的可行性。

        所有人都能想象到,如果他们一直找不到亲生子,未来纪风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恐怕也正是因为纪风对未来有所预测,偏偏自己还放不开亲情上的眷恋,所以才会矛盾挣扎的走了绝路。

        听到这所有人都忍不住骂起这对夫妇。

        “把养子当做提款机,就算亲生子找到了,有这样的父母这辈子也差不多毁了。”

        “是啊,这样的父母最会道德绑架了,到时候就哭诉找孩子吃了多少苦,如果不给他们养老就是天理难容,那些啥都不知道的人一起哄,还不得把人逼得乖乖给钱。”

        “妈呀,谁摊上这样的父母,真是恨不得投生狗肚子里,找个好的铲屎官好歹一辈子有靠。”

        “投猪胎也好过投到他家。”

        纪风听到这,表情接连变换,两膝头手掌下的布料聚起无数的褶皱,可以看出他心里有多挣扎。

        他们说的没错,纪风真的很善良,一想到有另一个原本幸福生活的人会顶替他踏进这泥沼,就开始觉得不忍。

        可是……

        “啪嗒!”纪风低下头,一滴泪珠落在手背上。

        “大师,我想找父母,虽然可能有点对不起那个人,但是我还想找到他们。”

        想知道到底是他不值得,还是纯属运气不好。

        这句话一出,纪风像是搬走了压在心头的巨石,用力一抹脸上的痕迹,双目充满期盼的看着傅珀。

        傅珀看着他,片刻后突然说了句题外话。

        “如果你找不到亲生父母呢?或者就算找到了,你的亲生父母对你也不好?再或者他们对身边长大二十年的养子比对你好。”

        纪风想过这个可能性,其实从傅珀说出他的身世之后纪风就一直在想各种可能性。

        “我想明白了,如果他们对我也不好,那我就自己对自己好,好好工作,攒钱上大学,就算过得再苦,也不会比以前更坏了。”

        此话一出,傅珀眼睁睁的看着纪风的个人资料变了,一颗金色五角星“叮当”一声落了下来。

        傅珀看了吴波一眼,暗道:幸不辱命。

        算卦是纪风的要求,吴波最初拜托她的事是开解他,让他以后不要在想自杀了。

        自己心里也松了口气,幸好,系统确实如自己所料的给出了纪风未来的新变化。

        最重要的是,纪风的个人资料上多了两个名字。

        而且其中一个名字她之前还见过。

        傅珀眉梢微微一动。

        之前在纪风的个人资料中纪树根和张小花的身份是养父母,可是他的亲生父母上面却是个“?”。

        这种情况傅珀也是第一次遇到。

        她的猜测是纪风原来的命运中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不是纪家夫妇亲生的孩子,他死后纪家夫妇不知为何也没找到亲生孩子。

        有关另一个家庭的内容对纪风短暂的一生而言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吃瓜系统就不费心了。

        傅珀怕纪风把一腔热情寄托在一个暂时找不到的人身上,再钻了牛角尖。

        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吃瓜系统不够人性化想做个两手准备,这才问了之前的那个问题。

        果然,因为前面她一口道破了纪风身世真相,再加上纪风没了死志,所以按照系统全知的设定,有关人物的资料也随之出现。

        纪风的未来变了。

        他不在会将人生终结在二十岁,而是会半工半读,成功走进他曾经梦寐以求的校园。

        今后岁月,光芒璀璨。

        就像环绕纪风的光团中新生的那个橙色光团一样,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

        *

        就在纪风来找傅珀算卦的时候,一条有关他跳护城河的视频在湖城圈子里流传来。

        下面的评论也是充分显示了物种的多样性。

        【听着好像是和家里闹矛盾了,现在的年轻人就会用这招要挟家里人。】

        【动不动就跳楼跳河的,心理太脆弱了。】

        【说不定有抑郁症,现在年轻人压力真的很大。】

        【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都这么大了应该懂点事。】

        【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要是真没了父母该多伤心。】

        【……】

        上传视频的人把纪风的脸打了码,但是这种手段只能蒙蔽外人,对于熟人来说基本没用。

        渐渐地也有人认出了纪风的身份,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也现身说法的驳斥这些站父母的言论。

        【这是我初中同学,说句公道话,如果这人没了他父母一颗眼泪都不带掉的。】

        【我是他同乡,父母从小就没管过他,从初中开始学费都是自己挣,能活这么大完全是野蛮生长。】

        【我是他邻居,这么多年看着都觉得要是生在这种家庭里,早死早投胎说不定更好。但是现在他已经大了,还是更爱自己一点吧。】

        “刘老师,你快看看,这是不是你带过的学生?我看着眼熟。”

        一名正在准备教案的中年女教师抬头疑惑的接过同事的手机。

        纪风冲着天空的哭嚎一出,刘辉立刻倒吸一口凉气,“这是纪风,是我的学生,他这是在干吗?”

        同事说:“我看下面有评论说是在老城的南城门桥上要跳河,被人拦下来了。”

        带一辈子学生也很难碰到几个纪风这种家庭的,孩子是好孩子,就是运气不好摊上那样的父母。

        “幸好没记错,这孩子是真可怜,都毕业了也没摆脱那对父母。”

        刘老师手脚发凉,腾地一下站起,“麻烦帮我去班里说一声,后面两节课改成自习,上完直接放学。”

        话还没说完,就冲出办公室。

        同事追出去已经没了人影,冲到窗台边对着楼下喊:“你放心吧,我帮你看着。”

        刘老师出了校门直接拦了辆车,一路上都在找网上的相关资料。

        司机抖机灵的没话找话,“你说现在这孩子是怎么了,动不动就跳河,净会给警察添麻烦,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说呢。”

        刘老师攥着手机,心里越发堵的荒。

        “要我说就是孩子心理承受能力太差,我要是他爸,上去就是两脚,看他听不听话,纯属闲的。”

        刘老师猛地抬头:“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如果不是被逼的受不了了,谁会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

        司机被怼的一哽,“那,我不知道,你知道啊?”

        说完忍不住看了一眼后视镜。

        “我是他老师!”刘辉双目一瞪,周身气质瞬间严肃了起来。

        司机心虚的收回视线,干笑两声,“您别急,就快到了。”

        老城是不能开车进去的,刘辉在车上把所有能找的消息都找遍了,只知道人被救下来了,但是之后的动向就没人能说清楚。

        下了车刘辉立刻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

        对面问了很多,最后还是刘辉着急忙慌的跑去派出所,这才得知人在老城里,由于她不是直系亲属,还不能得知纪风所在的位置。

        知道人有警察陪着,刘辉就放心多了,走出派出所沿着主街漫无目的的四下寻找。

        幸好没走几步就听到有街边的摊主在交流。

        “你知道吗,那个小大师今天出摊了。”

        “你怎么知道的,在哪出摊啊?”

        “刚才正好看到片警小吴带着一群人过去了。”

        “什么?警察带人去算卦!”

        “听说有人要跳河,小吴把人救下来了,就带到小傅大师那去了。”

        刘辉敏锐的捕捉到关键词,连忙冲过去,“请问您口中的小傅大师在哪里出摊?”

        小贩正是买蛋堡的,一听这人想白打听,嘿嘿一笑答非所问:“我这蛋堡可好吃了。”

        刘辉知道这人的小伎俩,也是无奈,“给我拿两个,都要带肉的。”

        “好嘞,15元两个。”小贩脸上的笑容立刻灿烂了,一边做嘴上也不停,算是附加服务,把他知道的关于傅珀的事迹简单说了说。

        差不多三两分钟过去,两个胖嘟嘟料十足的蛋堡出炉,“您顺着前面走,看到左手边买文房四宝的陈家铺子,小傅大师的摊子就在那旁边。“

        刘辉抬眼一看,发现竟然距离这里不过几十米。

        听了小贩对于他口中那个年纪轻轻但神机妙算的小傅大师的描述,刘辉也大致明白为什么纪风那孩子会去那了。

        随着脚步走近,越能看到店铺拐角处聚起来的人群,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的,从背影就能看出听的是多么聚精会神。

        “一个个上课就想睡觉,看起热闹来倒是专注。”刘辉站在人群外吐槽。

        站在外圈的一个人听到熟悉的声音,好奇的转头一看,惊呼一声,“刘老师?”

        “刘老师您怎么在这?今天不上课?”高中生可是没有周末的。

        巧了,这人正是刘辉带过的学生,上了本地的大学。

        时隔一年见到刘辉还是会下意识的低头心虚,这等级压制是摆脱不了。

        “里头算卦的是纪风吗?”刘辉个子不算高,只能隐约听到里面的声音,看不到坐着的人。

        “是,就是之前在桥上要跳河的小伙子,那人挺可怜的,认了二十年的父母竟然不是亲爸亲妈,幸好没跳下去,不然岂不是要带着疑惑走。”

        刘辉一听纪风的父母不是亲生的,瞬间就感觉自己心头一根弦被挑动了,带着整颗心脏都颤了起来。

        “你说的有证据吗?”

        学生一听这熟悉的语气,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表情立刻虚了。

        “答案是怎么得来的,你能把过程说出来吗?”“用的是哪个公式……”

        脑中立刻被三年的记忆充斥,学生下意识的就结巴了。

        “证,证据?大,大师说的。”还没说完就眼神闪烁了起来。

        刘辉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身高一米八的小伙子就立刻怂的侧身让开,熟练的让人想笑。

        当她带着学生从人群中挤进去,一看坐在前面隔着t恤头能看到肋骨的熟悉背影,心头立刻就酸了起来。

        刘辉:这孩子瘦了……

        *

        傅珀此时将牌重新收起,让纪风拿着随意洗牌,自己则仔细翻看纪风重新出现的个人资料。

        此时他的父母一栏已经有了确切的姓名,其中母亲的名字还是她曾经见过的。

        这是之前就出现在纪风二十年人生中的人。

        一想到亲生母子相见不相识,傅珀就忍不住为这苦命的人叹气。再加上纪风给了她不菲的卦金,她自然要全力以赴。

        洗牌的时间几乎将所有盲盒都看了个遍,有的试探性的做了一下,有的则是匆匆略过,最后只剩下一个光是看着就觉得充满希望的橙色盲盒。

        第一次看到这种颜色的盲盒,傅珀看了一下题面就大致明白了。

        这种颜色的盲盒估计是预示着喜事之类的含义。

        “大师,洗完了。”纪风不好意思的垂头,“我不会洗牌,就随便切了几下。”

        傅珀笑了笑,“没事,之前的人生已定,就算你只是切一下,也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将牌拿在手中一捻成了扇形,拿出她刚刚特意挑出来的大小王递给纪风。

        “这两张牌代表你的亲生父母,将它们插进去。”

        这是奶奶手册上记录的一种算亲缘的方法。

        和一般用扑克牌算卦要把大小王拿出去截然不同,是她自己研究的一种特殊算法。

        傅珀也是第一次用。

        就用吃瓜系统上的信息来验证吧。

        纪风双手在身上擦了一下才接过两张牌,看着上面的图案犹豫不决,半晌才将其一头一尾的插了进去。

        纸牌在傅珀手中重新合拢,那两张放进去的牌也不见了。

        纪风不舍的盯着,好像这样就能看到他心心念念的亲生父母一样。

        傅珀就这么一张一张的把牌放在桌上,一共十排。

        从最后一行开始一张一张的翻过来。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奇怪,刚才那小伙子插牌的位置,其中一张应该在第一次翻牌的时候就出现的呀!”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傅珀没有动过那副牌,大小王插进去之后就直接开始摆了。

        其实别说他们好奇,傅珀自己也觉得很神奇。

        其他人嘀咕的猜测是她动了手脚,可她自己是知道真相的。

        傅珀什么也没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行牌全部翻过来,傅珀神思恍惚的收起来放到一边,继续翻下一行。

        直到翻到第三行,这次更神奇的事情出现了。

        大小王竟然挨着出现在十张牌的中间。

        而且左边是四张红牌,右边是四张黑牌。

        所有人看到这都愣住了。

        就连之前将信将疑的人都倒吸一口气,像是面前放着什么怪物一样。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洗的牌怎么会……”纪风忐忑的看着傅珀,不知道是不是出了问题。

        傅珀咽了下口水,虽然奶奶手册上记载的情况就是这样,可当她看到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瞠目结舌。

        大拇指用力掐了一下食指指腹,抖着手将这几张牌单独拿出来并排放到桌上,其他的统统扔到一边。

        深吸一口气,指向小王左侧的一排红色牌,像是背书一样的照本宣科,确是越说越觉得奶奶傅秀珍简直是神了。

        “红桃2,预示着你的生母距离你非常的近,这种近不仅是距离,更是感情上的贴近,你们曾经在很长的时间离有过接触,并且互相都很在意对方。”

        “方块6,她已经知道自己有孩子流落在外,并且一直努力寻找。”

        “红桃7,她从小就是书香门第,家境良好,性格温和,善良。”

        “方块q,她从事一种很受人尊敬的职业,桃李满天下……”

        “哗啦!”纪风听到这竟然直接站起身来,瞳孔闪烁着泪花的看着傅珀,口中喃喃的不停念叨,“是她,难道是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