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危机游戏:开局机场大逃杀在线阅读 - 第66章 原生家庭

第66章 原生家庭

        “我不行就不叫顾几!”

        虽然明知道这丫头是在用激将法,但顾几还是认真起来,立马弓起背脊:“来呗!谁怕谁!”

        “好!手给我!”

        陈知渔也不客气,抓着顾几的手掌,十指相扣,“另一只!”

        等到双方两只手彻底紧握在一起,她才后退半步,提臀下腰,一副山羊顶角的姿态,认真道:

        “以这两块瓷砖为界,谁出去就算谁输!”

        “啊?这就是你说的试试?”

        顾几微微错愕。

        陈知渔抿着气鼓鼓的小嘴,脸上一副充满好胜心的表情。

        “不然呢?你不会是怕了吧?”

        “哈哈哈,你这丫头……”

        顾几被她认真的样子逗了一乐,旋即也咬牙认真道:“我会怕你?”

        “那就开始喽!倒计时三个数,预备……开始!”

        谁知,陈知渔没等数出数字就突然发力推了过来,逼迫顾几退了半格瓷砖。

        “你耍赖!”

        “这叫兵不厌诈,嘻嘻!”

        陈知渔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别看她是女生,好歹大学四年也是受过完整特警训练,力量非但不比普通男生差,还要高出不少。

        只是随着顾几真正发力,她刚才靠偷袭获得的那点儿优势,就瞬间消失了。

        “唔嗯……你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嘿?你不是说我不中用么?”

        “去死!我一定要赢你……唔嗯嗯……”

        伴随着陈知渔拼尽全力,她脸上也逐渐开始出现一抹浮红,眼眸望着顾几,就像微醺的少女,充满着诱惑力。

        顾几心中莫名燥热。

        “你要比就好好比,别整怪动静行吧?”

        “唔嗯……什么怪动静……”

        陈知渔此时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角力上。

        “真受不了你这丫头。”

        顾几喉咙干燥地吞咽了一口,大腿肌肉爆发性向前一推,一把将陈知渔推出了瓷砖。

        “啊!”

        陈知渔踉跄两步,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输了,想起小气候顾几可都是被自己追着打的,就算上了大学,二人的差距也并未拉开多大,难道这几年他一直都在让着我?

        不过看到顾几变得这么优秀,她打心底里替他感到高兴,只是面子上还是有些下不去:

        “哼,你赢了。”

        望着陈知渔气鼓鼓,又委屈巴巴的娇俏模样,顾几噗呲一笑:“行了,一个游戏,走,我带你吃大餐!”

        “真的?那我要吃烧烤!”

        “行,到时候多给你来两串儿腰子补一补!”

        “去死去死!留给你自己补去吧!”

        “哈哈哈!”

        ……

        中午吃完烧烤,下午顾几又帮陈知渔整理了一下新家,回到宿舍后倒头就睡,因为第二天一早,他还要跟高博去培训基地报道。

        早晨,八点。

        宁州市警察培训基地。

        顾几与高博按时来到了基地培训大厅,其实就是一栋厂房改的训练馆,水泥墙,绿色的环氧地坪,分上下两层,馆内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培训警员,里面有一半都是宁州警院的同学,当然也有吴康。

        他看到两人后主动走过来,特意瞥了顾几一眼,笑道:

        “顾几,高博,好久不见!听说你们也考进特巡警了,我在武玄区特警突击中队,以后免不了要找你们配合支援,希望咱们经常联系!”

        高博象征性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旋即撇嘴道:

        “真不知道这个吴康是故意的,还是情商低,都是一个系统平起平坐的同事,偏偏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好像谁天生就该配合他一样!”

        顾几只是微微一笑。

        他心知吴康那一眼是故意的,明显是冲着他来的。

        “别说了,领导来了!”

        不知谁提醒了一句,原本喧闹的大厅顿时鸦雀无声,下一秒,大厅门被推开,陆续走进来不少穿着白、蓝衬衫的高级警官。

        令顾几感到意外的是。

        里面有一位身着白衬衣的中年警察他很脸熟,皮肤黝黑,不怒自威,竟然是他面试那天追问他问题的考官。

        市局的大领导首先来了一场激昂的训话,然后便开始介绍教官,安排课程。

        入警培训和往年一样,为期一个月,培训期间不能离场,吃住全在基地,平时还要上交手机。

        至于培训课程,还是那老三样:公安业务知识、警务技能学习,以及警务实战。

        宁州市局这次也真舍得下血本,为此还请来了公安部的总教头。

        李瑞麟望着警员队伍中正在上交手机的顾几,碰了碰身旁的一名梳着三七分背头,厚嘴唇,棕色皮肤的警察,嗓音如低音炮般笑道:

        “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小子,你可得把他给我看好了!”

        “明白李支,你唱红脸,我唱白脸呗,当年你不就这么训我们的么,放心!”

        ……

        很快,2024届入警培训,正式开始。

        与此同时。

        东瀛,横滨港口。

        时间还不到上午九点,蔚蓝的海港边,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船只,时不时还会传来几声刺耳的汽笛声。

        作为东瀛第二大海港,横滨港口的人流非常密集,来来往往除了游客,还有不少渔民和商船的货物工人。

        “妈,对不起,我真的没有钱了,而且我最近的血糖……”

        人群中,有一名五官精致,长发披肩的美女,正拎着行李箱急匆匆在人群中穿梭,面色布满愁容。

        谁知,电话中立刻传来了母亲的呵斥声:

        “什么没钱!你在国外挣那么多,怎么会没钱?我告诉你,当年你爸花那么多钱培养你出国,现在让你往家里汇些钱你就不乐意了,你弟弟现在创业正是用钱的时候,这点忙你都不帮,还是一家人么!”

        “妈!我这些年已经往家里汇了三十多万了!可弟弟依旧死性不改,沉迷赌博,如果不是他,爸那时候根本不会被逼到连夜赶海出事。”

        提起这件事,长发女子鼻腔便涌出一股酸楚。

        母亲声调顿时拔高三度:“那你就是怪弟弟累死自己的父亲?”

        “我……妈,我只是说,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如果是有关弟弟的事情,您就别再给我打电话了,窟窿是填不满的!嘟嘟嘟……”

        说完,她一狠心,便将电话挂断,走进港口安检通道,掏出了自己的护照和手机电子船票信息。

        而上面,赫然写着:蒋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