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危机游戏:开局机场大逃杀在线阅读 - 第16章 我说过

第16章 我说过

        “嗡嗡嗡……”

        刺耳的火警警铃声从航站楼内的每一处扩音喇叭中传出,人群在愣神片刻后,顿时骚乱起来,机场安保、警察等工作人员反应过来后,立即开始动身安抚旅客,并着手调查事件起因。

        而在这纷乱的场景中,有一道黄色身影似乎完全不受干扰。

        他目的极为明确,双腿急若流星,好似一头灵活的豹子,在机场中庭的自动扶梯上,像轮摆一样,左右腾挪,很快就窜到了二楼。

        还剩1分08秒。

        顾几抬起手腕,看了眼倒计时,这个时间一旦结束,那熟悉的轮胎刹车声便会出现在机场一楼大门前,机场大屠杀,正式开始。

        也就是说。

        留给他准备的时间,只有一分钟。

        在这一分钟里,他必须想办法解决掉“山姆”这个难题,并集中机场所有武装警力,同时尽力疏散航站楼内的旅客。

        这可能么?

        很明显,不可能。

        所以,顾几突发奇想,砸碎了火警警报器,希望可以借用机场警报的声音,引起暴徒等人的警觉,这伙人现在一定正守在机场外的某条公路上蠢蠢欲动。

        希望能多争取一些时间!

        他快速环顾了一周机场二层的国际旅客,眼白上泛着细密的血丝,在机场发白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泛红,看起来暴躁凌乱。

        但实际上,顾几的大脑已经冷静到了极致。

        顺序、系统、全面、细致、客观、周密,不遗漏,不重复;

        他在心里默念着从侦查学课上学到的所有实战观察要点,仿佛一台精密的激光扫描机,从值机区、商店、休息椅,一路转向海关边检口,将二层各个区域内所有人员的影子,一个一个,全部“扫描”了一遍。

        多亏那身乍眼的酒红色卫衣。

        只用了四秒不到,顾几就找到了山姆。

        对方正站在墙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也许是因为机场火警蜂鸣声太吵,他左右看了两眼,转身走进了餐厅附近的卫生间。

        看着这一切,顾几脸上缓缓露出了一个近乎狰狞的微笑,旋即快步跟了上去,手臂摆动间,右手突然多出了一抹银光,正是一把餐叉!

        没错。

        第一轮初始选择,他并没有选择看似更优秀的【力量提升(小)】,而是选择了那把由航空飞行钢材打造的餐叉。

        还是那个词:最优解!

        力量很有用,可对于顾几目前所要面对的危机,提升有限,反倒不如一把锋利的金属物品。

        走进卫生间。

        他顺手拿起了写有“正在清扫”的黄色标示牌,放在了门口。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没发现,好……先不说了,一会儿该过安检了。”

        卫生间最里侧的小便池前,山姆正通着电话,也许是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进来的动静,匆忙挂断,转身刚准备离开,正好看见顾几正一步步向内走来。

        也许是顾几黄皮肤、黑头发的标志吸引了他。

        山姆眉头微蹙,似乎正在跟脑海中的资料做对比。

        就在双方身体迎面交错的那一刹那,原本平静无比的顾几突然爆起,右手一甩,银色的金属叉子闪耀着森冷的白光,倏地从侧面扎向山姆的脖颈咽喉!

        噗!

        一叉命中,山姆身躯瞬间僵直,眼球外凸,整个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拼命挥手抓回来。

        呲!顾几快速抽出餐叉,鲜血如箭迸溅,身子侧绕至后背,左手虎爪,猛地扣住了山姆的脖子。

        可山姆能做暴徒内应,战术素质绝不会差。

        撑腿,扭髋,压腰,转身,一气呵成,只一晃,就要脱困。

        顾几双腿立起,如蟒蛇缠绕,膝夹脚踝,腓肠肌高速收缩,死死锁住对方腰部。

        山姆见脱困不成,一脚用力踹向小便池,借着反作用力,拖着顾几狠狠撞向身后的厕所单间门。

        半空之中,顾几右手疯狂抡叉,噗噗噗噗!

        一连瞬刺数下,下下不停,在三根锋利的金属刃尖下,山姆右侧脖颈就像被戳烂了的嫩豆腐。

        伴随着鲜血喷射的刹那,咣当一声巨响,顾几后背撞断劣质复合门板,重重摔落在蹲便池上,马尾哗啦一下散开。

        坐骨传递来的剧痛并不足以令他松手,反而加大力度,再次狠狠扎进深处。

        这一叉,令山姆彻底感受到死亡,蹬着双腿拼尽全力反抗,“呃呜……”

        可顾几左手五指关节疯狂收力,双腿肌肉盘错,仿佛巨蟒绞杀,越来越紧,根本不给山姆任何挣脱的机会,同时右手用力搅动,令钢叉钻得更深,眼中燃烧着凶光,森白的牙齿,一字一句,道:“山姆,我说过,一定会亲手宰了你,地狱见!”

        噗呲!

        力随声至,餐叉的利刃彻底刺破了颈总动脉,鲜血如喷泉般,混合着被压碎的水箱水花,一起喷洒在了对面的小便池上。

        很快,山姆便失去了抵抗,身子一软,彻底瘫死在地上!

        “呼呵……”

        感受不到血管跳动后,顾几这才逐渐放松肌肉力道,凌乱地喘着粗气。

        拔出餐叉,推开尸体。

        走到洗手池前。

        镜子中,顾几披头散发,眼皮半耸,一双眼睛布满血线,变得殷红暗沉,脸颊、半灰半黑的胡茬上,溅满了鲜血,所幸因为绕到后背攻击,衬衫上并没有迸到太多红,大腿,身躯,手臂,每一寸肌肉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跳动着,好似那刚刚饮饱了血的饿虎。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主动杀人。

        前面都只是他面对暴徒时的被动反击,游戏极强的真实感,让他很容易沉浸其中,但一想到山姆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姜宋源”相机里的那些惨烈的照片,他很难生出什么恻隐之心。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

        镜子前的顾几洗了把脸,将手上的鲜血一并冲净,感觉沉静了不少。

        回头。

        走到尸体旁边,山姆那两只凸起的眼球,始终带着惊恐和不甘,顾几直接无视,俯身从尸体兜里摸出电话,用拇指解锁,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刚准备起身,余光发现旁边的血泊中,有一根被血染红的皮绳,顺手一并捡起,双手一捋,扎回马尾,走出卫生间,眼神尽是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