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危机游戏:开局机场大逃杀在线阅读 - 第3章 枪,血,夺

第3章 枪,血,夺

        火光连闪。

        人、地砖、办公桌、座椅……

        子弹像绞肉机一样,所过之处,无一例外,全部被打成了筛子。

        硝烟混合着血腥味儿,灼辣刺鼻。

        顾几心脏“咯噔”,猛地一跳,瞳孔骤放,眼睁睁看着那腥红的鲜血,顺着瓷砖缝流淌,将白色,全部染红。

        这他妈是危机?

        这明明就是屠杀!单方面,无差别的屠杀!!

        哪怕顾几在课上见过不少恐怖袭击案例,也远不如眼前这种视觉、味道、声音混合在一起的多重刺激,来得骇人。

        突然。

        枪口再度调转,指向屋内的另一处死角。

        一把略带锈迹的ak-47,不,从全包式护环准星以及向右折叠的胶木金属枪托来看,这是一把夏国生产的仿制品:56-2式冲锋枪!

        夏国曾经出口过大量的56冲,因简单皮实耐用,成本低等特性,广泛流通于中东和非洲国家。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顾几注意到对方刚刚的进攻动作:靠墙行进,切角射击!

        尽可能减少身体暴露,压制敌方安全角,缩小射击范围,提高反应速度。

        也就是说,这名暴徒懂cqb——室内近距离战斗!

        退役特勤?

        雇佣兵?

        就在顾几思考对方身份的时候。

        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毫无预兆地踩进了办公室。

        那是一双破旧的黑色休闲鞋,橡胶鞋底压在被血浆铺满的瓷砖上,“噗叽”、“噗叽”,抬脚时,还会带起拉丝。

        沿着鞋跟向上,是一套米褐双拼迷彩服,领口带着红色围巾,上面有白色印花图案,人看起来二十七八,皮肤黝黑,眼眶凹陷,厚嘴唇,光头,不壮,但持枪的双臂筋肉分明,显得很精悍。

        军人?

        顾几怎么也想不到,袭击机场的暴徒,竟然是职业军人。

        这游戏背景设定有些离谱了,哪怕埃塞俄比亚长期内战,但“军人不伤百姓”这是共识。

        更别说首都机场这种国际性场合,大量外国旅客被杀,肯定会引起世界震动!

        进入屋内后,厚嘴唇黑人开始检查“尸体”,秃顶警察很不幸地,哒哒,又被补了两枪。

        7.62x39mm的m43中间威力弹在狭窄室内射出的动静,要远比影视游戏作品中展现的效果夸张得多。

        哪怕透过衣柜铁皮,也震得顾几耳朵刺痒。

        办公室本来面积就不大,几次挪动中,厚嘴唇黑人与衣柜的距离甚至小于过两米,但他仍没有贸然选择动手。

        即使获得游戏强化,他也确信:“七步之外,枪快,七步之内,枪又快又准”这句名言。

        影视作品中,很多徒手夺枪的情节都是假的。

        真实情况是:在高紧张度、高压迫性的战斗环境中,持枪歹徒的神经都是时刻紧绷着的,稍有异动,就会立刻开枪。

        自动步枪近距离连续开火,别说人了,狗都难躲!

        而这名士兵从进入屋内那一刻,一直遵循贴墙行动原则,始终没有把后背暴露给顾几,警惕性极强。

        一圈检视完毕。

        只剩下门口那面墙的沙发,以及旁边的破旧文件柜和换衣柜。

        唰,厚嘴唇黑人抬起枪口,弓腰缓步向前。

        遭了。

        他要检查每一处死角。

        这是不打算留活口!

        一股凉意直从尾椎骨渗向头皮,顾几抿了抿发干的嘴唇,斩断侥幸,眼中闪过一抹煞气;他也是人,生理上也会恐惧,但既然选择上警校,当警察,那将来面对的可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对付这帮家伙,你必须比他们更恶才行。

        当怂蛋?

        呵呵。

        谁他妈不是俩肩膀抗一个脑袋!

        顾几阴沉着脸,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活命机会,只有一个。

        就是夺枪!

        特警cqb高阶技巧课,徒手夺枪战术要点:

        一、行动快速明确,不可有半点迟疑;

        二、尽可能让持枪者分心;

        三、避开枪口射击线;

        四、利用枪身或滑套的力矩比握把大之优点,尽力去控制敌人的枪或持枪的手;

        五、以控制对方武器为主要目的,其他不能帮助夺枪的攻击都是多余的,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

        顾几的大脑从未像现在这般冷静,大学警务战术行动处置课上,老师讲过有关徒手夺枪的所有要点技巧,仿佛走马灯一样,悉数摆在眼前。

        “动手夺枪前,我必须想办法分散对方注意力。”

        目光闪动,脸庞那件布满酸臭的汗衫,映入眼帘,一条粗浅的行动策略在他心中慢慢构建,“开门瞬间,丢出汗衫,可以吸引目标注意,遮蔽射击视线,进攻要采取下潜扑击的方式,避开正面扫射……”

        他一边念动,一边紧盯对方枪口高度,估算下潜幅度。

        “方案可行,就这么干:开门,向目标胸口上部丢衣服,同时下潜扑出,钳制手腕夺枪,动作一定要快,开门、丢衣、下扑、夺枪,四步合一,开、丢、扑、夺,开丢扑夺……”

        顾几紧紧抓住汗衫,反复在心中默念进攻策略,强化记忆,随着厚嘴唇士兵晃动的金属枪口,以及越来越近的黑色胶鞋,他越念越快。

        而就在神经绷紧到极点的那一刻。

        鞋,停了。

        空气仿佛凝固,顾几连眼睛都不敢眨。

        此时,双方约有两步距离,厚嘴唇士兵右手食指轻抬,放在扳机处,世界通用持枪基本安全法则:非射击时食指一律不可置于扳机上。

        对方要开枪!

        不能再等了!!

        顾几屈膝拧腰,脚趾如勾,微微犁动着,眼中闪过一丝果决。

        啪——!

        巨大的铁皮震响,门开,一道蓝色汗衫同时甩出,顾几后脚狂踹柜墙,脊如弓反下潜,身如利剑骤然崩射扑出,厚嘴唇黑人被吓得乍起,手臂哆嗦一下,本能狂扣扳机,哒哒哒哒!

        56-2冲锋枪枪口火焰连喷,声响炸裂如炮,汗衫瞬间被卷碎。

        未曾想,一道黄影徒然从侧闪至下腹,正是那暴扑的顾几,左手挥舞,钳向持枪右腕,右臂搂腿,肩如犀牛顶角,砰!

        一撞,一勾。

        巨大的冲击惯性,令两人瞬间倒飞而出。

        半空之中,枪口惯性上扬,弹道成弧线扫过石膏吊顶,噗噗噗,留下一长串窟窿眼,最终,“咣当”巨响,黑人后背重重磕在办公桌上,眼前一黑,脑子里嗡地一声,步枪甩脱了手!

        顾几同时摔倒在地,血浆迸溅到脸上,布满血丝的眼球闪动,迅速确认了56-2冲的位置,伸腿一脚踢开。

        可突然,细微金属摩擦声响起。

        这声音太熟悉了!

        他眼中冷光骤凝,上身崩起,左手已如虎爪般扣向厚嘴唇黑人的右腕,动作快疾,后者手中赫然刚从腰间拔出一把黑色手枪:伯莱塔m92f!

        砰!砰!

        两人双手角力争夺间,黑人扳机扣动,子弹穿透头顶办公桌木板,稀稀拉拉的木屑,混合着硝烟,溅在眼前。

        眯眼,视觉接收信息减少,反应变慢。

        有防守破绽!

        顾几眉目登时闪出阴厉,抓住机会,髋关节扭转,双腿一分,蟒蛇般跨过黑人胸口,夹住右臂,双手拖拽持枪手腕,腿根卡住肘关节,同时向左拧动,屁股后座,腰腹用力反弓一别。

        警用擒拿:腕十字固!

        咔嚓!

        “啊——!”

        厚嘴唇黑人惨叫一声,顾几发力又狠又绝,那右臂瞬间从中间扭曲反折断裂,看得人头皮发麻,手腕更是松软如无骨。

        夺枪,抽身,调整射姿,砰砰!

        连续扣动两下扳机速射,一枪腹部,一枪胸口,打得厚嘴唇黑人眼球外凸,黑脸涨红,持刀左臂僵在半空,只留下森然的瞳孔,死死盯着顾几,似乎要将对方撕碎。

        可下一秒!

        砰!

        厚嘴唇黑人的眼睛终于失去神采,额头多了一个血窟窿,鲜血宛如喷泉,从后脑汹涌迸溅而出,噗呲,洒在墙上!